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關於本工作坊
第三期區域教學資源整合分享計畫
教學增能計畫106年度延續性計畫—南藝大造形藝術研究所
《物導向本體論Object-Oriented Ontology》當代藝術國際部落論壇暨藝術創作工作坊
 

後山、藝術、OOO

為什麼需要談「物導向本體論」(Object-Oriented Ontology, 或者稱O.O.O.) ?乃至於,為什麼要在巴特虹海岸辦一個O.O.O. 藝術創作工作坊?這或許是許多人一開始就想問的兩個問題。我們不妨就從這兩個問題開始這篇短序。但這時候我們無可避免地又必須從另一個涵括範圍更廣的「思辨實在論」(Speculative Realism) 談起。Pierre-Alexandre Fradet 和Tristan Garcia 在一篇名為〈思辨實在論小概述〉(“Petit panorama du réalisme
spéculatif") 的文章中,【註1】為這個理論作了簡短然而極為清晰的介紹。我們的這篇序文,很大程度地依賴該文章的概念整理。依這兩位作者的歸結,思辨實在論的中心思想在於它肯定那些獨立於人類心智與人類所施加的狀態條件( 例如時間、空間、理解能力) 範疇之外的事物之存在,並且設法去接觸這樣的事物。因此,即使思辨實在論的組成份子們各自的理論內容各異,但他們卻擁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康德,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康德的物自身。由於物自身的立論點在於人既然無法離開自己去認識事物自身,那麼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繞開那個不可知的物自身,轉而將研究的注意力重新導回人所加諸在實在(le réel) 之上的認識條件。思辨實在論者對於康德以及其思想繼承者的責難就在於思辨實在論者認為物自身的思想讓我們因此遠離了實在。

關於物自身,同屬於思辨實在論圈,並且用「物導向本體論」為自己的理論命名的Graham Harman 認為即使我們無法離開自己去認識事物,但這並不表示在人類的理解能力及意識之外就絕對不存在任何東西。他主張這些事物不但存在,而且它們之間的關係無法被約減為它們與人類的關係。他認為我們縱使無法直接或全面地接觸到這些事物以及事物之間的關係,但它們仍然會以間接或部分的方式,揭露自己。Harman 因此對於主體客體二元論在傳統哲學中所享有的優位,感到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樣的思維徹底地遮蔽了物與物之間的關係。在O.O.O. 的理論體系中,人不過是世界諸物之一,物的位階應該被同樣提昇至相等的高度,但這並不意味著人的價值遭到貶低。O.O.O. 因此並不是一種走回物質性追求的路子。「物」指的也不是我們過去認知的無生命物件。輪胎、電塔、人、酢漿草、WTO、美術館、臭豆腐攤、初音未來、大數據…,同樣都是物。文化/ 自然、有生命/ 無生命的區隔在這個意義上也已經弭平了,
以人類為中心的思想應該被反省去除。

接著,我們可以開始試著回答一開始的那兩個問題。為什麼需要談O.O.O. ?我們或許可以這麼反過來問,如果我們已經置身於人類世(Anthropocene)、並且很不幸地已經無法躲避人類世下的政治問題,那麼還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迫切需要談O.O.O. ?如果說這時候仍糾結於「為什麼要談西方人的理論? 台灣人要堅持台灣的主體性!」,那麼,一來,這樣的提問人顯然尚未準備好要放棄某種擺錯了位置的政治激情對抗,更遑論對於人本中心思維進行反省與期待對於物所可能作的讓位。再者,提問人並未能理解到O.O.O. 的思想內涵並不必然專屬西方,例如我們所不陌生的綁著紅布條的大茄苳樹、台灣許多原住民傳統信仰將整座山視為神,這和日本的神道都同樣以自然物為信仰對象;再如日本裁縫師在每年的特定日子會「慰勞」縫衣針,讓它「舒適」地立於棉軟的豆腐中「休息」,以感念它一整年勞作的辛勞。【註2】

至於為什麼要在後山花蓮巴特虹岸辦一個O.O.O. 藝術創作工作坊? 後山的「後」所意謂的不只是一種地理區隔,它既是一種與台灣西部政經中心所保持
的距離,同時也是與人類中心思維所隔著的一種有益心理距離,原住民的世界觀無疑地與萬物皆平等的精神較為接近。巴特虹岸在噶瑪蘭語裡正意指「萬物生養休憩之地」,南藝造形所的這個O.O.O. 藝術創作工作坊所期待的便是從O.O.O. 中汲取養料,在人僅為萬物之一的這個山海交接之地,透過藝術創作實驗,試圖打開一個過去被人本中心思維所禁錮已久的清新寬廣視野 。

1. Spirale: arts, lettres et sciences humaines , Winter 2016, pp.27-30. 我必須感謝我的同事Gabriel Desplanque 在我借了他兩本關於思辨實在論的書之後,將這篇小巧但精采的概論文章引介給我。
2. 這個有趣的例子由南藝造形所日籍在學生宇田奈緒(Nao Uda) 於2017 年秋季的課堂討論中提出,這很大程度地豐富了我們對於日本的
物觀點之理解。
關於本工作坊
第三期區域教學資源整合分享計畫
教學增能計畫106年度延續性計畫—南藝大造形藝術研究所
《物導向本體論Object-Oriented Ontology》當代藝術國際部落論壇暨藝術創作工作坊
 

後山、藝術、OOO

為什麼需要談「物導向本體論」(Object-Oriented Ontology, 或者稱O.O.O.) ?乃至於,為什麼要在巴特虹海岸辦一個O.O.O. 藝術創作工作坊?這或許是許多人一開始就想問的兩個問題。我們不妨就從這兩個問題開始這篇短序。但這時候我們無可避免地又必須從另一個涵括範圍更廣的「思辨實在論」(Speculative Realism) 談起。Pierre-Alexandre Fradet 和Tristan Garcia 在一篇名為〈思辨實在論小概述〉(“Petit panorama du réalisme
spéculatif") 的文章中,【註1】為這個理論作了簡短然而極為清晰的介紹。我們的這篇序文,很大程度地依賴該文章的概念整理。依這兩位作者的歸結,思辨實在論的中心思想在於它肯定那些獨立於人類心智與人類所施加的狀態條件( 例如時間、空間、理解能力) 範疇之外的事物之存在,並且設法去接觸這樣的事物。因此,即使思辨實在論的組成份子們各自的理論內容各異,但他們卻擁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康德,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康德的物自身。由於物自身的立論點在於人既然無法離開自己去認識事物自身,那麼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繞開那個不可知的物自身,轉而將研究的注意力重新導回人所加諸在實在(le réel) 之上的認識條件。思辨實在論者對於康德以及其思想繼承者的責難就在於思辨實在論者認為物自身的思想讓我們因此遠離了實在。

關於物自身,同屬於思辨實在論圈,並且用「物導向本體論」為自己的理論命名的Graham Harman 認為即使我們無法離開自己去認識事物,但這並不表示在人類的理解能力及意識之外就絕對不存在任何東西。他主張這些事物不但存在,而且它們之間的關係無法被約減為它們與人類的關係。他認為我們縱使無法直接或全面地接觸到這些事物以及事物之間的關係,但它們仍然會以間接或部分的方式,揭露自己。Harman 因此對於主體客體二元論在傳統哲學中所享有的優位,感到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樣的思維徹底地遮蔽了物與物之間的關係。在O.O.O. 的理論體系中,人不過是世界諸物之一,物的位階應該被同樣提昇至相等的高度,但這並不意味著人的價值遭到貶低。O.O.O. 因此並不是一種走回物質性追求的路子。「物」指的也不是我們過去認知的無生命物件。輪胎、電塔、人、酢漿草、WTO、美術館、臭豆腐攤、初音未來、大數據…,同樣都是物。文化/ 自然、有生命/ 無生命的區隔在這個意義上也已經弭平了,
以人類為中心的思想應該被反省去除。

接著,我們可以開始試著回答一開始的那兩個問題。為什麼需要談O.O.O. ?我們或許可以這麼反過來問,如果我們已經置身於人類世(Anthropocene)、並且很不幸地已經無法躲避人類世下的政治問題,那麼還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迫切需要談O.O.O. ?如果說這時候仍糾結於「為什麼要談西方人的理論? 台灣人要堅持台灣的主體性!」,那麼,一來,這樣的提問人顯然尚未準備好要放棄某種擺錯了位置的政治激情對抗,更遑論對於人本中心思維進行反省與期待對於物所可能作的讓位。再者,提問人並未能理解到O.O.O. 的思想內涵並不必然專屬西方,例如我們所不陌生的綁著紅布條的大茄苳樹、台灣許多原住民傳統信仰將整座山視為神,這和日本的神道都同樣以自然物為信仰對象;再如日本裁縫師在每年的特定日子會「慰勞」縫衣針,讓它「舒適」地立於棉軟的豆腐中「休息」,以感念它一整年勞作的辛勞。【註2】

至於為什麼要在後山花蓮巴特虹岸辦一個O.O.O. 藝術創作工作坊? 後山的「後」所意謂的不只是一種地理區隔,它既是一種與台灣西部政經中心所保持
的距離,同時也是與人類中心思維所隔著的一種有益心理距離,原住民的世界觀無疑地與萬物皆平等的精神較為接近。巴特虹岸在噶瑪蘭語裡正意指「萬物生養休憩之地」,南藝造形所的這個O.O.O. 藝術創作工作坊所期待的便是從O.O.O. 中汲取養料,在人僅為萬物之一的這個山海交接之地,透過藝術創作實驗,試圖打開一個過去被人本中心思維所禁錮已久的清新寬廣視野 。

1. Spirale: arts, lettres et sciences humaines , Winter 2016, pp.27-30. 我必須感謝我的同事Gabriel Desplanque 在我借了他兩本關於思辨實在論的書之後,將這篇小巧但精采的概論文章引介給我。
2. 這個有趣的例子由南藝造形所日籍在學生宇田奈緒(Nao Uda) 於2017 年秋季的課堂討論中提出,這很大程度地豐富了我們對於日本的
物觀點之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