LOVE CANAL
日期:2017年10月18日
時間:19:00至22:00
地點:花蓮巴特虹岸新社部落
主講人:Elsa Brès
與談人:陳蕉、陳松志、Gabriel Desplanque、許家維、黃建宏、顧世勇、潘正育、全體研究生
「愛的運河」是今年六月完成的作品。影片貫穿著我對於物件的思考,對於物件的定義是這件作品最主要想探討的,所以物件與物件的關係將會出現在這部影片中。

在我們觀看這部影片之前,我們先來看這段引用自Graham Harmann的文章《第三張桌子》,其內容大概的意思是:「我們不能完全以人類為中心,高高在上地看著所有的物件;當我們看著所有的物件時,也不能太科學式地把自己和物件化約至原子般的組成。希望我們維持在一定的角度裡,不要把自己抬得太高,也不能單純將物視為理所當然的物理性存在,以及,我們只能成為物件的獵人。」

這篇文章雖然是我在完成這件作品的一個月後才發現的,但我認為我的作品與此有很大的關聯。我想先丟出幾個小概念再來觀看整部影片,這部影片也是在法國北部完成的,這個地點之前是一個工業化的區域,而這部影片中所拍攝的地景,都是被剝削的礦工或人們曾經居住的地方。

從左圖【註一】我們可以看到影片中出現的許多物件。而我將會舉例三個物件來解釋我對於物件的定義,比如剛才有一幕是女人把石頭放進包包【圖一】,在影片中代表著「發現」,可是其實那塊石頭是「仿自然物件的3D列印」而非真實的石頭【圖二】。分層的3D列印對我來說就像是縮小版的地景模型,並同時討論著尺寸與大小之間的關係,我認為這個物件乘載著這整件作品的虛構故事,並透過這個故事打開問題:什麼是物件?抑或,什麼可以成為物件?當影片中的男人跳進黑洞時【圖三】,他便連結
了兩個相異的空間與尺寸,所以這個洞在影片中也可以是一個物件;而一台智慧型手機【圖四】,我們都承認手機是一個物件,但在影片中可以看到手指一直在手機螢幕上擴大我們的視野,我們可以透過它窺見大的世界,手機就是一個通往世界的視窗;還有廢棄的汽車【圖五】,通常想到車子就會連想到駕駛,但它是一台壞掉的車子,所以它是一個物件,有著發生過什麼事而留下的痕跡。

回到前面這張圖【註一】,它呈現的是物件之間的關係,而我把它們畫過一遍,是因為我不希望他們只是張物件的清單,而是物件之間互相連結所組成的網絡,我在這裡想談的是物件之間的生態,而在談物件之間的生態之前,首先要談的是生態的定義:生態其實跟地理或歷史是處於相同位階的一門學問,生態是人與周遭環境的科學,而當前生態的定義,是把人類放在中間,彷彿人是唯一的主體,其他的生物與非生物則圍繞在周邊。

如果套用我們昨天談到O.O.O.,「物導向本體論」,可以看到人類在這個概念下變得很小,成為清單中【註一】的一個物件,至此我們就可以去談這個物件的生態。然而這只是一張小小的集結圖,一個起點,它也許是更大的,不斷的擴充擴大。我的影片裡呈現的這些就是一個生態學,一個世界。

就像影片的開始的時候,我們會以為主角是一個人,但到了最後,那隻蟲卻跑出來示意:「當我抵達的時候。」,並揭曉了蟲子是才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註一】這張圖是影片中各種不同物件的集結與關聯,用來提供給觀眾,以物件的角度來閱讀這件作品。


 
圖一
圖二 - 圖五
圖六
圖七
圖八
會後討論
Gabriel Desplanque:
可以請你講一下關於作品的標題嗎?這個標題聽起來十分浪漫。
Elsa Brès:
這個標題雖然聽起來很浪漫,但它其實是一則在美國發生的環境醜聞,在這個事件發生以後,美國才設立了第一條關於環保的法律。在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一般定義下的物件,這些物件有
些是我創造的,有些是我找到的。當時工業污染後所殘留下來的物件,比如這個【圖六】其實是3D列印的物件,你可以看到上面有不自然的分層。這裡大約有八十個物件【圖七】【圖八】 ,當我在創造這些物件時,故意做得與真實的物件模稜兩可,就像我們在影片的開頭可以看到非常自然的景觀,比如美國大峽谷,但它同時也是一個剝削礦工的地點。
Gabriel Desplanque:
我想知道在這個影片裡使用演員時,他(她)與作品是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
Elsa Brès:
一般我們看演員在演戲的時候,會有一個角色需要扮演,但在這部影片中並沒有那麼多的角色的個性或心理狀態的設定,所以我的拍攝方式是將演員帶到現場,他們會花一點時間走動來了解那個地方,而攝影師會跟著演員到處走,和一般的拍攝模式相反,變成演員來引導導演和攝影師,在這部影片裡,演員就是一個物件。而影片中四個人在跳舞的橋段是經過編排的,他們已經充分了解那些物件並且在其周圍拍攝,對我而言,那些物件在移動的同時也製造了一個新的風景,它們成為了一個新的社區。所以演員與物件之間有一個很直接的關係,我告訴演員:「你們要做什麼都可以。」並且使用了催眠的技巧,但並不是電視上出現的催眠表演,而是與編舞家(之前有做過催眠的作品)合作,讓演員有一點點方向能夠自己去進行表演,而不是像以往由導演去主導一切。
顧世勇:
我覺得這個作品所思考的是物件與物件之間的關係,人也同樣被視為物件,一切皆是均等的、沒有中心的。而我在想一個問題是,這樣的一種思考是否跟我們使用網際網路有關:我們發明網際網路,同
樣的,網際網路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思考人在網路世界裡其實不是一個中心。把物件視為圖像,我們看到的都是物件之間圖像上的關係,我們其實不再去關心物件本身的意義,意義本身不再是充分條件,我們
接收到的就只是圖像之間的關係而已。但為什麼這些圖像本身下面要有文字?
Elsa Brès:
這就是我所想的,文字在我的作品裡也被視為一種物件。但我的目的並不是把人給壓下來,而是把物提升,所以當我在拍攝這些物的時候也用了一個珍視的角度,去提高物的位置。
顧世勇:
除了這個關係性思考之外,我還觀察到了空間與時間的概念,這跟所使用科技介面有關,如:手機、螢幕/收放、內外、進與出等等,都不是物理空間而是一種精神狀態,我會去思考這個狀態是因為我觀察到,使用這些科技產品反而使人類解放,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去人類中心的技術。
Elsa Brès:
影片裡的科技產品都是處於一種無用的廢墟狀態,它已經壞了,所以你會不知道這到底是將來的世界在回頭看現在呢?還是相反?在影片裡,手機被處理的很像出土古物,彷彿科幻片般。一般認為,科幻跟科學有關,但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我們怎麼去看未來,以及未來的未來。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這樣一個地方拍攝這支影片,因為這是一個被工業入侵、毀滅後又重新塑造的地方。這是一個私人的地區,一般不會有人進入,但人們依舊在它的周圍生活著,所以這個地點的重要性在於:我設法進入,然後用另外一種方式描述它。
周佳慧:
影片的前面有一段英文的敘述,可以大致介紹一下這段敘述跟畫面之間的關係嗎?
Elsa Brès:
有兩個部分,一開始的介紹是關於愛的運河在現實世界裡的狀態;是為了工業上的發展挖了運河,但後來沒有使用。之後另一個公司進入此地,把不要的化學廢棄物倒進洞裡,並產生了嚴重的汙染,成了一個化學垃圾桶。而城市在擴大的同時,便將住宅區建在廢棄運河的旁邊,掩埋汙染源並興建成遊樂場。有一年很潮濕的時候,化學廢棄物從洞裡滲出蔓延了整個城市,附近的居民都身處於惡劣的環境之中,且因窮困而無法搬離,進而發起了許多抗爭,美國也因此事件設立了法律條文,開頭的介紹大概就是在描述這些事情。
第二個部分則是這些人們在述說著,他們正穿越那條看不到的河,彷彿連結著種種小物件與外面的大世界。
顧世勇:
田調本身的真實性對你來說是重要的嗎?或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Elsa Brès:
地點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去理解地點是我應該要做的,但我並不是單純的拍攝,而是如何去轉化。
顧世勇:
所以這不是再現,而是一個轉化嗎?
Elsa Brès:
對,因為我是學建築出身的,所以這一點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必須去完全的了解和考察,才有辦法轉化一個地方,所以田調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Gabriel Desplanque:
比起昨天的作品我比較喜歡今天的作品,我覺得影片裡的物件是比較自由的,尤其在影片最後,發現我們意識其實是跟著一隻昆蟲,就是透過這樣子有點戲謔的方式,有時認真,有時候開開玩笑,牽引了很多的情緒起伏。我覺得這是一個幽浮電影,我們好像沒有辦法去辨識什麼是什麼。
陳蕉:
我觀察到聲音跟影像間的關係非常有趣,影像裡的東西都在震動,那些東西並不單單是物件而已,你會感覺到它不斷地在震動。你在末段的聲音裡聽到了震動,雖然在影像裡看到的物件是固體,可是Elsa拍攝的方式會讓人覺得,物件本身裡面有些不知名的什麼在震動著,那是一種物質本身的動,不是物理。
顧世勇:
我想Elsa今天的演講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示,她表現這些物件和圖像的方式讓我們感覺到,我們是可以這麼自由地產生新的關係,不一定要用人的角度去看。其實真正O.O.O.是對於人的解放,然後我們可以重新建立跟物之間的關係,或是讓這個關係處於均質且平等的情況,O.O.O.並不是一個很嚴肅的命題,它反而可以讓我們更自由。
顧世勇:
我很好奇,在Elsa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她跟物的關係是非常自由的,但是在現實裡她會不會覺得受到很多侷限?就是即使她在作品裡得到自由,卻在現實世界中處處受到限制?
Elsa Brès:
就像Gabriel說的,成為一個藝術家本來就是要跟很多的煩燥與不安打交道。
許家維:
我覺得有一個重點是,Elsa不是想把人壓低,而是想把物提上來。就像她剛剛在開頭時所用句子,我們其實不是要把物全都看成原子構造,也不是上帝,而是成為一個獵人,就像她的作品那樣穿梭在其中。人其實永遠都是人,我們不可能真的變成昆蟲,我們的出發點其實還是人,但我們仍可以試著把萬物提上來,而不是壓低自己,這其實跟之前的我們也沒有那麼大的落差,只是了解到在處理人的問題之前,還要先關心周遭這些萬物。
然後有趣的一點是,Elsa是先拍了影片以後,才用O.O.O.的概念把影片重新整理了一次,而我們這幾天的討論都是將創作作為開端,想像該如何使用O.O.O.這個概念,但是其實O.O.O.也可以作為一個觀眾,它可以是你如何去閱讀和欣賞別人作品的方法。
陳松志:
我覺得有趣的部分是,如果我們從物理的角度談,其實是先看到光,我們才看得見所有的物質。所以影片中的那個人跳下黑洞之後,其實創造了另外一個想像的關係:物質層面到很精神層面裡和人的想像這件事情。
LOVE CANAL
日期:2017年10月18日
時間:19:00至22:00
地點:花蓮巴特虹岸新社部落
主講人:Elsa Brès
與談人:陳蕉、陳松志、Gabriel Desplanque、許家維、黃建宏、顧世勇、潘正育、全體研究生
「愛的運河」是今年六月完成的作品。影片貫穿著我對於物件的思考,對於物件的定義是這件作品最主要想探討的,所以物件與物件的關係將會出現在這部影片中。

在我們觀看這部影片之前,我們先來看這段引用自Graham Harmann的文章《第三張桌子》,其內容大概的意思是:「我們不能完全以人類為中心,高高在上地看著所有的物件;當我們看著所有的物件時,也不能太科學式地把自己和物件化約至原子般的組成。希望我們維持在一定的角度裡,不要把自己抬得太高,也不能單純將物視為理所當然的物理性存在,以及,我們只能成為物件的獵人。」

這篇文章雖然是我在完成這件作品的一個月後才發現的,但我認為我的作品與此有很大的關聯。我想先丟出幾個小概念再來觀看整部影片,這部影片也是在法國北部完成的,這個地點之前是一個工業化的區域,而這部影片中所拍攝的地景,都是被剝削的礦工或人們曾經居住的地方。

從左圖【註一】我們可以看到影片中出現的許多物件。而我將會舉例三個物件來解釋我對於物件的定義,比如剛才有一幕是女人把石頭放進包包【圖一】,在影片中代表著「發現」,可是其實那塊石頭是「仿自然物件的3D列印」而非真實的石頭【圖二】。分層的3D列印對我來說就像是縮小版的地景模型,並同時討論著尺寸與大小之間的關係,我認為這個物件乘載著這整件作品的虛構故事,並透過這個故事打開問題:什麼是物件?抑或,什麼可以成為物件?當影片中的男人跳進黑洞時【圖三】,他便連結
了兩個相異的空間與尺寸,所以這個洞在影片中也可以是一個物件;而一台智慧型手機【圖四】,我們都承認手機是一個物件,但在影片中可以看到手指一直在手機螢幕上擴大我們的視野,我們可以透過它窺見大的世界,手機就是一個通往世界的視窗;還有廢棄的汽車【圖五】,通常想到車子就會連想到駕駛,但它是一台壞掉的車子,所以它是一個物件,有著發生過什麼事而留下的痕跡。

回到前面這張圖【註一】,它呈現的是物件之間的關係,而我把它們畫過一遍,是因為我不希望他們只是張物件的清單,而是物件之間互相連結所組成的網絡,我在這裡想談的是物件之間的生態,而在談物件之間的生態之前,首先要談的是生態的定義:生態其實跟地理或歷史是處於相同位階的一門學問,生態是人與周遭環境的科學,而當前生態的定義,是把人類放在中間,彷彿人是唯一的主體,其他的生物與非生物則圍繞在周邊。

如果套用我們昨天談到O.O.O.,「物導向本體論」,可以看到人類在這個概念下變得很小,成為清單中【註一】的一個物件,至此我們就可以去談這個物件的生態。然而這只是一張小小的集結圖,一個起點,它也許是更大的,不斷的擴充擴大。我的影片裡呈現的這些就是一個生態學,一個世界。

就像影片的開始的時候,我們會以為主角是一個人,但到了最後,那隻蟲卻跑出來示意:「當我抵達的時候。」,並揭曉了蟲子是才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註一】這張圖是影片中各種不同物件的集結與關聯,用來提供給觀眾,以物件的角度來閱讀這件作品。


 
圖一
圖二 - 圖五
圖六
圖七
圖八
會後討論
Gabriel Desplanque:
可以請你講一下關於作品的標題嗎?這個標題聽起來十分浪漫。
Elsa Brès:
這個標題雖然聽起來很浪漫,但它其實是一則在美國發生的環境醜聞,在這個事件發生以後,美國才設立了第一條關於環保的法律。在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一般定義下的物件,這些物件有
些是我創造的,有些是我找到的。當時工業污染後所殘留下來的物件,比如這個【圖六】其實是3D列印的物件,你可以看到上面有不自然的分層。這裡大約有八十個物件【圖七】【圖八】 ,當我在創造這些物件時,故意做得與真實的物件模稜兩可,就像我們在影片的開頭可以看到非常自然的景觀,比如美國大峽谷,但它同時也是一個剝削礦工的地點。
Gabriel Desplanque:
我想知道在這個影片裡使用演員時,他(她)與作品是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
Elsa Brès:
一般我們看演員在演戲的時候,會有一個角色需要扮演,但在這部影片中並沒有那麼多的角色的個性或心理狀態的設定,所以我的拍攝方式是將演員帶到現場,他們會花一點時間走動來了解那個地方,而攝影師會跟著演員到處走,和一般的拍攝模式相反,變成演員來引導導演和攝影師,在這部影片裡,演員就是一個物件。而影片中四個人在跳舞的橋段是經過編排的,他們已經充分了解那些物件並且在其周圍拍攝,對我而言,那些物件在移動的同時也製造了一個新的風景,它們成為了一個新的社區。所以演員與物件之間有一個很直接的關係,我告訴演員:「你們要做什麼都可以。」並且使用了催眠的技巧,但並不是電視上出現的催眠表演,而是與編舞家(之前有做過催眠的作品)合作,讓演員有一點點方向能夠自己去進行表演,而不是像以往由導演去主導一切。
顧世勇:
我覺得這個作品所思考的是物件與物件之間的關係,人也同樣被視為物件,一切皆是均等的、沒有中心的。而我在想一個問題是,這樣的一種思考是否跟我們使用網際網路有關:我們發明網際網路,同
樣的,網際網路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思考人在網路世界裡其實不是一個中心。把物件視為圖像,我們看到的都是物件之間圖像上的關係,我們其實不再去關心物件本身的意義,意義本身不再是充分條件,我們
接收到的就只是圖像之間的關係而已。但為什麼這些圖像本身下面要有文字?
Elsa Brès:
這就是我所想的,文字在我的作品裡也被視為一種物件。但我的目的並不是把人給壓下來,而是把物提升,所以當我在拍攝這些物的時候也用了一個珍視的角度,去提高物的位置。
顧世勇:
除了這個關係性思考之外,我還觀察到了空間與時間的概念,這跟所使用科技介面有關,如:手機、螢幕/收放、內外、進與出等等,都不是物理空間而是一種精神狀態,我會去思考這個狀態是因為我觀察到,使用這些科技產品反而使人類解放,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去人類中心的技術。
Elsa Brès:
影片裡的科技產品都是處於一種無用的廢墟狀態,它已經壞了,所以你會不知道這到底是將來的世界在回頭看現在呢?還是相反?在影片裡,手機被處理的很像出土古物,彷彿科幻片般。一般認為,科幻跟科學有關,但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我們怎麼去看未來,以及未來的未來。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這樣一個地方拍攝這支影片,因為這是一個被工業入侵、毀滅後又重新塑造的地方。這是一個私人的地區,一般不會有人進入,但人們依舊在它的周圍生活著,所以這個地點的重要性在於:我設法進入,然後用另外一種方式描述它。
周佳慧:
影片的前面有一段英文的敘述,可以大致介紹一下這段敘述跟畫面之間的關係嗎?
Elsa Brès:
有兩個部分,一開始的介紹是關於愛的運河在現實世界裡的狀態;是為了工業上的發展挖了運河,但後來沒有使用。之後另一個公司進入此地,把不要的化學廢棄物倒進洞裡,並產生了嚴重的汙染,成了一個化學垃圾桶。而城市在擴大的同時,便將住宅區建在廢棄運河的旁邊,掩埋汙染源並興建成遊樂場。有一年很潮濕的時候,化學廢棄物從洞裡滲出蔓延了整個城市,附近的居民都身處於惡劣的環境之中,且因窮困而無法搬離,進而發起了許多抗爭,美國也因此事件設立了法律條文,開頭的介紹大概就是在描述這些事情。
第二個部分則是這些人們在述說著,他們正穿越那條看不到的河,彷彿連結著種種小物件與外面的大世界。
顧世勇:
田調本身的真實性對你來說是重要的嗎?或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Elsa Brès:
地點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去理解地點是我應該要做的,但我並不是單純的拍攝,而是如何去轉化。
顧世勇:
所以這不是再現,而是一個轉化嗎?
Elsa Brès:
對,因為我是學建築出身的,所以這一點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必須去完全的了解和考察,才有辦法轉化一個地方,所以田調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Gabriel Desplanque:
比起昨天的作品我比較喜歡今天的作品,我覺得影片裡的物件是比較自由的,尤其在影片最後,發現我們意識其實是跟著一隻昆蟲,就是透過這樣子有點戲謔的方式,有時認真,有時候開開玩笑,牽引了很多的情緒起伏。我覺得這是一個幽浮電影,我們好像沒有辦法去辨識什麼是什麼。
陳蕉:
我觀察到聲音跟影像間的關係非常有趣,影像裡的東西都在震動,那些東西並不單單是物件而已,你會感覺到它不斷地在震動。你在末段的聲音裡聽到了震動,雖然在影像裡看到的物件是固體,可是Elsa拍攝的方式會讓人覺得,物件本身裡面有些不知名的什麼在震動著,那是一種物質本身的動,不是物理。
顧世勇:
我想Elsa今天的演講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示,她表現這些物件和圖像的方式讓我們感覺到,我們是可以這麼自由地產生新的關係,不一定要用人的角度去看。其實真正O.O.O.是對於人的解放,然後我們可以重新建立跟物之間的關係,或是讓這個關係處於均質且平等的情況,O.O.O.並不是一個很嚴肅的命題,它反而可以讓我們更自由。
顧世勇:
我很好奇,在Elsa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她跟物的關係是非常自由的,但是在現實裡她會不會覺得受到很多侷限?就是即使她在作品裡得到自由,卻在現實世界中處處受到限制?
Elsa Brès:
就像Gabriel說的,成為一個藝術家本來就是要跟很多的煩燥與不安打交道。
許家維:
我覺得有一個重點是,Elsa不是想把人壓低,而是想把物提上來。就像她剛剛在開頭時所用句子,我們其實不是要把物全都看成原子構造,也不是上帝,而是成為一個獵人,就像她的作品那樣穿梭在其中。人其實永遠都是人,我們不可能真的變成昆蟲,我們的出發點其實還是人,但我們仍可以試著把萬物提上來,而不是壓低自己,這其實跟之前的我們也沒有那麼大的落差,只是了解到在處理人的問題之前,還要先關心周遭這些萬物。
然後有趣的一點是,Elsa是先拍了影片以後,才用O.O.O.的概念把影片重新整理了一次,而我們這幾天的討論都是將創作作為開端,想像該如何使用O.O.O.這個概念,但是其實O.O.O.也可以作為一個觀眾,它可以是你如何去閱讀和欣賞別人作品的方法。
陳松志:
我覺得有趣的部分是,如果我們從物理的角度談,其實是先看到光,我們才看得見所有的物質。所以影片中的那個人跳下黑洞之後,其實創造了另外一個想像的關係:物質層面到很精神層面裡和人的想像這件事情。
影音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