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LLA 50.4N1.5E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時間:19:30至22:00
地點:花蓮巴特虹岸新社部落
主講人:Elsa Brès
與談人:陳蕉、陳松志、Gabriel Desplanque、黃建宏、許家維、顧世勇、潘正育、全體研究生
今天將會根據O.O.O.這個理論呈現一些作品給大家看,明天則會藉由我所執導的影片來當例子。

我來自法國,是一個以電影和動態影像為創作媒材的藝術家,在碰觸到當代藝術之前,我的本科是建築。所以今晚,我將會透過建築來談O.O.O.,或許在各位的印象裡,會覺得建築和O.O.O.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我認為,建築會是一個用來討論O.O.O.的有趣切入點。就O.O.O.理論中所談到的,人與物之間並沒有階級之分,自然與人文之間也沒有太大的差別,而我將會在接下來的座談會中向大家解釋我的觀點。

O.O.O. 理論中的重要人物:Graham Harman,目前正任教於建築學院。我想我們可以以此作為一個開頭,來討論什麼是建築以及建築的定義。當你透過「Google圖片」去搜尋「建築」時,你會得到許多實際存在之建築和3D建模的影像。你可以發現,建築思考的方式是衡量人類本身的量體去設計的,其中也包含了人類的技術。

這張圖片【圖一】是一位名叫Le Corbusier(柯比意)的法國建築師,他所提出的「現代建築主義」影響了二十世紀初的許多建築風格,你可以從圖片中觀察到:他手中的建築模型並沒有呈現任何環境或地點,就是一個拿在手裡的物件,而他拿著這個物件的方式彷彿在宣示著:這個物件是由他所掌控的。我們從另一張圖片上【圖二】可以看到類似的狀況,他單手掌握著一整個空間,其中還可以窺見一些人類活動的細節。

這張照片是從LV的廣告【圖三】中截取,由一位名叫Frank Gehry的建築師所設計,廣告的標語是:「創造就是一段旅程。」,這個廣告讓我感到最有趣的部份是物件與其周遭環境的關係,畫面中的這棟建築,將來會在巴黎落成,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個3D建圖,建築物是飄在空中的,就像一架太空船即將征服它正在降落的這個地方。但在一則廣告裡,它的標語自然不會是中性的,其中必定隱含著這則廣告的訴求。圖片中的沙漠代表著永遠不會被人類觸碰的所在,而建築物飛行於其上,像是掌控了這一整個空間,我將它比喻為「用現代主義的方式去探索這個世界」,宛若上帝般的存在。

下面的這張圖片【圖四】呈現的是一個想法,但當我們真正地去建造它時,它就成了一個實際存在於空間中的物體,正如我們所知道的,物也會同生命一般變化與消長,不論是受到溫度、濕度或其他外在條件的改變,建築物將會與環境結合,當它真正落成的時候,便已經與圖片中設計者所構想的事物產生變異了。

由物件之間的關係所組成的世界
這是一張1940年代,密西西比河的地圖【圖五】,通常我們在繪製河流的地圖時,只會有一
條線,但從這張地圖可以看到一個世紀裡,密西西比河不同的動向,圖中白色的部分是河原本的樣子,其他顏色則是因為天氣或其他因素而改變的方向,透過這張地圖我們可以知道,大自然是隨時都在改變的,雖然在地圖上顯示的只有河流的動向,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河流改變的同時代表河流周圍的環境也會隨之改變,兩者是息息相關的。

回到建築的討論上,建築在地圖上雖然只是一個點,但隨著環境的改變,點的位置也會隨之變動,不只是人類,動物和環境中的其他東西都是彼此分享與改變的。建築與設計圖之間的關係不再被設計者所主宰,而是贏得了其自主性,並與其他環境中的物件取得了關連,不再只是淹沒在地圖上的一個點。

在O.O.O.的理論裡,很重要的一個概念是:「世界是由物件之間的關係所組成的」。這些關係有些可見,有些不可見,當然也並不完全與人相關。這就是我對O.O.O.的理解。

用O.O.O.來討論自身的作品
接下來我將會呈現幾部我拍攝的電影,來討論它是否能作為O.O.O.的一種實踐。當我在準備用這部電影當作座談的內容時,我做了一些它將會如何呈現的實驗。這部電影是在法國北方小鎮的海邊拍攝的,我會先給大家看一些我在電影中想像的畫面,比如這張圖片【圖六、圖七】是用熱感溫相機所拍攝的照片,所以你可用肉眼看見溫度在環境中的變化,從這樣一種角度去看,左邊的建築物與右邊的沙洲,他們彷彿在這樣具象化的體感中產生了某種關聯。

這是沙洲的3D建模圖片【圖八】,等等你們將會看到這些畫面出現在影片中,有趣的是,這些畫面對我來說就像被凍結一般,就像我正試圖去凍住這些隨時會改變形狀的沙洲,捕捉某個瞬間使它成為物件。我想引用了一段跟O.O.O.有關的句子:「當你覺得你好像抓住了物件時,其實你只抓住了一邊,而另一邊正在流失。」,而這也是我在這部電影中的問題意識:你自認所理解的事物在你理解的同時也不斷地改變著,而你永遠也無法掌握它。

接下來,要介紹幾個我拍攝這部電影的地點,這個位在法國北方的海邊小鎮在二十世紀時是最先被建造的,像是一個種出來的城市,在二十世紀初的法國引起了很大的討論,卻二戰時被完全地摧毀,但有部分的區域照著原本的樣貌,被再度重建了起來。而這個地方在有所建設之前,本來是一座沙洲,我在冬天的時候去拍了照,海邊的城市非常的冷。
會後討論
陳淑燕(以下簡稱「燕」):
影片聲音都是當場錄製的嗎?
Elsa Brès(以下簡稱「E」):
大部分都是後製的,除了材質融化的部分是現場收音。我的想法是這些東西雖然看起來很自然,但其實並不是,所以我才想到用後製的方式處裡聲音來突顯這樣一個概念。
燕:
沙洲的3D建模很像素描,那也是用熱感應 拍的嗎?
E:
那是雷射掃描的拍照方式,會呈現點狀, 並不是畫的。但是因為顆粒很大,所以看 起來又有些拙劣,我將它視為一個在攝 影、風景以及繪畫之間,歷史脈絡上的連 結。
Gabriel Desplanque:
你可以談談在你的影片 裡,有一個女人看起來像在畫圖或整理素 材,請問她是在做什麼?
E:
影片中的東西有真有假,演員會在這些素材中,試圖找到它們之間的關係,我想像這些真假交疊的過程在打開了門後(電影的最後一段),互相交換且慢慢的消逝。
潘正育:
剛剛有提到這部影片的聲音都是後製 的,那在製作過程中是如何思考什麼樣的畫面該配什麼樣的聲音?
E:
在這個影片你可以發現,雖然這是一個鄰海的小鎮,但我們重頭到尾都沒有看到海,可你卻能聽見海的波浪聲,而恰好我們的論壇就在海邊舉辦,對我來說,在這個地點呈現這部影片是很有趣的。影片中
即使拍攝的地點離海邊有2公里,還是可以聽見海浪的聲音。而影片裡的人和車都消失了,可是它們確實曾在這裡,所以你也可以在影片中聽見車聲,因此,我才決定用後製的方式,我與一個叫Méryll Ampe
的作曲家合作,她的背景是雕塑,她會錄製自己在創作時的聲音並且放進機器裡面,對我來說,有趣的部分是她如何將聲音放進這個空間裡並成為虛構,畢竟兩者皆是實際存在的聲音與景象,但當他們配
置在一起時,卻產生了虛構的效果。
顧世勇:
各位看過之後是否可以加上一點自己的想像,提出一些可以討論的觀點,比如我影片中所觀察到的,所有的二元關係不再存在了,不再是虛構/真實之間的辯證,或是作者在這件作品中的位置,在這裡,
所有的二元關係被解構了,我覺得這個影片有讓我們看到這一點,而我想這也許是我們接下來能討論的一個要點。
STELLA 50.4N1.5E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時間:19:30至22:00
地點:花蓮巴特虹岸新社部落
主講人:Elsa Brès
與談人:陳蕉、陳松志、Gabriel Desplanque、黃建宏、許家維、顧世勇、潘正育、全體研究生
今天將會根據O.O.O.這個理論呈現一些作品給大家看,明天則會藉由我所執導的影片來當例子。

我來自法國,是一個以電影和動態影像為創作媒材的藝術家,在碰觸到當代藝術之前,我的本科是建築。所以今晚,我將會透過建築來談O.O.O.,或許在各位的印象裡,會覺得建築和O.O.O.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我認為,建築會是一個用來討論O.O.O.的有趣切入點。就O.O.O.理論中所談到的,人與物之間並沒有階級之分,自然與人文之間也沒有太大的差別,而我將會在接下來的座談會中向大家解釋我的觀點。

O.O.O. 理論中的重要人物:Graham Harman,目前正任教於建築學院。我想我們可以以此作為一個開頭,來討論什麼是建築以及建築的定義。當你透過「Google圖片」去搜尋「建築」時,你會得到許多實際存在之建築和3D建模的影像。你可以發現,建築思考的方式是衡量人類本身的量體去設計的,其中也包含了人類的技術。

這張圖片【圖一】是一位名叫Le Corbusier(柯比意)的法國建築師,他所提出的「現代建築主義」影響了二十世紀初的許多建築風格,你可以從圖片中觀察到:他手中的建築模型並沒有呈現任何環境或地點,就是一個拿在手裡的物件,而他拿著這個物件的方式彷彿在宣示著:這個物件是由他所掌控的。我們從另一張圖片上【圖二】可以看到類似的狀況,他單手掌握著一整個空間,其中還可以窺見一些人類活動的細節。

這張照片是從LV的廣告【圖三】中截取,由一位名叫Frank Gehry的建築師所設計,廣告的標語是:「創造就是一段旅程。」,這個廣告讓我感到最有趣的部份是物件與其周遭環境的關係,畫面中的這棟建築,將來會在巴黎落成,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個3D建圖,建築物是飄在空中的,就像一架太空船即將征服它正在降落的這個地方。但在一則廣告裡,它的標語自然不會是中性的,其中必定隱含著這則廣告的訴求。圖片中的沙漠代表著永遠不會被人類觸碰的所在,而建築物飛行於其上,像是掌控了這一整個空間,我將它比喻為「用現代主義的方式去探索這個世界」,宛若上帝般的存在。

下面的這張圖片【圖四】呈現的是一個想法,但當我們真正地去建造它時,它就成了一個實際存在於空間中的物體,正如我們所知道的,物也會同生命一般變化與消長,不論是受到溫度、濕度或其他外在條件的改變,建築物將會與環境結合,當它真正落成的時候,便已經與圖片中設計者所構想的事物產生變異了。

由物件之間的關係所組成的世界
這是一張1940年代,密西西比河的地圖【圖五】,通常我們在繪製河流的地圖時,只會有一
條線,但從這張地圖可以看到一個世紀裡,密西西比河不同的動向,圖中白色的部分是河原本的樣子,其他顏色則是因為天氣或其他因素而改變的方向,透過這張地圖我們可以知道,大自然是隨時都在改變的,雖然在地圖上顯示的只有河流的動向,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河流改變的同時代表河流周圍的環境也會隨之改變,兩者是息息相關的。

回到建築的討論上,建築在地圖上雖然只是一個點,但隨著環境的改變,點的位置也會隨之變動,不只是人類,動物和環境中的其他東西都是彼此分享與改變的。建築與設計圖之間的關係不再被設計者所主宰,而是贏得了其自主性,並與其他環境中的物件取得了關連,不再只是淹沒在地圖上的一個點。

在O.O.O.的理論裡,很重要的一個概念是:「世界是由物件之間的關係所組成的」。這些關係有些可見,有些不可見,當然也並不完全與人相關。這就是我對O.O.O.的理解。

用O.O.O.來討論自身的作品
接下來我將會呈現幾部我拍攝的電影,來討論它是否能作為O.O.O.的一種實踐。當我在準備用這部電影當作座談的內容時,我做了一些它將會如何呈現的實驗。這部電影是在法國北方小鎮的海邊拍攝的,我會先給大家看一些我在電影中想像的畫面,比如這張圖片【圖六、圖七】是用熱感溫相機所拍攝的照片,所以你可用肉眼看見溫度在環境中的變化,從這樣一種角度去看,左邊的建築物與右邊的沙洲,他們彷彿在這樣具象化的體感中產生了某種關聯。

這是沙洲的3D建模圖片【圖八】,等等你們將會看到這些畫面出現在影片中,有趣的是,這些畫面對我來說就像被凍結一般,就像我正試圖去凍住這些隨時會改變形狀的沙洲,捕捉某個瞬間使它成為物件。我想引用了一段跟O.O.O.有關的句子:「當你覺得你好像抓住了物件時,其實你只抓住了一邊,而另一邊正在流失。」,而這也是我在這部電影中的問題意識:你自認所理解的事物在你理解的同時也不斷地改變著,而你永遠也無法掌握它。

接下來,要介紹幾個我拍攝這部電影的地點,這個位在法國北方的海邊小鎮在二十世紀時是最先被建造的,像是一個種出來的城市,在二十世紀初的法國引起了很大的討論,卻二戰時被完全地摧毀,但有部分的區域照著原本的樣貌,被再度重建了起來。而這個地方在有所建設之前,本來是一座沙洲,我在冬天的時候去拍了照,海邊的城市非常的冷。
會後討論
陳淑燕(以下簡稱「燕」):
影片聲音都是當場錄製的嗎?
Elsa Brès(以下簡稱「E」):
大部分都是後製的,除了材質融化的部分是現場收音。我的想法是這些東西雖然看起來很自然,但其實並不是,所以我才想到用後製的方式處裡聲音來突顯這樣一個概念。
燕:
沙洲的3D建模很像素描,那也是用熱感應 拍的嗎?
E:
那是雷射掃描的拍照方式,會呈現點狀, 並不是畫的。但是因為顆粒很大,所以看 起來又有些拙劣,我將它視為一個在攝 影、風景以及繪畫之間,歷史脈絡上的連 結。
Gabriel Desplanque:
你可以談談在你的影片 裡,有一個女人看起來像在畫圖或整理素 材,請問她是在做什麼?
E:
影片中的東西有真有假,演員會在這些素材中,試圖找到它們之間的關係,我想像這些真假交疊的過程在打開了門後(電影的最後一段),互相交換且慢慢的消逝。
潘正育:
剛剛有提到這部影片的聲音都是後製 的,那在製作過程中是如何思考什麼樣的畫面該配什麼樣的聲音?
E:
在這個影片你可以發現,雖然這是一個鄰海的小鎮,但我們重頭到尾都沒有看到海,可你卻能聽見海的波浪聲,而恰好我們的論壇就在海邊舉辦,對我來說,在這個地點呈現這部影片是很有趣的。影片中
即使拍攝的地點離海邊有2公里,還是可以聽見海浪的聲音。而影片裡的人和車都消失了,可是它們確實曾在這裡,所以你也可以在影片中聽見車聲,因此,我才決定用後製的方式,我與一個叫Méryll Ampe
的作曲家合作,她的背景是雕塑,她會錄製自己在創作時的聲音並且放進機器裡面,對我來說,有趣的部分是她如何將聲音放進這個空間裡並成為虛構,畢竟兩者皆是實際存在的聲音與景象,但當他們配
置在一起時,卻產生了虛構的效果。
顧世勇:
各位看過之後是否可以加上一點自己的想像,提出一些可以討論的觀點,比如我影片中所觀察到的,所有的二元關係不再存在了,不再是虛構/真實之間的辯證,或是作者在這件作品中的位置,在這裡,
所有的二元關係被解構了,我覺得這個影片有讓我們看到這一點,而我想這也許是我們接下來能討論的一個要點。
影音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