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賦與琴詩

四、琴賦與琴詩

  詠琴工作,包括有漢代劉向、傅毅的《雅琴賦》、馬融與蔡邕的《琴賦》共四篇,以及魏晉稽康、閩鴻、成分綏及傳玄的《琴賦》四篇。

  蔡邕為東漢末年之著名琴家,做過郎中,議郎一類官等職,因彈劾宦官權貴而遭流放,在逃亡避禍之二十年中創作了著名的琴曲《蔡氏五弄》,一直到唐代都享有盛名。其所寫之《琴賦》中的一段:仲尼思歸,鹿鳴三章。梁甫悲吟,周公越裳。青雀西飛,別鶴東翔。飲馬長城,楚曲明光。楚姬遺嘆,雞鳴高桑。走獸率舞,飛鳥下翔。感激弦歌,一低一昂。〝在
前十句中,每句都有一首琴歌的名稱,大多為漢代流行之民間歌曲,可看出琴歌與民歌之密切關係,也反映出蔡邕曾廣泛吸取民間音樂之豐富養分,乃能成為一具有影響之名琴家。
 嵇康的《琴賦》,本賦有一千九百餘字,另有賦首的序及賦未的亂。本賦開始是描寫樂器所生的環境:敘述椅梧生於崇山峻嶺,吸取了天地純一之氣及日月精華。枝葉茂盛,其花飛於上天。夕則與日同沒於虞淵之處,朝別暴其身於九天之涯。椅梧雖歷經千載,仍待價而沽,雖不見售,猶孤寂執守,樂天俟命。椅梧所生長的地方,群峰高而多,遠望高大雄偉,仰
視則巍然秀出,府視則雲氣四布,神淵吐其流水,有狂濤奔騰咆哮,也有寂靜無聲,掙擁山丘之明顯對比。在這個地方盛產寶玉,清露滋潤,惠風吹拂,靜謐清閒,呈現了自然神麗的幽靜,令人羨慕喜樂。在《琴賦》的首段,即以寫地之勝,來烘托出椅梧的珍貴,即指出了琴的珍貴。

在第二段敘述了製琴的始末及其音聲。先是敘述隱士慕此自然神麗之佳境而來遊,眺望四周之景,山之峻偉,海之遼闊,皆足以洗滌浴慮,遂生長許由,長隱山林之志。這種因景生情,遙慕古人之遺音,目睹此山之格,思藉物以託志,於是就取此格以制琴。從這裡看來,琴音就是隱士之心聲,而隱士之心聲也就是嵇康的心聲。接下來敘述了製琴的過程,為強調此琴之不凡,到了幾位傳說中的名匠樂師參與了製琴的工作。琴音調和均勻,琴身雕滿花紋,鑲嵌了象牙、翡翠等名貴的寶玉。接著敘述初調琴音之時,各種音調此唱彼和,高低相應,發出共鳴之聲,在演奏白雲、清角等曲時,或紛紜如山泉之淋浪流離,或渙散如沼澤之漫衍滋潤,或鮮明如禽鳥之高飛,或奔馳如駿馬之相追,或滂沛騰躍而爭流,或收斂明盛而繁細。以崇山、流波來形容琴音,且巧妙暗寓〝伯牙鼓琴,志在登高。種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種子期曰:〝洋洋兮若江河。〞的典故,以添聯想之情趣。琴音有時鬱滯如煩寬愁苦,有時開朗而舒展婆娑。琴音之四散播成,如水之霍濩而出,如花之紛葩盛開。琴音有時如斂容持節之官吏,變化有節,有時如功成業就之大員,舒徐不迫。琴音廣大和舒,甚以明媚之聲結束,而其餘音仍飄盪於空中。

在第三段中,敘述了女子之彈琴處處有閨中女子之衣香鬢影、如子彈琴得心應手所奏之淥水、清徵、雅暢、微子等諸曲,聲音寬和明朗,弘大潤澤,從容自得。撫絃而歌,新調迭出。接著是敘述了歌辭的內容,實際上是稽康的心聲,在這段歌辭中充滿了遊仙的思想及莊子齊萬物,一死生之思想。當樂曲要結束,而眾音將歇之時,改彈妙曲,引起了另一高潮。美人和悅之顏色與潔白之手,使得佳人妙曲相得益彰,接著是摹擬了彈琴的情況與琴音之多,琴音之離合,始則高下相雜糅,其狀似背道而馳,實則兩種不同之優美聲音同行,如雙馬並馳,比翼雙飛,終於同其歸趨。琴音有時相互漫駕而不亂,有時相互離異而不絕,有時偏激而慷慨,有時怨妒然不忍遠去。忽然飄然而輕快,忽然留連而四布,有時繁密急促,駱驛不絕。聽琴者拊掌贊嘆,音聲之美令人無法喘息,琴音之美妙奇特,實記不勝記。在在這段中敘述了女子彈琴的出神入化,而其摹寫琴音之各種變化,以〝巧構形似〞來形容還無法盡意。

在第四段中,開始是形容琴音的各種變化,舒緩雅麗之琴音,大小得宜,清和條暢,參差有致。優美婉轉有序,委而自得,琴音有時乘空而高翔,其聲如離鶗悲鳴清池,又如游鴻飛翔於層崖之上。在文章中以寫 鴻的毛文手之美,兼喻琴音之美。接下來敘述了四種不同之指法彈出糾纏相激之音聲,疾徐中節,微音迅速消逝。彈琴女子明靜聰察,與優美之琴音相
得益彰。琴音在遠近有不同之感覺,多彩多姿。
第五段敘述初春之時,若合時之麗服,與友明遊山玩水一賦詩彈琴之趣。〞…涉蘭圃,登重基。背山林,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嘉魚龍之逸豫,樂百卉之茶滋。理重華之遺操,慨遠慕而長思。

第六段開始,敘述華堂置酒聽曲之宴會,演奏南荊、西秦、陵陽、巴人等樂曲,正變相雜,聽者驚奇。而諸樂器以琴之功能最佳,非笙籥等可與匹放也。接著談到了琴所宜奏之曲,上自廣陵,止息等,下至蔡氏五曲等俗謠及承乏所奏之雜曲,皆有足觀者。琴曲雖多,苟非曠遠、淵靜、放達之士,實無法與之周旋居處而悟琴苗之妙。苟非至精之人,亦無法究明琴
音之理。嵇康在這裡提到的曠遠、淵拜…等之士,是嵇康心目中之理想人物,也是當時名士之典型,嵇康在此的幾句話,是有自喻的成份。

 第七級則是詳論琴的體勢風聲及其感人動物之深。琴身各部調和,故聲調高越。琴絃張緊,故聲音響亮。絃間距離遠,故發聲短促。琴絃長故有泛音。由於琴有絜靜端理之性,和平之至德,故能感動人心,導引人情。文章列舉伯夷、顏回、比干、尾生、惠施、萬石等,皆談琴聲之感化而完咸其廉、仁、忠、信、辯結、訥慎之德行。琴合於大逆以理萬物,可終日用之也。在這段中,嵇康主張音聲本身並無哀樂之情,例如先有康樂之心,則聞琴聲而歡愉,哀樂是在乎人心之固有,並不是聲音本身有哀樂。最後一段,贊美琴為樂器中之最珍貴的。彈琴時,金石匏竹諸樂器皆摒棄不用,善謳之王豹不敢出聲,善非辨五味的狄牙喪失了辨味能力,天吳、王喬等神仙亦因聞琴音而從深淵躍出,雲中墜落。贊美琴器之可貴,並兼敘作賦之動機。

  在結束的〝亂〞段,詠嘆和悅之琴德,無法探其深廣。其體則清明,其心則曠遠。其高邈實難企及也。優良之質性,得遇今世之美手,何其幸也。琴具備各種音質,為群樂之首,惜知音則少,不知珍惜,唯有至人能深究雅琴之理也。
  嵇康在《琴賦》中從琴器之用材、至巧匠之製琴,琴的外在文餘刻繪、琴的演奏情狀、琴曲的音樂發展,風格特色,以及琴曲之美感等,多方面地描述了琴整體之美,包括了琴的審美主體之形成、琴之美感功能、琴器自身之構造美等等,這種整體多元之美學界定,是從老莊之自然哲學所發展出來的琴美學,是由琴的審美活動來宣揚人的獨立、自由之本質。不同於阮籍的《樂論》的琴觀,可以說中國琴學理論離開了審美藝術的史前期,而邁向了審美與藝術的新的里程埤,從政治、宗教與倫理的附庸地位靜脫出來,走向審美與藝術的自覺之路。

二、古琴

  在近五萬首的唐詩中,提到最多的樂器就是古琴了,反映了有關古琴藝術的種種。一些詩人對琴十分愛好,經常彈奏,或創作出琴曲,包括王績、王維、李白、顧況、白居易、溫庭筠等詩人,他們因對琴曲有深劇的領會,因此在詩篇中作了很生動的描繪與精辟的詳論,從這些文章可以了能當時琴曲的藝術成就與影響。在唐詩中提到了很多的琴人,如李白的詩中就有岫師、蜀僧濬、盧子順等琴手,元稹的詩作中也有柔之、瘐及之、姜宣和他的妻子等等。琴在當時的文化生活中,已經是不可缺少的一個部份,這些琴人有專業的,也有業餘的;前者如董庭蘭、杜山人、姜宣、韓愈、穎師等等,從唐詩中,可以看出他們的影響力。唐
詩也反映了大量的琴曲目,包括有悠久歷史傳統曲目,以及對後世流傳有深刻影響的目,如《別鶴操》、《大胡笳》、《小胡笳》、《霹歷引》、《昭君怨》、《廣陵散》《幽蘭》、《水仙》……等等,由於在唐詩中的記載,有助於了能琴曲之來龍去脈。唐詩中對於有關琴、琴曲、演奏、欣賞等的評論,是作為研究琴曲藝術的重要姿料。如由詩作中的生動描繪,吾人可領略出董庭蘭、穎師等名家的出神入化之演奏技巧。由於演奏的師承不同,地域相異,因此的就形成了如劉允濟《詠琴》中的「巴人緩疏節,楚客弄繁絲」的不同演奏風格。在唐詩中與琴曲演奏的有關詳論,可以和趙耶利對吳、蜀派的詳價互為補充。在這些祥論中可以看出,琴曲藝術在唐代已經與其他的民間流行的器樂演奏產生了距離,這是因為琴曲中保留了大量的古調
,而且文人欣賞趣味對琴曲演奏的影響,使琴曲在藝術表現上雖有提高,卻脫離了一般群眾的欣賞習慣,乃對琴的發展產生了消極的影響。

1.初唐詠琴詩作

  初唐詠琴詩作者有楊師道、李嶠、沈佺期、司馬逸客、劉允濟等人,共計有三十餘篇。有些詩作透露了琴在當時社會的普及程度,例如楊師道的《詠琴》:
〝久擅龍門質,孤竦峰陽名。齊娥初發尋,趙女正調聲。嘉客勿遽返,繁弦曲未成。〞在這敘述中,古琴已有不同的地方風格,以彈琴來留住客人,顯示了古琴在當時的普及。劉名濟《詠琴》〝巴人緩疏節,楚客異繁絲、欲作高漲引,翻咸下調悲。〞從這段則可看出巴人楚客,趙女齊娥都會彈琴,並各有不同的風格。
 沈佺期的《霹歷引》則提供了初唐琴曲的某些特質,在詩作的前部份呈示了音樂的氣勢與力量,中段敘述了唐代新創樂曲《霹靂引》的演奏特點,後段則顯示了征服困難的勇氣與信心。歲七月火優而金生,各有鼓琴於門者,奏霹靂之商聲。始戛羽以騞砉,終扣宮而碰駖。電耀耀兮龍躍,雷闐闐兮雨冥。氣嗚唅以會雅,態欻翕以橫生。有如驅千旗,制五兵,截荒虺,斮長鯨。熟與廣陵比意,別鶴儔精。己俾我雄子魄動,毅夫髮立,懷思不淺,武義雙輯,視胡若芥,剪羯如拾。豈徒慷慨中筵,備群娛之翕習哉。

2.盛唐的詠琴詩作

  初唐的唐太宗重視雅樂,作為儒家文化的樂器的古琴,自然在當時是被重視的。到了後期,則由於人們開始追求享樂,在音樂上求新求鬧,厭惡舊或靜的樂曲,因此古琴逐漸失去其舞台,到了盛唐,形成了古琴發展上的低谷,唐玄宗就不喜歡古琴、古琴是被冷落的。

 李欣的《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弄房給事》是盛唐的一首有名的詩作,詩中描述了胡茄十八拍的內容,以及琴師高超的技巧使人獲得的藝術享受,在這時代雖然古琴已被冷落,但因董庭蘭精湛的技巧,而使詩人們讚歎不已。本篇詩作寫於西元七四六年,詩分三段,前六句寫琴曲《胡笳十八拍》的由來,中十八句寫董庭蘭彈奏這曲子的情,景末四句歸結題意。
 董庭蘭是盛唐時期著名的琴師,這首詩贊頌了他高超的琴藝,藉由奇特的想像,渲染了琴音的藝術魅力:它上通神明,連深山的妖精都跑來竊聽;正要飛散的鳥兒也被琴音吸引,散而復合。當他彈到蔡文姬別子的段落時,江河水波不興,鳥兒不再鳴叫,詩人則以聲擬聲的另一種手法手描述,林中的風聲,瓦上的兩聲,樹梢的飛泉,堂下的鹿鳴,琴曲輕快的尾聲,留給了讀者豐富的聽覺形象。

聽董大彈胡笳聲兼寄語弄房給事  李頎

  蔡女昔造胡笳聲,一彈一十有八拍。胡人落淚沾邊草,漢使斷腸對歸客。古戌蒼蒼烽火寒,大荒沈沈飛雪白。先拂商弦後角羽,四郊秋葉驚槭摵。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竊聽來妖精。言遲更速皆應手,將往復旋如有情。空山百鳥散還合,萬里浮雲陰且晴。嘶酸雛雁失群夜,斷絕胡兒戀母聲。川為靜其潻,鳥亦罷其鳴。烏孫部落家鄉遠,邏娑沙塵哀怨生。幽音變調忽飄灑,長風吹林雨墜瓦。迸泉颯颯飛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長安城速東掖垣,凰凰池對青瑣門。高才脫略名與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李頎的另一首琴詩《琴歌》。

  主人有酒歡今名,請奏鳴琴廣陵客。月照城頭鳥半飛,霜淒萬木風入衣。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後楚妃。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量欲稀。清淮奉便千餘里,敢告雲山從此始。

這是李頎在開元二十八前(740)前後,因為新鄉尉,奉使江淮,在餞別宴會上所作的詩篇。前兩句是李頎對主人設宴,鼓琴侑酒的盛情表示謝意,以廣陵客來贊譽琴師。接下來四句是寫彈琴的環境氣氛,並點出了曲名。〝一聲〞二句謂琴聲一起,萬籟俱寂,聽眾完全陶醉在音樂之中,不覺已到了拂曉,可見音樂或使人興奮,或令人悲嘆,而感人至深者,莫過於使聽者完全進入音樂的意境,忘記了自己的存在。最後兩句則是說曲終宴散,自己告別登程,出使江淮。

李白的《聽蜀僧浚彈琴》是他描寫音樂的名篇之一,詩文是這樣的: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眉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客心洗流水,遺響入霜鍾。不覺碧山暮,秋雲暗幾重。

  前兩句點明琴師是來自四川峨眉山的和尚,下兩句是謂蜀僧為李白演奏,琴音如萬壑松濤,宏大豐偉優美多變。〝客心〞二句則謂美妙的琴音洗滌了詩人客中的愁思,彈奏結束時,餘音裊裊,與寺院的暮鍾共鳴,後段這四句是寫聽琴的感受,〝客心洗流水〞見出琴音的移情悅性,用霜鍾的典故,將琴聲擴展到廣大的空間,進一步渲染了彈奏者的技藝。由於彈者專心,聽者出神,不覺時間逝去,而順出末兩句,點明了彈琴的季節與演奏結束的時間。全詩運用了伯牙揮手,鍾子期聽聲的典故琴聲洗滌詩人思鄉之情,物我合一,琴聲陣陣,鍾聲悠悠,意境遼遠,使人在蒼山日暮之時眺望千重秋雲而產生無限遐想,可說全詩一氣呵成
而餘韻悠揚。李白的另一首琴詩《月夜聽盧子順彈琴》:
 閒夜坐明月,幽人彈素琴。忽聞悲風調,宛若寒松吟。白雪亂纖手,綠水清虛心。鍾期久已沒,世上無知音。

  這首詩寫盧子順月夜彈琴,第三句開始,點出了四支琴曲:《悲風操》、《寒松操》、《白雪》及《綠水》,並提到指法靈活,使心靜淡泊寧靜。末兩句則是慨嘆也無知音,也寄寓了詩人生不逢時的感慨。

3.中唐之詠琴詩

中唐國勢開始衰退,宮廷樂人流落民間,於是民間音樂,市民音樂開始興起,文人音樂有所勃興。士大夫運用音樂享樂與抒情,乃有許多對古琴的描寫,以白居易為代表,其琴詩有二十餘篇,其他如韓愈、李賀、呂溫、常建、劉長卿、賈島、皎然、張藉、王建等也都有琴的詩作。此時期的詠琴詩有八十餘篇,或吟詠時事,或借古勸今,或借古非今,對琴況表現出深深之憂慮。由於盛唐詩人的注意力在於實現理想之價值,並無將太多的精力放在古琴之上,他們希望殺敵疆場,報效家,對輝煌之國勢加以歌或以詩覓封侯,這種生活在理想之中的情況,使得詩人們對邊塞詩的創作,顯示了極大的熱情。直到中唐,才由這些飽受憂患的詩人才將注意力集中國古琴上來。韓愈的《聽穎師彈琴》約作於西元816年,是唐代流傳最廣,影響最深遠〝聽琴詩。全詩分兩段,前十句寫穎師彈琴所創造〞音樂形象,以小兒女的切切私語,赴敵壯士的慷慨激昂、浮雲柳絮的纂K熊L定,百鳥嘈雜中的鳳凰高鳴,奮力騰空而終於一落千丈,形容琴聲的各種變化。韓愈擅於以聲喻聲,更善於將聽覺形象轉化為視覺形象,互相融透,愈見精彩。後段藉由詩人的感受,來頌贊穎師的琴藝。〝嗟爾〞四句寫韓愈自己雖不懂音樂,但聽了彈奏,不由自由的坐立不安,末四句更推進一層,謂韓愈被琴聲感動得淚流不止,只有請求穎師停止彈奏,才能使內心得以安寧昵昵兒女語,恩怨相爾汝。划然變軒昂,勇士赴敵場。浮雲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喧呼百鳥群,忽見孤鳳凰。躋攀分寸不可上,失勢一落千丈強。嗟余有兩耳,未省聽絲篁。自聞穎師彈,起坐在一旁。推手遽上之,濕衣淚滂滂滂、穎乎爾誠能,無以冰炭置我腸。

白居易的《廢琴》是寄寓政治上的失意的感慨而作的琴詩: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慶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不敵為看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唐代音樂因漢族傳統音樂與少數民族音樂之融合,並吸收了外來音樂,而產生了空前的繁榮。琴音的單調,加上琴家的保守,乃造成了琴的被冷落。唐代詩人乃常藉由琴象徵淳樸之古風,抒發對也俗的感慨。這首詩開始四句誤到以絲弦與桐木制成的琴,保存著古代的音聲,淡而無味,不為今人所所賞。〝于徽〞四句寫古琴久被慶棄,以致玉徽暗淡,朱弦蒙塵,但音聲如舊。末二句謂世人愛好箏笛,致使古古琴被慶棄。這種情緒在張籍的詩中也呈現出來:〝古琴在匣誰後識,玉柱顛倒朱黑。〞在畫中的琴久未彈奏,整架樂器已面目全非,認不出來了。

  雖然在當時的社會,古琴受到冷落,但是在文化圈內的古琴音樂仍顯生氣盎然。他們以極大的耐心與毅力來堅持正聲。雖然人們〝趨車看牡丹,走馬聽秦箏〞,但文從〝眾耳喜鄭衛,琴亦不改聲〞。孟郊也說:〝聞彈正始音,不敢枕上聽〞,聽正始之音決不能隨便。韓愈也因此成了十首琴操,使人能聽正聲,喜歡雅音。

4.晚唐的詠琴詩

  晚唐的琴詩有三十餘篇,在詩中提到了很多的琴人,他們的技藝都常的精湛。茲錄數首如下,可看出這些詩中的琴人彈琴的功力:


  李遠《贈殷山人》

  有客抱琴宿,值多怨懷。啼鳥弦易斷,嘯鶴調難諧。曲罷月移幌,韻清風滿齋。誰能將此妙,一為奏金階。

  張祐《聽岳州徐員外彈琴》
玉律潛符一古琴,哲人心見聖人心。盡日南風似遺意,九疑媛鳥滿山吟。

  薛能《秋夜聽任郎中琴》

  十指宮商膝上秋,七條絲動雨脩脩。空堂半夜孤燈冷,彈著卿心欲白頭。

  司馬札《夜聽李山人彈琴》

  瑤琴夜久弦秋清,楚客一奏湘煙生。曲中聲盡意不盡,月照竹軒紅葉明。

韋莊《聽趙秀才彈琴》

  滿匣冰泉咽又鳴,玉音閑澹入神清。巫山夜弦中起,湘水清被指下生。蜂簇野花吟細韻,蟬移高柳迸殘聲。不須更奏幽蘭曲,卓氏門前月正明。

整個唐代的新聲,晚唐也是一橡,一般人喜歡聽新聲,古琴彈的不足,所以沒人聽了:司馬札《彈琴》:〝涼室無外響,空桑七弦分,所彈非新聲,俗耳安肯聞。古琴不彈新聲,沒人歡迎,而久棄不用,琴被虫蛀了〞于鄴《畫中琴》就還這樣寫的:〝世人無正心,虫網甲中琴,何以經時慶,非為娛耳音,獨今高韻在,誰感隙鹿涂。應是南風曲,聲聲不合今。〞

1.古琴

  《焦桐》(元.薩都刺)  

〝怑爾抱奇質,無香己自焚。材高初偶得,音古更誰聞?天海空遺操,冰霜見裂紋就中官方煮鶴,終得舍夫君。〞這首詩是借詠琴來揭露元代統治者摧殘人物、扼殺人才的行為、寄托了作者憤也嫉俗的情緒。首兩句是說,桐木雖是良木,本身具有奇質,但因沒有散發香氣,被用來燒火煮飯,令人憐恤。接著是說,原為良材的桐木無人能識,在偶然的機會被蔡邕發現,拿來做為焦桐琴後,那古樸的琴音除了蔡邕外,別人也沒聽過。〝天海〞兩句是說前人空為人們留下動人的琴曲,但古琴已不為人所演奏,經過冰雪的侵蝕,琴漸出現裂紋,瀕於毀壞。末聯則是說,那些當朝的官僚正在〝焚琴煮鶴〞,不懂惜才識才,因此古琴終得離開它的那些好朋友。是一首藉古琴的特性來抒發自己的心情的一首詩。宋代的張鎡在他的《雜與》中也是藉陶淵明蓄無弦琴一事來抒發他的感慨。詩是這樣的:〝淵明膝上桐,一絲不肯掛。彈聲聒天地,無人知此話。謂琴只這是,世間何用弦?謂在有無中,其然豈其然〞,說陶淵明不解音律,而蓄無弦琴一張,每有酒適,輒撫弄以寄其意。彈聲響聒天地,沒有人曉知其意,如果只有無弦琴才算琴的話,那麼世間的琴何必用弦呢?琴聲若只在若有若無間,難道真的是如此嗎?詩人認為陶淵明在變亂的時代,以彈無弦琴來抒發內心的感受是可以理解的,一般人就不需自視清高,也來撫彈無弦琴了。

  宋代蘇軾的《減字木蘭花.琴》寫彈琴的情況。

  〝神閒意定,萬籟收聲天地靜。玉指冰弦,未竻宮商意已傳。悲風流水,寫出寥寥千古意。歸去無眠,一夜餘音在耳邊。〞

  另一首《琴詩》簡單的寫出好琴還需善彈,善彈者也需藉助良琴,所謂主客一體,相輔相成。

  〝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於君指上聽?〞

  還一首《舟中聽大人彈琴》寫聽琴的感受,藉之抒鄭衛之音受到民間的歡迎,古樂衰微,世人將古琴演奏流行的新曲,琴曲古意難以追尋,盼望能揚與繼承傳統的音樂文化。

  宋代歐陽修的《贈無為軍李道士二首》之一的琴詩,讚美無為道士彈奏之琴技,認為他掌握了對〝道〞的悟性,以思想境界,人品、德性為演奏之本源。並認為欣賞者應把握住音樂的情感與主客體的情感交融,深入了審美經驗。

  〝無為道士三尺琴,中有萬古無窮音。音如石上瀉流水,瀉之不竭由源深,彈雖在指聲在意,聽不以竭由源深,彈雖在指聲在意,聽不以耳而以心。心意既得形骸忘,不覺天地白日愁雲陰。

  元代倪瓚的《雙調.殿前,歡聽琴》寫聽琴的感受,藉由杏花、春水、雁波、行雲等等視覺形象,層層寫出琴聲傳達出的傷春、戀舊、怨別之情。

  〝搵啼紅,杏花消息雨聲中。十年一覺揚州夢,春水如空。雁波寒寫去蹤,離愁重,南浦行雲送。冰弦玉柱,彈怨東風。〞

  明代倪仁吉的《彈琴》以清淡柔和的描述,將詩人自己的一片痴情寄於琴中。

  〝梨花小院舞風輕,謾理冰絲入太清。〞一片格桐心未死,至今猶發斷腸聲。

  明代楊掄的《聽琴賦》以其多年的彈奏與欣賞的經驗,總結了琴聲表現的八種基本情調,並以大量的具象、典故來比喻或摹擬。

  琴聲清,琴聲清,雨余風送曉煙輕。朱戶檐前調乳燕,綠陽陰里囀雛鶯。

  琴聲奇,琴聲奇,落花風里杜鵑啼。樵樓曉起數聲角,玉笛晚來《三弄》吹。

  琴聲幽,琴聲幽,十里蘆花鴻雁洲。蟋蟀聒開黃菊綻,鷓鴣啼破白苹秋。

  琴聲雅,琴聲雅,錦帳羅衾眠琇榻。燭殘漏盡滴銅壺),香篆煙消熏寶鴨。

  琴聲悲,琴聲悲,江邊酒淚泣湘妃。 殿后昭君辭漢主,帳前項羽別虞姬。

  琴聲切,琴聲切,天闊風停初霽雪。孤鶴唳破楚天云,悲猿號落關山月。

  琴聲嬌,琴聲嬌,玉人回夢愁無聊。弄竹扣窗風颯颯,催花滴砌雨瀟瀟。

  琴聲雄,琴聲雄,轟雷掣電吼狂風。撻碎玉龍飛彩鳳,震開金鎖走蛇龍。

  琴聲琴聲清耳目,治世正音天下曲。難得千古聖賢心,傳向三尺枯桐木。

  下指彈須易,人來聽卻難。夜靜瑤琴三五弄,清風動處夜光寒。除非止是知

音聽,不是知音不與彈。

  清代袁枚的《古琴》嘆古琴之今人不愛,詩人不懂琴樂卻偏好古,拂去灰塵來品琴。

 〝箏琵海內傳新曲,禮樂千年剩老身。

  掛壁尚存清廟夢,過時誰奏廣陵春?

  敢隨武庫爭高價?只覺羲皇是故人。

  我不知音偏好古,七條弦上拂灰塵。

 琴賦與琴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