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空船建築體到物件 構成的生態系統
文—Elsa Brès
翻譯—鍾曉紋
校譯—陳蕉
01
建築
當你在google圖像引擎上搜尋「建築」時,這是你會得到的結果:很多張建築物的圖像,有的時候是建造完成的建築體,但是大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是3D建築圖,建築物的素描稿。所有搜尋到的圖像都是由人類所設計的某棟建築體、物件,並主宰著周遭的環境。 所有這些圖像的共同點在於它們都被用來作為人類的想像力、設計能力以及人類所擁有的技術之明證。

模型
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位著名建築師勒.科比意(Le Corbusier),現代建築的理論家之一。他正手持著其中一件自己設計的作品(建築模型)。影像中我們也看到一個脫離地表的未來建築,而它與它的創造者面對面,被這位建築師的視線所掌控著。

太空船(太空梭)
這張圖片來自巴黎路易威登基金會開幕的廣告。這是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的建築設計。廣告的標題是“creation is a journey”(創造即是一趟旅程)。

如果仔細觀察設計的物體與周圍環境之間的關係,你就會發現建築物在此是一個飄在沙漠中的3D圖像。這是一個設計出來的物件 - 極度設計過的物件—飛越在「自然」地景,一片沙漠,之上。猶如一架宇宙飛船征服著這片地景。而它與地球的唯一連結是地面上產生的影子。 在這裡,沙漠作為地景的選擇並不是中性的:沙漠在觀念上令人聯想到的是不被人類所觸及的大自然。這物件(上方提及的建築體)主宰著沙漠與山。

在這裡我們所要質疑的是:一個完全由人所想出來、完全由人製造出來的物,它俯瞰著被假想為天然的自然。這與建築之作為無場址、與其環境沒有連結的一種建築思維有關。這樣的觀點是非常現代主義式的,講述著世界由人類主宰。這樣概念在人類與其週遭世界之間建立起一種階層關係。我們要質疑的是:當建築計畫/設計真正進到世界裡、不再是一張圖片或一個抽象的漂浮物件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一、它會變成一個實在的物質(我們知道每一個物質,無論是木頭或是混凝土都是活的,即使某些物質會比其他的物質更有活性,然而它們都會隨著熱、濕度而改變(我想在台灣這裡,這是你到處看到的真實現象)。

二、它與地面、環境、地形接合。而且這也都隨時在改變、移動著。
這是一張我覺得非常有趣的地圖:這幅1940年代的地圖呈現了密西西比河不同階段的各樣貌的河床動態。我們看到這條河是如何成為一個活的地形,它如何變化移動,它的交互作如何形成河床地形,當然也看到它的運動如何塑造周圍的環境和地貌。

三、建築物將被人類、動物使用。那麼我們看到建築因其物質本身而改變,也看到週遭變化的環境改變建築物。這是一種讓建築物得以形塑周圍的事物,而後者得以形塑建築物的可見及不可見的關係遊戲。

所以建築物的建造會和人類,也許也和動物、會和天氣、時間、以及所有形塑它的東西產生關聯。所有這一切意味著建築作為人製造的設計、 圖、模型與當它成為世界中的物之一,這兩者間有著巨大的差異。當這個物從人(設計者)的手中奪回其自主權的時候,我們可以去思考這些差異。它成為了一個與其他的物發生關係的物。但是這個物並未在世界中消融掉:它有它自己的存在。而這種存在是以此物與其他物之間的互動以及某種聯結它們的力量作為基礎。來自過去的物與現在的物。蒂莫西・莫
頓(Timothy Morton)寫道:「每棟房子都被幽靈縈繞」。因為每棟房子都保有先前所曾發生的事的線索。那些物與許多的時間和空間建立起關係。這將我們導向思辨實在論和O.O.O.的一個概念:世界是由形成世界的諸物間的關係所構成的。此種關係可以是可見的,也可以是不可見的。而它們並不都與人類有關。例如:如果我們回到密西西比河的例子,這條河(它在O.O.O.之中可以被看作是物)與地面、泥土、樹木相互作用。

為了製作影像作品S T E L L A 50.4N1.5E我到Stella作了幾趟旅行。這個小鎮在二十世紀初從無到有地從設計初稿開始,之後在一座沙丘上被建造出來。後來它在二戰期間被炸毀,事後被部分重建。現在,沙丘與現代建築纏繞在一起,尤是冬季時。這個城鎮多半在夏季才有較多的人居住,人們喜歡在炎熱的夏天去海邊(夏季裡人滿為患)。冬天海邊太冷無法游泳的時候,城鎮裡住的人就少多了 (我們是在二月仲冬的時候寫這個電影腳本的)。

這部影片描繪了一個正試圖將這個地方封住的人,他同時想在這被封住的地方之中重新用各式各樣、滿滿的製圖樣本、熱紅外成像、地景掃描、地圖......來重建這個地方。這影片顯現出世界是如何不可能被補捉住。它總是變動著,持續改變著,而人類也是在那眾多變化中的其一,因此是無法掌控周遭事物的。影片中同時敘述著一個眾多存在實體所組成的環境以及人類位於世界的關係網之中的非中心位置。這些存在實體從O.O.O.的角度被稱為物。

02
昨天我們朝著人類對世界的支配的方向發展。今天我們將更多地討論關於「物」的定義和問題。接著我會給大家看第二部影像作品,那是我在六月剛完成的影片,名為《愛之運河》 (Love Canal),影片中,不管是從物的規模、時間、空間,它從物的關係角度,讓物的問題貫穿整部片。

「我們不能向下地成為科學式的約減者,也不能向上抬升為人文主義式的約減者。我們只能是物的搜尋者」【註1】

《愛之運河》這是我在法國北部,一個舊工業區域拍攝的影像作品。影片中的所有景觀都是地下開採後的結果。 (舊礦坑、採石場、...)這部電影裡將許多不同的時間與空間聯結至——《愛之運河》物件選集:一個黑洞,一個袋子,一個智能手機,一塊木頭,一塊岩石,另一塊岩石,一個工廠,一個人,一輛車,一把火,一棵樹,一條裂縫,一面湖,一扇窗戶,一隻蟲。

這些物是我拍攝時場域裡出現的物的混合體,例如我做的雕塑,還有更多活生生的「物」,比如人類和蟲子。我做的這些物保持著一定程度的模糊性,我們無法判別它們是設計出來的還是「自然的」。

從O.O.O.的觀點來看,人類和非人類之間是沒有區別的,我們談論的大多是活生生的物。然後我們也可以把生態學看作是一種物之間關係的研究。然後,我們可以將《愛之運河》視為許多「物」組成的生態系統。(圖畫)

生態系=人與圍繞著他/她的生命、無生命元素間的關係的科學。我們可以從那些物與其他事物之間的關係的方式來閱讀那些物,來看這整部影片如何成為一個諸物間的變動關係。這些物——特別是雕塑 ——被拍攝成顫動的物質,而人是地景中的一部分。電影將我們帶到一個物之間的變化與移動關係的遊戲之中。它們都是自主的。在這裡你以為你找到了一個非常古老的岩石,但是它表面的層層紋理顯現出它是一個由3D列印機印出來的人造地形。

在這裡,這個黑洞是一個物,其內部串連著世界上的不同區域。還有一輛保有幾百年時間痕跡的汽車殘骸。一台智慧型手機,即使它的螢幕全毀,它也會是最大的物,因為它以地圖的方式涵括了幾乎整個世界。

《愛之運河》是一整個可以被視為物的生態系的世界。

【注釋】格雷厄姆‧哈曼(Graham Harman),〈第三張桌子〉(“The third table”)[原文中未放入此部分的細節] 。
從太空船建築體到物件 構成的生態系統
文—Elsa Brès
翻譯—鍾曉紋
校譯—陳蕉
01
建築
當你在google圖像引擎上搜尋「建築」時,這是你會得到的結果:很多張建築物的圖像,有的時候是建造完成的建築體,但是大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是3D建築圖,建築物的素描稿。所有搜尋到的圖像都是由人類所設計的某棟建築體、物件,並主宰著周遭的環境。 所有這些圖像的共同點在於它們都被用來作為人類的想像力、設計能力以及人類所擁有的技術之明證。

模型
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位著名建築師勒.科比意(Le Corbusier),現代建築的理論家之一。他正手持著其中一件自己設計的作品(建築模型)。影像中我們也看到一個脫離地表的未來建築,而它與它的創造者面對面,被這位建築師的視線所掌控著。

太空船(太空梭)
這張圖片來自巴黎路易威登基金會開幕的廣告。這是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的建築設計。廣告的標題是“creation is a journey”(創造即是一趟旅程)。

如果仔細觀察設計的物體與周圍環境之間的關係,你就會發現建築物在此是一個飄在沙漠中的3D圖像。這是一個設計出來的物件 - 極度設計過的物件—飛越在「自然」地景,一片沙漠,之上。猶如一架宇宙飛船征服著這片地景。而它與地球的唯一連結是地面上產生的影子。 在這裡,沙漠作為地景的選擇並不是中性的:沙漠在觀念上令人聯想到的是不被人類所觸及的大自然。這物件(上方提及的建築體)主宰著沙漠與山。

在這裡我們所要質疑的是:一個完全由人所想出來、完全由人製造出來的物,它俯瞰著被假想為天然的自然。這與建築之作為無場址、與其環境沒有連結的一種建築思維有關。這樣的觀點是非常現代主義式的,講述著世界由人類主宰。這樣概念在人類與其週遭世界之間建立起一種階層關係。我們要質疑的是:當建築計畫/設計真正進到世界裡、不再是一張圖片或一個抽象的漂浮物件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一、它會變成一個實在的物質(我們知道每一個物質,無論是木頭或是混凝土都是活的,即使某些物質會比其他的物質更有活性,然而它們都會隨著熱、濕度而改變(我想在台灣這裡,這是你到處看到的真實現象)。

二、它與地面、環境、地形接合。而且這也都隨時在改變、移動著。
這是一張我覺得非常有趣的地圖:這幅1940年代的地圖呈現了密西西比河不同階段的各樣貌的河床動態。我們看到這條河是如何成為一個活的地形,它如何變化移動,它的交互作如何形成河床地形,當然也看到它的運動如何塑造周圍的環境和地貌。

三、建築物將被人類、動物使用。那麼我們看到建築因其物質本身而改變,也看到週遭變化的環境改變建築物。這是一種讓建築物得以形塑周圍的事物,而後者得以形塑建築物的可見及不可見的關係遊戲。

所以建築物的建造會和人類,也許也和動物、會和天氣、時間、以及所有形塑它的東西產生關聯。所有這一切意味著建築作為人製造的設計、 圖、模型與當它成為世界中的物之一,這兩者間有著巨大的差異。當這個物從人(設計者)的手中奪回其自主權的時候,我們可以去思考這些差異。它成為了一個與其他的物發生關係的物。但是這個物並未在世界中消融掉:它有它自己的存在。而這種存在是以此物與其他物之間的互動以及某種聯結它們的力量作為基礎。來自過去的物與現在的物。蒂莫西・莫
頓(Timothy Morton)寫道:「每棟房子都被幽靈縈繞」。因為每棟房子都保有先前所曾發生的事的線索。那些物與許多的時間和空間建立起關係。這將我們導向思辨實在論和O.O.O.的一個概念:世界是由形成世界的諸物間的關係所構成的。此種關係可以是可見的,也可以是不可見的。而它們並不都與人類有關。例如:如果我們回到密西西比河的例子,這條河(它在O.O.O.之中可以被看作是物)與地面、泥土、樹木相互作用。

為了製作影像作品S T E L L A 50.4N1.5E我到Stella作了幾趟旅行。這個小鎮在二十世紀初從無到有地從設計初稿開始,之後在一座沙丘上被建造出來。後來它在二戰期間被炸毀,事後被部分重建。現在,沙丘與現代建築纏繞在一起,尤是冬季時。這個城鎮多半在夏季才有較多的人居住,人們喜歡在炎熱的夏天去海邊(夏季裡人滿為患)。冬天海邊太冷無法游泳的時候,城鎮裡住的人就少多了 (我們是在二月仲冬的時候寫這個電影腳本的)。

這部影片描繪了一個正試圖將這個地方封住的人,他同時想在這被封住的地方之中重新用各式各樣、滿滿的製圖樣本、熱紅外成像、地景掃描、地圖......來重建這個地方。這影片顯現出世界是如何不可能被補捉住。它總是變動著,持續改變著,而人類也是在那眾多變化中的其一,因此是無法掌控周遭事物的。影片中同時敘述著一個眾多存在實體所組成的環境以及人類位於世界的關係網之中的非中心位置。這些存在實體從O.O.O.的角度被稱為物。

02
昨天我們朝著人類對世界的支配的方向發展。今天我們將更多地討論關於「物」的定義和問題。接著我會給大家看第二部影像作品,那是我在六月剛完成的影片,名為《愛之運河》 (Love Canal),影片中,不管是從物的規模、時間、空間,它從物的關係角度,讓物的問題貫穿整部片。

「我們不能向下地成為科學式的約減者,也不能向上抬升為人文主義式的約減者。我們只能是物的搜尋者」【註1】

《愛之運河》這是我在法國北部,一個舊工業區域拍攝的影像作品。影片中的所有景觀都是地下開採後的結果。 (舊礦坑、採石場、...)這部電影裡將許多不同的時間與空間聯結至——《愛之運河》物件選集:一個黑洞,一個袋子,一個智能手機,一塊木頭,一塊岩石,另一塊岩石,一個工廠,一個人,一輛車,一把火,一棵樹,一條裂縫,一面湖,一扇窗戶,一隻蟲。

這些物是我拍攝時場域裡出現的物的混合體,例如我做的雕塑,還有更多活生生的「物」,比如人類和蟲子。我做的這些物保持著一定程度的模糊性,我們無法判別它們是設計出來的還是「自然的」。

從O.O.O.的觀點來看,人類和非人類之間是沒有區別的,我們談論的大多是活生生的物。然後我們也可以把生態學看作是一種物之間關係的研究。然後,我們可以將《愛之運河》視為許多「物」組成的生態系統。(圖畫)

生態系=人與圍繞著他/她的生命、無生命元素間的關係的科學。我們可以從那些物與其他事物之間的關係的方式來閱讀那些物,來看這整部影片如何成為一個諸物間的變動關係。這些物——特別是雕塑 ——被拍攝成顫動的物質,而人是地景中的一部分。電影將我們帶到一個物之間的變化與移動關係的遊戲之中。它們都是自主的。在這裡你以為你找到了一個非常古老的岩石,但是它表面的層層紋理顯現出它是一個由3D列印機印出來的人造地形。

在這裡,這個黑洞是一個物,其內部串連著世界上的不同區域。還有一輛保有幾百年時間痕跡的汽車殘骸。一台智慧型手機,即使它的螢幕全毀,它也會是最大的物,因為它以地圖的方式涵括了幾乎整個世界。

《愛之運河》是一整個可以被視為物的生態系的世界。

【注釋】格雷厄姆‧哈曼(Graham Harman),〈第三張桌子〉(“The third table”)[原文中未放入此部分的細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