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福儀式

第一日的晚餐前,新社部落的頭目特地前來為我們進行噶瑪蘭族的祈福儀式,用香菸、米酒和威士比取代了線香和自釀的小米酒與葡萄酒,看著溢滿的酒杯因敬酒的動作而灑落在作為供桌的芭蕉葉上,即使如此,依然能在頭目肅穆的神情當中,感受到噶瑪蘭族對於神靈的尊敬。

「新社」在噶瑪蘭語有「萬物休憩,養生之地」之意.....,我們所居住的都市於黑裡的燈火甦醒的同時,此地的一切仍舊沉在一片靜默當中,路過的車燈對比天上的流星稀稀落落,只剩下浪潮的聲音拍打著耳朵。

祈福儀式
第一日的晚餐前,新社部落的頭目特地前來為我們進行噶瑪蘭族的祈福儀式,用香菸、米酒和威士比取代了線香和自釀的小米酒與葡萄酒,看著溢滿的酒杯因敬酒的動作而灑落在作為供桌的芭蕉葉上,即使如此,依然能在頭目肅穆的神情當中,感受到噶瑪蘭族對於神靈的尊敬。

「新社」在噶瑪蘭語有「萬物休憩,養生之地」之意.....,我們所居住的都市於黑裡的燈火甦醒的同時,此地的一切仍舊沉在一片靜默當中,路過的車燈對比天上的流星稀稀落落,只剩下浪潮的聲音拍打著耳朵。
影音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