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多姿的彈撥音樂世界

◎撰文/陳怡蒨

 

彈撥樂是中國音樂中最富特色,亦最富色彩變化的聲部,在歷史的長河中,各國音樂相互交流,也衍生出眾多形制的彈撥樂器,從目前民族樂隊裡常用的彈撥樂器中,約略可分為二大類,一為抱彈類彈撥樂器,例如琵琶、月琴、柳琴、三弦、秦琴、中阮、大阮等;另一種則為平置類彈撥樂器,例如古琴、古箏、揚琴、瑟、筑等。

依演奏方式的不同,平置類彈撥樂器又可分為彈弦式和擊弦式。彈弦式平置類的彈撥樂器是指使用手指或配戴假指甲彈奏,例如各式箏類及古琴等樂器,目前台灣各地相繼有許多箏樂團成立,運用各式箏類的特性,創作並移植改編許多不同風格的曲目,在箏系列音樂發展上,起著一定重要性。在古琴音樂的發展上,在歷史的軌跡中,大多居於獨奏或琴歌的表演方式,而在民族樂團常態編制裡,亦多將古琴與古箏置於較特殊獨奏樂段中表現。另一種平置類彈撥樂器指的是擊弦式的彈撥樂器,例如揚琴、筑等。東南亞及東歐地區亦有形同中國揚琴之類的樂器,因地域不同、民族不同、其稱呼也不盡相同,但在樂器形制上則隸屬同一形態。揚琴的音色融合度高,在音域上可奏出四個八度的音區,屬中音聲部,因此跟任何樂器皆可搭配,是民族樂團中重要的潤滑劑。目前在台灣各地,也開始出現以揚琴為主體的揚琴樂團,開拓了揚琴音樂藝術的另一頁。

談到抱彈類的彈撥樂器,依其演奏方式的不同,又可將其分為指彈式與撥彈式二種。指彈式抱彈類彈撥樂器指的是運用指甲或配戴義指(假指甲)演奏的彈撥樂器,如琵琶、三弦之屬。三弦,起源約於元朝,因其音域及民族性不同,又有大三弦、小三弦、彝族大三弦等不同形制的名稱,多用於戲曲的伴奏樂器中,較少使用於現今的民族樂團之中,因其音色個性強烈,融合性不高,琴的發音的時間較短,因此多半將三弦類樂器用於需要色彩濃厚的獨奏樂段中。

另一種指彈式抱彈類彈撥樂器是琵琶。早在隋唐之前,「批把」是一切彈撥樂器的總稱,據史載東漢劉熙《釋名.釋樂器》:“批把本出胡中,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批,引手卻曰把,象其鼓時,因以為名也。”這是說批把這類樂器最早起源約於胡人聚居之處,是一種可以在馬上彈奏的樂器,並以其彈奏方式不同而命名,用手向前彈奏的動作稱為「批」,而以手向後撥奏稱為的動作稱為「把」,因此會以從手字邊的「批把」命之。亦有另一種稱呼,即「枇杷」,這是因為這類的彈撥樂器多屬於木質樂器,而依樂器材料的區分方式,以「枇杷」來命名。到了魏晉南北朝時代,樂器的分類趨於精進,因此逐漸將其分類至琴瑟之屬,以「琴」字頭命名,為今日「琵琶」名稱有了明確的定位。

另外,關於「琵琶」名稱的另一種解釋,依各地音譯不同,而有了不同的說法,根據莊永平著《琵琶手冊》中提到:「直項琵琶傳入我國後,大約在南北朝時代,曲項(短頸)琵琶也傳入了我國。這種短頸琵琶就是波斯的“烏德”( Barbat )。我國漢文歷史上的“琵琶”兩字,是古龜茲語“ Vipanki ”(比般喀)的譯音,而龜茲語中的“比般喀”即來自於波斯語“ Barbat ”。」由此得知,現今的琵琶在當時是屬於外來的樂器,透過絲綢之路而引進中國,再加上之後有許多音樂交流的機會,使得琵琶音樂藝術更加發揚光大。

柳琴系列和阮系列同屬於撥彈式抱彈類彈撥樂器,其彈奏方式是使用撥子觸弦演奏,因而命之。早在漢晉南北朝時期,就已經有秦琵琶(即現在的阮咸)出現,西晉始平太守阮咸在當時是一位善彈秦琵琶並因此出名的演奏家,於是到了唐朝武則天時代,便依其名來為阮咸這個樂器命名,也因此由眾多琵琶類彈撥樂器中區分獨立出來。目前在民族樂隊中,阮系列的彈撥樂器佔著重要的地位,其音色融合度高,轉調容 易, 音域完整,有屬高音區的高音阮與小阮,中音區的中阮與低音區的大阮及低音阮,整合了完整的音域,各地也開始出現了許多以阮為主體的阮咸樂隊,阮咸獨奏與合奏的音樂藝術,亦逐漸在各個地區開花結果。

柳琴,又稱「土琵琶」、「金剛腿」,最早為山東柳琴戲、安徽泗洲戲等戲曲伴奏音樂中主要的伴奏樂器。其音樂高亢熱情,旋律線條多跌宕起伏大,因此又有人稱這種用柳琴為主要伴奏樂器的唱腔為「拉魂腔」。從民間音樂伴奏地位出身的柳琴,在眾多的樂器改革家與作曲、演奏家們的努力,目前已有柳琴系列的改良樂器出現,在香港中樂團柳琴首席阮仕春先生多次的改革成果中,呈現了「高音柳琴」、「中音柳琴」、「次中音柳琴」三種柳琴系列樂器,在保有原本清澈透亮、音色甜美的音質標準下,擴展了音域、擴增了音量,將柳琴音樂藝術領域推向另一個高點。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中國音樂學系於 2003 年 3 月成立了『南藝彈撥樂團』,在系主任鄭德淵教授與陳怡蒨老師的帶領之下,期望能為豐富多彩的彈撥音樂實驗出一些新的表演方式,因此,在樂團成立之初,設立了以「指?」演奏彈撥樂器為首的『傳統彈撥樂團』,其以常態的彈撥樂團編制為主,包括琵琶、柳琴、中阮、大阮、三弦、揚琴、古箏、革胡、倍革胡等,在音樂層次上,則運用各種彈撥樂器獨特的音色特質與演奏技法,將中國彈撥音樂最美的表演藝術呈現出來。在演奏曲目上,目前則以顧冠仁先生的作品為最多,例如「喜悅」、「塔塔爾舞曲」、「三六」等。

  另外較傳統彈撥樂不同的是,設立了以「撥子」演奏樂器為主體的『撥弦彈撥樂團』,其成員則以撥子演奏體系「柳琴系列」與「阮系列」為主,整體的音色上較接近而統一,融合度高並且音樂個性較溫和,除了能演奏一般傳統彈撥音樂曲目之外,在演奏符合當今潮流的西方古典音樂與世界音樂的表現上,亦呈現出很好的成績。在演奏曲目上,有以阮系列為主,寧勇先生創作的「拍鼓翔龍」、柳琴系列為主的 蘇文慶 先生作品「雨後庭院」、 盧亮輝 先生重新改編的「西班牙舞曲」、「莫斯科近郊的夜晚」等。在台灣,有已經創團十年的「台北柳琴室內樂團」與「劉寶琇室內樂團」,透過團長 鄭翠蘋 女士與演奏家 劉寶琇 女士不斷地在樂器研發上與曲目開拓上努力,「撥弦?撥樂團」的音樂藝術在台灣大放異彩。

  除了設立了二種不同型態的彈撥樂團之外,在彈撥室內樂表演形式也不斷地發展出新的表演方式;例如同系列彈撥樂器的表演-琵琶三重奏「堡子夢」、琵琶五重奏「靖女」、「瀏陽河」、雙柳琴協奏「流浪者之歌」、阮二重奏「關中行」、「異想天開」、阮三重奏「潑水節」、中阮四重奏「週二聚會」、高音阮、小阮、中阮與笙「原鄉月」、揚琴三重奏「黃河船夫曲」等。其他的彈撥室內樂表演形式還有 胡登跳 先生的絲弦五重奏、古箏與大提琴「暗香」、琵琶與古箏「月兒高」、大阮、古箏與大提琴「松風寒」、琵琶、古箏與揚琴「彈詞韻」、爵士音樂改編的阮重奏「 Take Five 」、柳琴與中阮「 Air 」等。

中國彈撥樂器經過數千年的發展及演變,不斷地經過交流、融合、改良與創新,不論是在樂器改革成果上、作曲家創作改編移植樂曲,不斷地累積新的曲目上,與各地演奏家們努力開發新的演奏技法與演奏技巧、嘗試新的表演方式等等,都下了諸多心力,期望在未來,彈撥音樂多樣貌的風格展現,能以保留住最原始傳統音樂韻味的方式,並結合更多符合現代社會潮流的表演方式呈現,也期待在未來,有更多的人能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