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會1

他們拿著彎刀在空中比劃,教我們刨下木屑、築起火堆,不了一會兒,地面便冒起了一縷縷的灰煙,從傍晚到入夜,嗆人的煙滾燙了廣場的夜空,被煙環繞的
我們就像是從混沌的時空前來的異鄉人,帶著有些尷尬的面容和陌生的肢體,吞下一瓶又一瓶、冰涼的台灣啤酒。

部落的人將燒得火紅的石頭一個個丟進由香蕉葉盛起的火鍋,鍋裡滿載著的溪蟹、溪蝦、魚肉和來自山裡的野菜都撲通撲通地鼓動了起來,就像那無法隨著曲調擺動而亂無章法的團舞,圍繞著滿桌宴席舞動,時而高舉雙手,時而化作一條弧線劃過腰間擺動著。而當我們使用同一個杯子,共享著同一杯酒,在那個海風頻頻呼嘯而過的夜晚,左手的小指勾著右手的小指,成為了彼此的容器。

晚會1
他們拿著彎刀在空中比劃,教我們刨下木屑、築起火堆,不了一會兒,地面便冒起了一縷縷的灰煙,從傍晚到入夜,嗆人的煙滾燙了廣場的夜空,被煙環繞的
我們就像是從混沌的時空前來的異鄉人,帶著有些尷尬的面容和陌生的肢體,吞下一瓶又一瓶、冰涼的台灣啤酒。

部落的人將燒得火紅的石頭一個個丟進由香蕉葉盛起的火鍋,鍋裡滿載著的溪蟹、溪蝦、魚肉和來自山裡的野菜都撲通撲通地鼓動了起來,就像那無法隨著曲調擺動而亂無章法的團舞,圍繞著滿桌宴席舞動,時而高舉雙手,時而化作一條弧線劃過腰間擺動著。而當我們使用同一個杯子,共享著同一杯酒,在那個海風頻頻呼嘯而過的夜晚,左手的小指勾著右手的小指,成為了彼此的容器。
影音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