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日本音樂CD評介
印尼音樂CD評介
巴基斯坦音樂CD評介
土耳其音樂CD評介
印度音樂CD評介
阿拉伯音樂CD評介
非洲音樂CD評介
世界音樂文化翻譯

印尼音樂CD評介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所在職班 
課程:世界音樂文化 
指導:鄭德淵 
事項:課程報告 
學生:張毅宏 1921001 
日期:2004.05.01


音樂萬華鏡~巴里島音樂唱片評介 


唱片名稱:音樂萬華鏡~巴里島音樂 
出版公司:日本國王唱片公司(King Record Co.)授權 
風潮唱片代理發行 
錄音時間:1990.11~12 
發行日期:1991.09.21 
播放時間:53分15秒 
定 價:日幣2500

內容簡介: 
在民族音樂的世界中,印尼的甘美朗音樂一直受到人們的重視,不但因為甘美朗音樂與印尼宗教生活、舞蹈、戲劇、民俗文學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也因其特殊的樂團組織與嚴謹的音樂結構,而深受世人矚目。如今,印尼甘美朗音樂已成為東南亞羅群音樂的代表,而巴里島音樂更是印尼甘美朗音樂的表徵。 
今天所謂的巴里文化,事實上是傳統爪哇、印度與巴里文化的結合。在巴里島,音樂常具有其宗教上的功能,而各種藝術(包括音樂、舞蹈、戲劇等)與宗教結合,以成為巴里人生活的一部份,一般來說,寺廟是巴里音樂與舞蹈的最佳表演場地。 
在寺廟表演的音樂基本上都具有兩項主要功能,一是用來作為宗教儀式進行時的伴奏,二是純為娛神、娛人而演出。儘管早期巴里島的甘美朗音樂來自爪哇島的鑼群音樂文化,但經過幾個世紀的發展之後,巴里音樂已建立其獨特的音樂風格。 
此張專輯是1990年11~12月於巴里島的實地錄音,其中包含有聲樂、儀式、管樂等音樂共九首錄音。 
第一首:Cakepung“Sinom Imbalan”與“Jepun” 
Cakepung是由Lombok(龍目島)移民後裔所流傳下來的歌舞音樂。在過去的封建時代中,這種歌舞音樂被用來慶祝抗敵凱旋歸來,如今在Karangasem地區,則用於婚禮與各種慶典中。。 
第二首:Gambang“Panji Marga” 
在許多甘美朗樂團中,Gambang算是最古老的一種,在巴里島南部,這種音樂通常是用於葬禮行列之中,但在Karangasem地區則用於祈神典禮。此種樂團包括了大小各兩組的竹製木琴(Gambang)、以及兩組銅製打擊樂器(Saron)。 
第三首:Genggong“Donkang Menek Punyang Biyu” 
Genggong是一種口弦樂器,藉由拉線震動簧片,再利用嘴形的變化來改變其音高與音色。據說此種樂器是模仿青蛙的叫聲而來。 
第四首:Enggung “Tabuh Enggung” 
Enggung的原意為「大聲叫的青蛙」,是另一種形式的口弦樂器。 
第五首:Saron“Ginada” 
此樂團的樂器包括了一組竹製木琴、數種銅鑼,與一種稱為Kendang的鼓所組成。這種音樂主要用於喪禮儀式之中。 
第六首:Kidung “Wqargasari” 
巴里島的聲樂曲可分為四類,Kidung屬於Sekar Madia一類,此類型的聲樂曲主要用於宗教儀式場合。 
第七首:Genguntangan Arja“Sekar Eled”與“Mas Kumabang” 
Arja是巴里島最受歡迎的樂種之一,它是一種戲劇性的民俗歌劇,故事大多取材於中世紀東爪哇的古典羅曼史,在詩意中帶著甜蜜的感傷。 
第八首:Joged Bumbung“Suar Budiatyani” 
巴里島的竹製樂器多用於民間音樂,宮廷音樂基本上並不用,Joged甘美朗樂團即以竹製樂器為主。Joged是一種遍及全島、極為流行的娛樂性舞蹈。 
第九首:Jegog“Tangis Alit”與“Mebarung” 
Jegog是由大竹桶製成的樂器所組織的樂團。此曲由兩個樂團同時演出,形成了節奏上的差異。 
(以上內容摘錄自唱片內所附之中文解說 蔡宗德)

評論: 
第一首:樂曲開始由一人起唱,眾人進而加入,管樂的演奏則貫穿全曲。音樂的進行中可聽見節奏重音的規律進行,雖然這是人聲所演唱的表現方式,整體的感覺卻和甘美朗樂器的演奏一樣,各聲部交錯有致,充滿了豐富的色彩。 
第二首:由兩部木琴擔任主奏,其關係為高音木琴節奏多為十六分音符,四拍一組。低音木琴配合高音木琴,亦為四拍一組,其演奏第一拍正拍和第二拍後半拍,第三、四拍休息,多為如此進行。 
第三首:此曲的演奏方式是我們較為熟悉的甘美朗音樂,低鑼、銅製樂器為主。特別的是鼓的演奏較有變化,類似印度音樂中鼓的演奏,口弦的演奏真如蛙鳴般,聽起來又有些像人在說話的樣子,幾個音較低的地方,亦出現了類似三弦的聲音效果。 
第四首:此曲中管樂的音量較小,陪襯作用較大,同樣的旋律與節奏無限制反覆,逐漸消失。 
第五首:樂曲由緩慢而較沈穩的低音開始,加入和聲後逐漸再加入清亮的旋律部分,樂曲速度也隨之稍快一些,低鑼的運用,給人一種安靜平穩的感覺,樂曲亦多次反覆一段,而後逐漸消失。 
第六首:純人聲,由一人領唱,一句後眾人唱和,多次後逐漸消失。 
第七首:此曲由相對音高較高的銅製樂器,以細碎相當於十六分音符的節奏,和管樂(有時齊奏,有時分奏)貫穿大部分樂曲,時有漸弱給人似有結束感時,又戲劇化的音量突然放大,如此循環。但在樂曲後段,速度放慢後加入人聲,此時節奏趨於平緩,人聲與管樂器相互交錯,之後有一小段擊樂solo,人聲再唱,擊樂再起,逐漸將音樂推向高潮,最後由人聲唱至逐漸消失。這部分與中國戲劇中的緊拉慢唱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八首:全曲以竹製樂器演奏。快速的十六分音符音群在樂曲一開始便緊緊吸引住聽眾的注意力,中段後加入管樂,與木琴演奏著相同的旋律,使得在緊湊的節奏中,有較為放鬆的對比,難怪這音樂會成為遍及全島、極為流行的娛樂性舞蹈音樂。 
第九首:此曲由低音B、#D、#F、B、#D、A依序反覆,像Johann Pachelbel《卡農》中的低音一樣,除此之外,在眾打擊樂器中這也是較可辨識的旋律聲部。樂曲後半段低音為B、#F、#D、A、B、#D依序反覆,其他由竹桶製成的樂器,節奏相互交錯,不同的音高產生了原始而自然的趣味,樂曲亦演奏至逐漸消失。

巴里島的音樂在儀式、慶典中佔了極重要的角色,在這張錄音中有幾首是逐漸消失的,這在巴里島或許是依典禮、儀式的時間長短來決定,礙於錄音,只好以逐漸消失的方式來作處理。銅鑼作為與神靈溝通的文化,使得巴里島的音樂讓人有“音樂能上達天聽”之感,而每一次的反覆都有一些小小的變化,如:加花、變奏。這也證明了亞洲音樂即興的特點,從巴里島的音樂中,亦可找到。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研究所在職專班 
課 程:世界音樂文化 
指導教授:鄭德淵教授 
主旨事項:課堂音樂報告 
學 生:黃世文 1921002 
日 期:2004/5/21


音樂CD片 評介

Bali island 就如同其它南半球的島嶼一樣,由於豐富的物產,溫暖的氣候,人們生活富足,進而感謝大自然的賜予而發展出多樣的寺廟文化。在 Bali island上的每個村落之中,都有這自己的祭祀活動,由於不同的祭祀活動,進而發展出數以千計音樂活動及警惕世人的話劇。 每個村落不管大小都有屬於自己的樂團。 樂團人數從4~5人一團或是40人以上為團。Bali island最有名的劇團仍由25~30個樂手表演大型的gamelan song。 
本CD片作者由於共產黨的戰亂肆虐,音樂的採集就此一度中斷。但最後因為共產黨肆虐戰亂的結束,作者還是回到Bali 完成這音樂的採集。這之中還是受到Bali island樂師們的大力的支持幫忙採集,才得以完成。 
戰亂後的Bali island由於重建,已非當日的純普社會,而是到處交通混亂,西方音樂充斥。但是傳統Bali人們的生活還是繼續著,一度有些年輕的樂師,曾今實驗式的,在其音樂及表演中注入西方的東西,並認為傳統的音樂及表演會逐漸式微。但是此舉並沒有成功,相反的,Bali island的人民更是重建了自己獨特的音樂文化風格與特點(甘美朗)。 
爪哇與巴里島(Bali island)音樂,在音樂風格上的對比是十分明顯。首先,巴里島的音樂是奔放熱烈,近乎於粗野,而爪哇的音樂則顯得斯文典雅,几乎單調平淡。其次,巴里島的樂隊中,金屬的或竹製的打擊樂器占支配地位,許多樂隊甚至沒有管弦樂器,即使有,其音響在合奏中也很不引人注目。這種編制的樂隊所奏出的音樂音量很大,聽起來顯得華麗輝煌。爪哇的樂隊雖屬於敲擊樂器為主, 
但管弦樂器所演奏的對位層聲部在合奏中作用較為突出,一些樂曲還以它們的獨奏為引子,因而整個音樂聽起來顯得比較柔和尖細。 

南藝民族所在職班 
世界音樂文化 
鄭德淵 教授 
谷莉明 1921004


巴 里 島 音 樂 CD評介 

唱片名稱:BALI MUSIC 
出版公司:台北CHINGMAO COMMUNICATION 公司 
產品編號:CMH-01 
演奏時間:68分3秒

甘美朗是巴里島的傳統音樂,它是以銅、鐵這兩種金屬所作成的一些打擊樂器為主。在巴里島不管是慶祝節日或是集會,一定會有音樂與舞蹈,音樂與舞蹈在巴里島幾乎是同義詞,不論在什麼狀況下演奏甘美朗,巴里島的人們相信甘美朗具有一種特殊的精神力量,而這種精神力量是與宗教的信仰有密切的關係。 
只要聽過甘美朗音樂的人,都會被它複雜的節奏型態和金屬的音響震動給懾服。平穩與激動的複雜節奏型態交錯出現,調和著銅鑼聲所產生的高頻音色,帶給聽者的耳朵一種前所未有的衝擊。巴里島的甘美朗音樂在演奏的速度和力度上對比相當的明顯,音樂的快慢和強弱轉換都非常的突然,音樂的進行極富戲劇性。在這張唱片中,反覆循環的不規律節奏及銅鑼聲使聆聽者陷入了十里霧中,而尖銳的笛聲好像在濃霧瀰漫之中亮起的一根微弱火把,引導著聽者的耳朵。當聽者在樂曲中似乎找到了某些規律時,音樂又嘎然而止,這彷彿是在告訴聽眾,甘美朗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只能心領神會。 
儀式、慶典和壯觀的神廟反映了巴里島人傳承了數世紀的豐富文化資產,而甘美朗音樂正是這些豐富文化資產的發言人。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在職班 
課 程:世界音樂文化 
指導教授:鄭德淵老師 
事 項:唱片評介 
學 生:劉文祥 
d a t e:2004/05/01

舞的魅惑-印尼喬吉德甘美朗CD評介 
(Gamelan Joged Bumbung “Sugar Agung” Negara)

專輯名稱:舞的魅惑-印尼喬吉德甘美朗 
(Gamelan Joged Bumbung “Sugar Agung” Negara) 
演奏團體:蘇爾阿貢舞團(Sugar Agung) 
發行公司:KING Record CO.,LTD. 
發行時間:1994年 
錄音時間:1990年11月27日 
演奏時間:62分48秒 
價 格:2,500 日圓 

在傳統的峇里舞蹈中,手指和手腕的動作相當變化多端,舞者的動作 
就是獨立的個體,不與其他舞者有肢體上的接觸。目前,峇里島上流行著五十多種舞蹈,其中甘布舞(Gambuh)是最古老的舞蹈之一,約有一千年的歷史,許多舞蹈都從它而來或受到影響,例如托賓舞(Topenq)、瓦揚旺舞(Wayanq Wong)、庫帕克舞(Cupak)、卡隆阿蘭舞(Calong Arang)、亞加舞(Arja)、喬吉德品基坦舞(Joqed Pingitan)等等。這些舞蹈大多創作於1850至1900年間,由於酋長與貴族王公們的贊助與支持,使舞蹈顯得生氣蓬勃。 
其中,喬吉德舞(Joged dance)是一種社交舞蹈的名稱。在這種舞蹈中,觀眾不只是觀賞者,也必須參與及融入其中,並且相互認識。 
喬吉德由來已久,但直到四○年代才廣泛流傳,成為一種表演藝術。原來流行在峇里島西北部,後來傳到尼喀拉(Negara)、塔巴南(Tabanan)以及其他農業地區,成為人們慶祝豐收的一種娛樂,目前峇里島各地已可看到這種舞蹈。這類的舞蹈有很多種伴奏的型態,最普遍的便是喬吉德甘美朗。 
Pejogedan甘美朗,口語上又稱為Joged(喬吉德)甘美朗,主要樂器是打擊樂器tingklik。這種樂器具有旋律性,由十根或更多根竹管平排組成,如木琴一般,將高低不同的音高排列成音階,因此可以聽到有如中國五聲音階的明顯旋律。 
在竹管樂器的旋律背後,可聽到細膩的裝飾旋律,那是笛(suling)的音色;全曲瀰漫著嗤嗤聲響的則是小鈸(ceng ceng)的聲音,這種小鈸並不是左右手各拿一個互敲,而是將兩組鈸放在地上,左右手各拿一面,同時快速的往地面的另一面鈸輪奏,即興性很強。此外,鐵製的低音樂器kempyung則用來取代大鑼;另一種不可缺少的樂器,是甘美朗的靈魂「肯丹鼓」(Kendanq)。 
甘美朗(Gamelan)是爪哇語,原意是鼓、打、抓的意思。甘美朗音樂中,高音的樂器比低音域的樂器要來的忙,在固定的音程中,大小不同的鑼敲出音樂的基調,既是旋律骨架,其他的樂器在一層一層疊上去,形成富麗堂皇的音色。演奏肯丹的鼓手,是樂團的核心,控制了樂曲的複雜與戲劇性;這些豐富的體鳴樂器、竹筒、竹板樂器、笛子、胡琴等等,使伴奏的舞蹈、戲劇變得更多采多姿。 

本輯樂曲有: 
1. 日 出:為表演開場的其樂作品,並不是喬吉德舞蹈的曲目。 
2. 山頂之光:一首純器樂作品。 
3. Suar Dwi Reni:以女舞者的名字為曲名,舞蹈伴奏音樂。 
4. Suar Sri:以女舞者的名字為曲名,舞蹈伴奏音樂。 
5. Suar Budiatyani:以女舞者的名字為曲名,舞蹈伴奏音樂。 
6. Tabuh Pengalang Manis:純器樂曲。 
7. Tabuh Putri Manis:純器樂曲。

此張專輯每首樂曲都是舞曲的風格呈現,並以打擊樂器tingklik擔任主 
奏,它的音色異於金屬體鳴樂器,其音色簡潔,乾淨俐落,在加入笛、胡琴的樂曲中段時,打擊樂大多擔任伴奏,也常和笛、胡琴齊奏。tingklik在快速演奏時的音符有如珍珠般滑落,而笛與胡琴的旋律則由絲般的細線串起璀燦的珍珠項鍊,並透過舞者的手指和手腕動作,展現獨特的藝術之美。 
在聆聽喬吉德甘美朗演奏時,由多種打擊樂器演奏所組織的「音樂立 
體畫」裡,一種深層的滿足感油然而生,並不因它是另一種語言及所呈現的音樂文化而產生距離感;相反地,它帶有一種誘惑性及吸引力,也讓人有著一股遨遊的衝動,幻想著置身於藝術的天堂-峇里島。 
當再一次凝視著封面的女舞俑時,對於印尼音樂文化的感動,並不因 
唱盤的停止而消失,反而再一次開啟音樂的映象之旅,甘美朗的音樂持續叩動著聆聽者的心;也讓自己神遊著,如同在遼闊的天空中駕馭著雲霄飛車,極速奔馳來回上下俯衝數回,讓自己的肢體感官縱情於峇里島。

你,CD架上少不了這張心靈地圖-〈舞的魅惑-印尼喬吉德甘美朗〉。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在職專班 
課程:世界音樂 
指導:鄭德淵教授 
事項:課堂報告 
學生:謝惠文 1921006 
date:2004/4/22



MUSIC OF BALI ( 巴里島音樂 ) 

唱片編號:LYRCD 7408

此張唱片的錄音是在1986年五月十五日由Wayne Vitale 所錄製,由美國Lyrichord 唱片公司發行。是從科達威(ketewel)這個部落裡的一個廟宇裡收錄到的,它是由25人所組成的Gamelan Semar Pegulingan(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樂團所演奏的,它般散發著一股耐人尋味、飄渺虛幻、令人陶醉的聲響世界。當您聆聽著這些音樂時,一定與一樣雖聽不懂他在表現什麼,但您一定會有著相當熟悉的感覺,感覺到它與我們在廟會中所聽到鑼的音色相當的類似;有著熱鬧的氣氛及濃厚的宗教色彩,不禁的讓我們聯想到他的音樂與宗教有著密切的關係。 
巴里島長久以來就以它高度發展的傳統音樂、舞蹈聞名於世。在這裡有一個傳說,他們都是神所捏造出的泥人中,顏色燒得最好的金黃色人類。在峇里島上每個人的生活中都離不開音樂、舞台、雕刻、繪畫,他們一起參與我們說的藝術活動。在十六世紀到二十世紀期間,高度發展出了多樣的樂團、音樂結構與風格及舞蹈。根據記載,現有1500個甘美朗團體,使用20種不同形式的甘美朗,在這些甘美朗形式中,最出名的莫過於甘美朗孔克拜雅(Gamelan Gong Kebyar),克拜雅Kebyar這個字,在字面上的意義指的是「感情突然燃燒起來」的意思。它是相當出色且具有藝術名家風範的甘美朗音樂形式,自本世紀初開始萌芽,並且持續發展蓬勃。到今日,它的風采已蓋過其他較古老、較正式的甘美朗形式的音樂了。 
然而,較古老的甘美朗合奏音樂仍被為是巴里島上最豐富的音樂資產,它是巴里島音樂傳統的核心與泉源,新式音樂的本質、精神都是由其衍生而出的。這張唱片中為您呈獻的音樂就是這些甘美朗的其中之一,為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Gamelan Semar Pegulingan),這種形式來自於賽瑪拉(Samara)神,是巴里島的愛神。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Gamelan Semar Pegulingan)是由封建的巴里島宮廷系統中發展出來的,不過現在封建系統己漸漸式微,在當時,這種細膩的音樂是專門用來為王公貴族與嘉賓助興的。這種音樂不僅可以當作宗教儀式、盛宴及其他公開場合的配樂外,也可以專門只為王子及他的族人休息放鬆之用。 
只有少數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歷經了王朝的式微,流傳至今。在流傳下來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之中,來自科達威部落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在巴里島的音樂與舞蹈傳統中,一直都享有特殊的地位。與其說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是一套為王公貴族助興的工具,不如說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是一套與宗教儀式與廟寺慶典配樂的音樂。根據來自科達威部落Jero Mangku Gede(這位僧人主持了一間保存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的廟寺,且身為當地宗教團體的精神領袖)的說法,來自科達威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可能是最古老的甘美朗形式。專門保存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的廟寺與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據說都有四百年的歷史,這可回溯至爪哇強大Majapahit王國的時期。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音樂的精神力量來自於gunung Semeru山中的諸神。這座位於爪哇東部的山、以及巴里島的Gunung Agung山被認為是對岸印度教諸神的故鄉。由於與巴里島宗教的神有直接的關連,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被視為極度莊嚴神聖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只能在奉獻適當的祭品、及儀式後演奏。事實上,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一直不斷地被使用在科達威的宗教儀式上,但是它仍是一項特殊的音樂與舞蹈曲目。 
以注入在甘美朗青銅音鍵及鑼上的力量為例,Jero Mangku Gede講了一段有關的故事: 
「很多年前,當時我們科達威正在舉行Odalan(宗教週年慶典)。我發覺甘美朗剛沙(gangsa)這項樂器上的音鍵的音準都有輕微失準。雖然幾乎聽不出來,但是我想該是請附近鑼匠(gongsmith)來我們部落修正這些音鍵的時候了。以此方式,這些音鍵才可以恢復到遠本的音準。然而,演奏這些樂器的樂師在知道我計畫邀請鑼匠之前,身體都感覺到不舒服。當然,他們也在思索為何他們每個都有同樣的病狀。關於這點,我告訴他們我打算請鑼匠的計畫。後來我們才瞭解,這都是因為住在樂器裡的神靈被冒犯了,甘美朗是不能做任何修改的。我們一摒棄邀請鑼匠的計畫之後,全部的樂師就都馬上痊癒了。」他更指出說,甘美朗的聲音是附有療傷的力量「只要聽到Kempur(最大的鑼),就足夠讓人恢復健康。」 
巴里島最出名的甘美朗形式莫過於是搭配面具舞的舞曲了,稱之為Sang Hyang Bidadari。這種舞蹈由兩位特別經過挑選、訓練的女子來擔綱演出的。這種舞蹈也只能在巴里印度教曆法特定的宗教節慶日子中來演出。有關於這項舞蹈、以及其面具和配樂的由來還有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大約在250年前,建立在現今Kiungkung附近的Gelgel王國統治了整個巴里島。王國的統治者Dalem Gelgel他有四個兒子,這四個兒子都有巴里島中南部Timbul行政區(後來就是我們所稱的Sukawati)的統治權。這四個之中,精神最賦有感染力的王子Ida I Dewa Agung Dalem Karna就住在科達威。這位王子平日就在修習沈思與瑜珈,在音樂與舞蹈藝術方面也相當有天賦。 
有一次,他在科達威的廟寺裡沈思時,也就是在現在的Pura Payogan Agung廟裡,他進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入定狀態。他保持這個狀態將近有一個月之久。在這段時間之間,他從未改變過動作,也從未進食、喝水。(事實上,在另外一個版本中,那邊很多人都擔心王子死掉了,還打算替他舉行火化儀式。)然而,最後Dalem Karan還是醒了。「儘管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的禁食,他仍然還是相當有活力。」然後他描述了他在沈思中身旁的景象(wahyu),他看見了好幾位仙女在天堂身穿了鮮豔的服裝,並表演了一套舞蹈。王子與部落的酋長合作,王子請當地的工匠刻畫出九張面具,這九張面具畫的是他所看見的仙女面孔。(另一個Jero Mangku所說的故事版本是,這些面具幾百年前就已經存在了,並存放在廟寺的密室裡,但是沒有人知道這些面具的下落,一直到王子從沈思中醒來後,這些面具才被人找出來。)另外根據王子夢境裡所聽到的聲音也譜出一首音樂,並訓練樂師和兩位舞者來演出這套舞蹈。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Sang Hyang Bidadari(Daradi指得就是仙女),這套舞蹈為認為是天神直接賜與這個部落的禮物。這套舞蹈細膩、抽象的舞蹈動作就成為了Legong Keraton編舞的基礎,也可能是巴里島最為出名的舞蹈。 
事實上,科達威的樂師通常在為這套舞蹈配奏的時候都有四首不同的樂曲,而這四首在音樂樂器上的使用也都是相當相近的。這四首舞曲的名字分別是:Subandar Adri、Subandar Rawit、Subandar Ramping、Subandar Gede。根據不同的宗教儀式,來決定要演奏哪一首舞曲。這張唱片錄製了這五首中的第三首Subandar Rawit。 
這張唱片裡也節錄了一段Legong Keraton舞蹈的舞曲,這段音樂也是巴里島上人民最常演奏的樂章。這張唱片讓我們有機會同時聽到Subandar舞曲、以及巴里島上形式最古老的Legong舞曲。這段節錄的樂章錄製在最後一首曲目Legong Lasem中,並將之分成為四個小不同節奏、旋律的樂章,讓聽者聆聽比較。雖然Lagong這段是一首純抽象的舞曲,但是這段音樂卻與巴里島的一個神話故事有關連,也就是Lasem國王與Langkesari公主的愛情故事。 
其他三首樂曲—Bopong、Lasem(跟Legong Lasem並沒有相連)、Penyelah Gelar Keramas—都是由樂器演奏的,這三首樂曲都是在Sang Hyang Bidadari舞蹈之前來演奏的,或是作為廟寺儀式的間奏。 
Lasem這首樂曲是唯一一首同時使用terompomg(有13個鑼,水平地掛在架子上,由一位樂師即興演奏,都常都是主旋律的裝飾)以及krempiyung(有四個鑼,也是水平的掛在架子上,用來敲打出節奏的停頓點)的樂曲。Bopong、Penyelah Gelar Keramas這兩首樂曲是由巴里島上有名的樂師I Lotring編曲的。這位樂師住在巴里島南邊的Kuta,並是受巴里島人所高度推崇的作曲家、甘美朗演奏家。這兩首樂曲都擁有I Lotring特殊的風格,以Bopong樂曲結束段落中有節奏的尖銳聲音、以及不對稱性最為明顯。 
比起其他巴里島其他的甘美朗,科達威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有五個不同的音階,這是甘美朗形式中最為獨特的一種。其他的甘美朗的音階似乎只有都很接近,也沒有一套正式的參考文獻來統一其名稱。巴里島的甘美朗還有另外一個獨特的特徵,那就是成對的調音(tuning)。在成對的調音系統之中,每個音階都有一個相對應的音階,可高可低。如此一來,當成對的定弦相結合的時候就會產生 
悸動、或是顫音的效果。成對的調音讓巴里島的甘美朗的聲音特性特別突出。 
來自科達威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其聲音特別甜美,有部分是因為它是種很古老的樂器、其音階的間斷結構、以及其音階特別地寬(比起其他的甘美朗賽瑪佩鼓靈甘的音階高一階)的緣故。 
聽到巴里島內心裡相當的羨慕、敬佩,他們可以在生活當中處處與藝術結合,可以說生活就是藝術。聽甘美朗的演奏,似乎感覺到他們悠閒的敲打著相當熟悉的甘美朗樂器,雖然有些樂器演奏看起來似乎很無聊,但他還是相當的敬業的扮演好這個位子的角色,整個樂團展現出相當好的默契。巴里島的人們,不僅在音樂上是如此,在繪畫、木雕、舞蹈上也都是如此的敬業,他們不但創新,更將傳統的特色保存,在任何的藝術作品中都可以顯示出那獨特的巴里島精神。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 
課程:世界音樂研究 
指導教授:鄭德淵教授 
事項:課堂報告 
學生:賴美辰g1921007 
date:2004/05/21 


《Return To Jogia 》CD 評介

唱片名稱 : Return To Jogia 
製作人 : Sha'aban Yahya 
錄音地點 : Singapore 
發行人 : Sha'aban Yahya 
發行日期 :西元1992年 
全長 : 56分鐘

有千島之國稱譽的印尼,因其政治、歷史、民族文化的多容性,造就了其甘美朗(Gamelan)音樂的華麗、豐富、多聲部的風格特色,揚名於國際。 
這張唱片是由印尼音樂家Sha'ahan Yahya所做,其音樂主題是以作者本身的愛情故事為題材,以電腦音樂合成的方式製作完成。整片CD共錄製七首曲子,總長共約56分鐘,此片CD充分的顯示了印尼甘美朗音樂的特色,但又加入了流行音樂的風格,故是現代與傳統音樂結合的型態。此片 CD的音樂主體結構依據甘美朗音樂的平衡、分裂、再分、重複原則呈現音樂的架構。其樂曲之旋律部分通常用金屬排鑼、金屬排琴、木琴系列樂器、鼓類樂器逐一加入樂曲反覆交替演奏而至貫穿全曲,其旋律有一定的穩定性及以核心音調反覆演奏,而至全曲結束。而主要旋律主題則由豎笛(Suling)、切連朋(Celempung)、雷巴布(Rebab)反覆相連接演奏,漸次增加樂器旋律而造成音樂結構的緊湊度及豐富力。但此片CD並不似於傳統甘美朗音樂的旋律音調通常都由單一組旋律反覆,而是增加了其旋律之多樣性以及增加音域變化的寬度,使聽者在聽覺感受上有歡快、活潑、也可以是抒情、柔美之感,在在表現男女之間之情感交織變化。 
Sha'ahan Yahya依循甘美朗音樂的基礎,以現代的音樂手法製作此張CD,造成了現代流行音樂風格,可以說打破了甘美朗音樂的限制框架,將甘美朗音樂流行化、生活化,拉近了甘美朗音樂與人們的距離。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在職專班      
課程:世界音樂文化 
指導:鄭德淵教授 
事項:課堂報告 
學生:李柏玉 1921008 
日期:2004/04/024

〈最美妙的巴里島之音〉CD評介 

專輯名稱:The best Sound of BALI ( PART 2.) 
發行公司:MAHARANI 
產品編號:RCD-07 
唱片長度:68分51秒

甘美朗﹝Gamelan﹞是以銅製的鑼群和鍵盤樂器為主所組成的印尼打擊樂團,是東南亞鑼群文化各各式各類樂團中最發達、複雜的音樂組織。印尼有三種甘美朗文化傳統:中爪哇、西爪哇和巴里島三區的代表樂團。這片CD主要介紹巴厘島的音樂。15世紀由於伊斯蘭教的入侵,在爪哇島上的印度王國逃離到巴里島,奠定今日巴島里甘美朗的形式,巴里島有十多種甘美朗,巴里島甘美朗比較沒有統一的形式,不同的場合會有不同的編制,而大多是純器樂的形式。這些型態皆有其傳統、組織及宗教內容。也因不同的地理位置而發展出不同的樂團型態。

最具代表的是一般觀光客會遇到的叫大鑼克比雅甘美朗﹝Gamelan Gong Kebyar﹞,大部份村落都有這種樂團。其次普及的是甜美細膩的愛神甘美朗樂團﹝Gamelan Semar Pegulingan﹞,在巴里島也只有少數幾套。這兩種樂團都以mi、 fa 、sol、 si、 do 五聲不平均律來調音,就是中爪哇的Pelog調音系統七聲音階的一部份音。巴里島的甘美朗以快速多變取勝,中爪哇人稱之為「野人音樂」;因為樂器較輕巧,鏗鏘的聲音傳遍千里。大部分的甘美朗樂曲以循環為原則,最大的鑼一響就是一個循環,幾乎無始無終。再者是層次複音,即從最低音的中心主題層層疊上,愈高音的旋律音值愈短。甘美朗音樂的構成特色有:(1)單音原則(2)循環反覆(3)層次複音(4)主題、加花、變奏:樂曲都包括了中心主題(由低音一個八度的銅鑼擔任)、加花變奏(由鑼群、木琴擔任)、標點分句(由大及中掛鑼和大及小坐鑼擔任)及節奏控制等因素,還有對位旋律。

樂曲 
1.Gamelan--TABUH KREASI BARU “GITA KUSUMA”:由銅板琴(Gender)快速的開始,鑼群擔任標題分句,將直笛(Suling)引進,速度頓時變慢,再由銅板琴與鑼鼓用中速度的演奏,直笛加入,樂段的轉換由雙面長鼓來做變化。混合很多不同風格的樂器,在音量、速度上有著強烈的對比。這種急速、豐富的變化很像一種突然的綻放,突然的改造一種氣氛。 
2.Gender--SEKAR SUNGSANG:以金屬銅板琴為主(以竹、木、銅、鐵為琴鍵,用木槌擊奏的樂器)的合奏,可以聽到兩個聲部的銅板琴在做層次複音,高音音色清脆、中音的餘音拉得較長。音色很乾脆,合起來的感覺好像在空曠的山區呼喊時,所折射回來的迴音。 
3.Rindik--SEKAR JEPUN:以木琴(以竹或木板懸吊在木架上,用兩根一端呈車輪狀的木槌擊奏)和直笛為主的重奏。木琴用較快的速度對核心旋律(直笛)進行加花變奏,木琴敲擊之後反彈的彈性像很多的乒乓球此起彼落掉落的聲音,用點狀與線條兩種不同屬性來呈現同一音樂旋律,造成一種音色特色的對立互補作用。 
4.Balaganjur--TABUH JIWA MERTA:急速的銅板琴好像在很遠的地方綿延不決地響著,大鼓(Kendang ageng )用手掌與手心做不同的音色,與鈸的節奏互相輝映、對話。大鼓每次出現的感覺好像一個男舞者,從遠地用他厚實的腳步踏跳過來,一下不見,一下又沒有預防的跳過來。大鑼有規律的低音部做頑固低音,聽起來的感覺很莊嚴、神聖不可犯。 
5.Genggong--KATAK ONGKEK:樂曲開始拉弦樂器(Rebeb)獨奏來引導,慢慢的大鼓、銅板琴、鑼群加進來。樂曲基本上有固定拍子的旋律在反覆,不同的樂器在樂曲中有它層次不同的功能。 
6.Legong--BARIS(WARRIOR'S DANCE):樂曲以排鑼開始,整個樂段不斷的反覆,金屬排琴再以快速的加花變奏,在鼓手的提示下出現,大鑼緩慢的做出標點分句。整首曲子風格是從容的、穩定的速度。樂曲在形容巴里島上一種舞蹈Warrior的感覺---輕巧活潑有朝氣。 
7.Balinese Popular music--OGOH-OGOH:印尼音樂之中,佔主要部份的歌為通俗歌曲,他們稱為Krontjong(庫龍將),它的地位相當於臺灣的流行歌,伴奏樂團的音樂形式也跟他們的音樂型態大致一樣。 
8.Jegog--TABUH PAGUNEMAN:以鑼群為主,莊嚴的速度,單調的旋律模式,表現的感覺較像帝王般的莊重氣氛。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在職專班 
課程:世界音樂 
指導:鄭德淵教授 
事項:《甘美朗的愛神之音》評介 
學生:劉木燕 1921010 
date:2004 / 5 / 1

《甘美朗的愛神之音》評介 
(Gamelan of the Love God) 

專輯名稱:甘美朗的愛神之音 
發行公司:印尼立克斯公司 
出版時間:1997年 
演奏時間:72分56秒 
編 號:33/BD/IK/Ⅶ/88/5103.4.004/9。 
甘美朗這個名詞是爪哇語,主要是指以打擊樂器為主的印尼合奏音樂,而演奏這種音樂的樂隊也以甘美朗稱之。 
甘美朗的樂器分為四類: 
一、鑼屬樂器:大吊鑼(Gong ageng),中吊鑼(Gong sieyem)、小吊鑼(Kempul)、大釜鑼(Kenong)、小釜鑼(Ketuk)、排鑼(Bonang)等。 
二、排琴屬樂器:木琴(Gambang)、金屬排琴(Saron)、共鳴筒金屬排琴(Gender)等。 
三、鼓類樂器:雙面長鼓(Kendang) 
四、管弦樂器:列巴布(Rebab)、切連朋(Celempung)、豎笛(Suling)等。 
本CD甘美朗的愛神之音共有六首樂曲: 
一、軍隊進行曲(Kuntul) 20分36秒 
本曲分成數段,每段結束前均有漸慢的趨勢。前段以打擊樂器為主,豎笛陪襯。中段豎笛和打擊並重,其主題為 。後段結束前有類似中國戲曲音樂的尾聲。 
二、巴片斯里西亞(Bapang Slisir) 6分39秒 
本曲描述巴片斯里西亞這種樂器的特性,強弱分明,充滿莊嚴神聖的氣氛,豎笛經常反覆吹奏,將甘美朗音樂表現得淋漓盡致。 
三、名人(Playon Barong) 3分7秒 
共鳴筒金屬排琴奏出前奏,然後加入金屬排琴、豎笛,其旋律主題為36 35 6 — ,後段加入其他打擊樂器,作豐富的結束。 
四、靈媒(Tobog) 21分22秒 
金屬排琴奏出和聲當前奏,然後加入其他樂器,多段式,每段有不同的旋律。中段豎笛核心主題 5 5 5 35 6 16 5 — 。後段加入雙面鼓。全曲充分顯現樂曲的多樣性,富於變化。 
五、長篇故事(Pantun Gede) 8分3秒 
共鳴筒金屬排琴奏出前奏,然後加入雙面鼓和豎笛。本曲旋律有兩個主題分別是 2 2 1‧2 35 32 1 — 和 5 65 3 5 2 32 1 —。 
六、擅長說故事者(Pengrngyang Kesyar) 13分9秒 
前段共鳴筒金屬排琴與豎笛齊奏。中段加入鼓聲,接著鑼鼓齊鳴,充分顯現熱鬧氣氛。 
甘美朗這種以鑼屬和排琴屬樂器為主所組成的樂隊,結構緊密,樂聲悠揚,將人們帶到迷離神幻的境界。難能可貴的是光爪哇島就有17000個甘美朗樂隊,形成印尼不可或缺的文化象徵,只可惜因西洋音樂國際化以後,甘美朗特殊的五聲音階和西洋的七聲音階、十二平均律明顯不同,有些人可能無法接受,但也激起大家對各民族音樂的尊重。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在職班 
課程:世界音樂 
指導:鄭德淵教授 
事項:課堂報告 
學生:彭美君1921012 
日期:2004/5/23


甘美朗CD介紹 
Bali:Musique pour le Gong gede 

出版日期: 2000年4月25日 
原始發行日期: 1996年1月3 日 
CD編號:559002 
演出樂團: Gunung Jati Ensemble 
錄音公司:法國 Ocora 

在宗教儀式和一些祭祀典禮的過程中,音樂是不可少缺少的。也因此,在荅里島上幾乎每個村莊(除了那很小的村子外)都至少會有一個樂團的存在。每當節慶時,這些樂團就會集合鄰近村落的音樂家們,一同演出。而甘美朗樂團的存在,也就很這個背景有著很大的關係。 
一般而言,甘美朗樂團型式大都是指現今較為常見、可視為主流的 ”gong kebyar”。而 ”gong gede”指的是,在樂器型制較大、樂師較多、音樂更為古老的型式。所以 ”gong gede”也可叫做 “大甘美朗”。這種樂團是荅里島上最古老的樂團,目前島上尚存有僅3~4個這種的樂團。 
巴圖神廟(Batur Temple)的”gong gede”位於島的北部,其樂團中最大的一具懸掛式的鑼,相傳是在十五世紀,由中國嫁到Batur王國的公主帶來的。並且還說到,這樂團中的樂器製造所須的金屬也是經由這一次由中國傳入。基於一種宗教的理由,這個樂團中的樂器除了Baturh和 Sebatu的樂師可以使用操作,外人是不被允許的。此外,這個樂團一年當中,也只在固定的宗教節日中演出其固定的曲目。這些曲目作品,其由來可能是在15世紀,因為在最古老的爪哇樂團(gamelan sekai)也演奏同樣風格的樂曲。這種樂團形式原本屬於Bali國王的宮廷御用,樂師約40人。如今,只剩Batur、Bulahn和Sanur仍保留這原來的組成形式,而其他地區則是那種約25人左右,使用當前的樂器的中小型甘美朗樂團。 
演奏大致可分為兩種形式:一種是 lelambatan 它是比較大型以及慢的演奏另一種是gangsaran 它是屬於比較快的演奏。第一首是屬於lelambatan 的形式,在演奏了十一分鐘後,會有一個較大的停止,以為要結束了,又慢慢的重新奏起,速度忽快忽慢。第二首也是lelambatan 的形式,一開始先由一人輕輕的獨奏,合奏加進來後就開始規律的演奏,之後速度會稍微變慢,最後也會只剩下一人獨奏。第三首是屬於gangsaran的形式,低音的鼓顯的很重要,和前兩首一開始形式不同,速度稍慢,節奏大致相同,只有極少數樂器有較複雜的節奏出現。最後是一起結束的。第四首也是gangsaran的形式,由獨奏開始,之後會加入鼓及吹管,旋律較輕快。中間音樂停止,再度由獨奏開始奏起,速度會比前面輕快,這樣的形式共有三次。第五首一開始有一小段獨奏,其他打擊加入後就很熱烈,最後一起結束。第六首有別於前幾首最大的不同之處是它是另一個神廟的演奏,因此風格不太一樣,主旋律與伴奏部分區分明顯,速度不快,有比較莊嚴的感覺。 
這張cd的珍貴在於其帶有著莊嚴神聖特質而不同於一般常聽到的甘美朗音樂,並由於這些音樂原本是不被允許錄音,在經由Batur和Sebatu的音樂家們的幫忙才終能錄製完成,而更顯珍貴!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                       
課 程 :世界音樂 
指 導 :鄭德淵 
事 項 :課堂報告 
學 生 :周佳文 g1921013 
date:2004/5/1

《Original Javanese Music : Gending-Gending Klenengan vol.2》CD介紹

專輯名稱:Original Javanese Music, vol.2, Gending-Gending Klenengan 
專輯編號:CDK-007 
出版公司:KERATON RECORD 
發行年代:1991年 Indonesia 
演奏團體:Condhong Roas(Gamelan Orchestra) 
演奏時間:59'02”

這張CD是由Keraton唱片公司所出版,這家公司為印尼本地的錄音公司,所錄製出版的CD全數為印尼當地的民族音樂,並以印尼的各地區;古典與當代;特殊場合等作為出版分類,對於印尼民族音樂的出版,相當具有權威性。 
此張CD所錄製的音樂來自於西部爪哇地區的原始宮廷音樂,由傳統的Gamelan樂隊Condhong Roas演奏,該樂團受Keraton唱片公司邀請共錄製了數張CD,錄音經驗豐富。 
這張CD不同於僅僅只有Gamelan演奏的器樂專輯,這是由四位男女演唱者所演唱的歌曲作為主體,由印尼傳統樂器gambang(木琴)與suling(竹笛)作為領奏的Gamelan樂隊,作軟性模式的伴奏,節奏較獨奏曲為快,歌曲聽起來更快樂。 
此張CD中女演唱家Nyi Sri Puji與Nyi Tantinah的演唱尤其令人激賞,歌曲中所傳遞出濃的化不開的民族風味,引領聽者的心靈恍若進入印尼爪哇的宮廷之中,猶若置身於宮廷中的悠閒貴族。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                       
課 程 :世界音樂 
指 導 :鄭德淵 
事 項 :課堂報告 
學 生 :蔡輝鵬g1921014 
日 期 :2004/05/22

印尼音樂『Bali Music』CD介紹

唱片名稱:Bali Music 
出版公司:CHIINGMAO COMMUNICATION 
CD編號 :CMH-03


印尼甘美朗的演出,通常是重要的宗教儀式、生日、結婚、割禮特殊日子的伴奏音樂,或是用來伴奏宮廷舞蹈和戲劇。甘美朗依照地區風格,可分為爪哇與巴里島兩類,兩者有類似的樂器、音樂理論,但因為政治宗教的差異性,社會的需要,逐漸形成了不同的風格與編製,有依照演奏的形式與編制,可分為大聲loud style與小聲soft style,前者多半在戶外演出,使用最大聲的金屬樂器與各種的鼓,後者則是在室內演出,使用聲音較小的弦樂器與管樂器,並且常有人聲的加入。 
15世紀由於伊斯蘭教的入侵,在爪哇島上的印度王國便逃離到巴里島,奠定了今天巴里島甘美朗音樂的基礎,與爪哇島甘美朗不同的地方,巴里島甘美朗比較沒有統一的形式,不同的場合會有不同的編制風格,而且大多是純器樂的形式,大約有將近十四種樂團型態,而這些樂團型態皆有其傳統、組織及宗教內容。 巴里島甘美朗音樂主要在寺廟祭典中,和爪哇島較為不同。 
在20世紀初,受到西方音樂的影響,巴里島產生了1個新的甘美朗風格-kebyar(令人迷眩的),混合了許多不同甘美朗風格的的樂器,強烈的音量對比,並用高超的技巧,與舊有的風格迥異。 
Gamelan Gong為現今Kebyar樂團的前身,從前為巴里島宮廷必要的樂團組織。演奏的風格為緩慢的、莊嚴的速度、單調的旋律形式,從中表現帝王般莊重的氣氛,以喚起神的注意力。今天Kebyar的形式通常指的是為舞蹈伴奏的樂團,但Kebyar最初是指純粹的器樂曲,而且是一種為炫耀gamelan技巧的樂曲。 
樂曲第四首是一首具代表性的巴里島傳統舞蹈音樂。故事背景發生在十六世紀爪哇島上的宮廷裡,有一位十歲的小公主,像精靈般戴著花冠跳著可愛的舞蹈,每天都過著快樂的日子。在一次外出森林遊玩時迷失了方向,恰巧鄰國王子路過將公主救回他的城堡,幾天的相處王子卻深深的愛上公主,而向公主求婚,可憐的公主雖然也愛上王子,卻因為有婚約在身而婉拒王子的求婚,留下一段殘缺的愛情結局。故事很美引人遐想也音樂應該很美,但是不同的文化背景所產生的音樂,造成了極大的差異,任憑我如何的想像,都無法和故事情節產生關聯,或許伴隨著舞蹈就能更具體、更真實了。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 民族音樂所在職班 
課程:世界音樂文化 
指導:鄭德淵 教授 
事項:課堂報告 – CD評介 
學生:施德敏 1921017 
日期:2004/ 5


BALI MUSIC(安克隆)CD評介

專輯名稱:BALA MUSIC 
出版公司:錦茂傳播有限公司 
專輯編號:CMH02 
公司電話:(02)2938-1436 
公司傳真:(02)2938-5356

在印度尼西亞,除了甘美朗樂隊,最有特色的樂器要算是安克隆音樂了。安克隆是印尼的一種古老民族樂器,由於它是用竹筒製成的,故也稱竹筒琴。它是利用竹筒和竹棍的相互碰撞而發音的。因為它是用手?動的,所以也稱?竹。安克隆的下部是一根?放的竹筒,在竹筒面上開有幾個長方形的洞,在每個洞中都插入一個上端修削成半?形的竹筒,它被固定在框架上,下端修削成?根可以活動的竹棍。當演奏者?動框架時,竹棍就與竹筒互相碰撞而發出“格隆、格隆”的聲音。連續?奏時音色?動,華麗?耳,婉如流動不息的潺潺溪水,十分動聽。 

專輯中收錄了印尼巴里島上的安克隆音樂,清揚的旋律優美動聽,豐富的電子合成伴奏樂器充滿了輕鬆活潑的愉快氣氛,在粗樸的野趣中瀰漫著田園般的休閒氣息,是一大眾化適合各年齡層的音樂欣賞專輯。 
曲目: 
1. RASA SAYANGE 
2. MOJANG PRIANGAN 
3. AYAM DEN LAPEN 
4. GAMBANG SULING 
5. MANOK DADALI 
6. LISOI 
7. TUDUNG PERIUK 
8. OINA NI KEKE 
9. KAMPUNG NAN JAUH DIMATO 
10. SIAPA SURUH DATANG JAKARIA 
11. KIOIR KICIR 
12. LENGGANG KANGKUNG 
13.POTONG BEBEK ANGSA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 民族音樂所在職班 
課程:世界音樂文化 
指導:鄭德淵 教授 
事項:課堂報告 –CD評介 
學生:施德敏 1921017 
日期:2004/ 5/ 23

印尼歌曲-CD評介 

專輯名稱:SEMESTA TUHAN 讚頌偉大的神 
演唱者:RITA EFFENDY 
製作者: 
SEKAR AYU ASMARA 
untuk PT Aquarius Musikindo 
音樂製作者: 
ARIE A Menolak Ajakan Dosa,Keagungan Tuhan 
Anugrah Kehldupan,Kepadamu Ku Bersujud 
BUDI BIDHUN Tuhan,Titiplah Orangtuaku 
DWIKI DHARMAWAN Dengan Menyebut nama Allah 
KIWIR Hanya PadaMu Ku Bersujud 
OAS TPS Maha Mellhat,Maha Mendengar 
錄音地: 
ARCO STUDIO Penata Rekam-SUNAR 
STUDIO GINS Penata rekam-TONY 
錄音製作: 
STUDIO GINS Penata Mixing-TONY

這張選輯是由音色純淨, 嗓音潤甜的印尼女歌手RITA EFFENDY所主唱,此 CD是以大眾化流行音樂手法,呈現聖歌的演唱,曲意為讚頌崇拜偉大的神、聽到的是充滿熱情、虔誠、從容、祈禱並帶有深動情感的讚美歌聲,由流行的電子合成配樂,並融合感性通俗的流行音樂旋律,以暢銷歌曲大眾化的音樂呈現,是適合一般人欣賞的宗教歌曲音樂。 
專輯中共收錄了八首歌曲,演唱者精湛的演唱技巧與豐富的情感表現,令人心動與著迷,內容有感性 感傷與具有舞蹈節奏的大波浪動感旋律,結合了東南亞地區共同的音樂特色;醉人的歌聲,能探入人的心靈深處,此CD是獻給神的經典歌曲專輯。

曲目:

1. MAHA MELIHAT AHA MENDENGAR 
祂會看也會隨時聽 
2. HANYA KEPADAMU KU BERSUJUD 
只有崇拜唯一的神 
3. KEAGUNGAN TUHAN 
偉大的神 
4. DENGAN MENYEBUT NAMA ALLAH 
因神而名 
5. LUPA TUK BERSYUKUR 
忘記感恩 
6. ANUGRAH KEHIDUPAN 
聖名的恩寵 
7. MENGLAK AJAKAN DOSA 
拒絕惡魔 
8. TUHAN, TITIPLAH ORANGTUAKU 
主,我把我的父母獻給你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民族音樂學研究所(在職專班) 
科 目:世界音樂 
指導教授:鄭德淵 
事 項:課堂報告 
學 生:李佩芬 g1921019 
日 期:2004/4/21

CD評介 
SUNDANESE INSTRUMENTALIA SABILULUNGAN

CD名稱:SUNDANESE INSTRUMENTALIA SABILULUNGAN 
錄音公司:SP Records 
專輯編號:SPCD 001 
總 時 間:59分55秒

此片CD是由 Ujang Suryana所領導的印尼著名的德貢甘美朗(Degung)表演團體Suara Parahiangan所錄製的器樂曲專輯。共收錄有10首樂曲,每首長約5~7分鐘。 
德貢甘美朗是西爪哇獨特的甘美朗形式,它的表現風格不同於爪哇其他地區及巴里島的甘美朗。德貢甘美朗是19世紀Sundanese 攝政者宮廷裡的音樂,自1945 年印尼從荷蘭統治之下獨立以來,它逐漸流傳到民間,並且在一般民間音樂中變得愈普遍。在宮廷時期的德貢甘美朗只限男性操作,且沒有歌唱部分,並限於宗教儀式或典禮中使用;近十年來德貢甘美朗開啟了全面創新的風潮,除了作品數量激增外,許多作品皆由女性擔任獨唱,或者加入小型合唱團的演唱,器樂部分則變成簡單的伴奏,並經常在劇場、宴會或舞蹈表演中扮演背景音樂的角色。 
1980至1990年代,改編德貢甘美朗器樂曲的有聲資料隨著錄音工業的發展遍及在印尼的各零售商店和餐廳。隨著過去20年甘美朗音樂逐漸揚名於國際,德貢甘美朗的表演團體亦穩定成長,現在在世界各地皆可發現其蹤跡,如:英國、澳洲、紐西蘭、美國、加拿大和日本等地,這些國際性的德貢甘美朗團體不僅表演Sundanese的傳統作品,也演奏當代作曲家們的新作品,其獨特的音色與風格更是吸引許多西方重要的作曲家、電影配樂者及製作人的青睞。 
在德貢甘美朗的合奏音樂中,4孔的竹笛扮演著相當重要的旋律角色,在此張專輯裡,可以很清楚的聽到竹笛和甘美朗時而相互交錯,時而獨自呈現主要的旋律;以五聲音階構成的曲調,其主題如輪旋曲般的不斷重複出現,令人印象深刻;平穩的速度,清亮悅耳的笛聲,加上輕柔的甘美朗,令人聽了有如置身在熱帶天堂般,不僅感到愉悅、放鬆,甚至想一起歡快起舞。 
這是一張可再三咀嚼、玩味品嚐的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