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管閣

■笛子的沿革

■笛子的藝術文化 ■善吹奏和聲的笙
■聲悲的篳篥(管子) ■ 管樂器的賦與詩  

 笛子的沿革

  關於竹笛的起源,許多學者專家進行過研究與考證,根據歷代的史書經傳的記載,以及古代文物的考證,吾人較為同意:今天的笛子是在中國古笛與西域的胡笛的基礎上發展演奏而來的。自漢武帝時西域胡笛傳入中國以後,吹孔與按音孔成角而採用雙手掌心朝裡的中國古笛,乃改採用了胡笛的吹孔與按音孔在同一平面的演奏方法,並仍保留了中國古笛七孔的基本原形,至晚在唐又被加上了膜孔,形成了今日的竹笛。

  以下將根據學者專家的研究及考古發現,敘述歷史以來的笛制。

1. 新石器時代的笛類樂器

  1987年河南舞陽賈湖裴李崗文化墓葬出土了距今約八千年的骨笛,是目前發現笛子的最早標本。保存最完整之一支七音孔骨笛(M282:20),約長20多公分,上有七個相同大小的音孔,末端孔上方另有一個可能是調音孔的小孔。七個音孔呈直線形開設,具備音階結構,是豎吹的樂器。另有一只可明顯的看出是橫吹的,管上有兩孔,一孔以作為按音孔,另一孔則為吹孔。而在1973年於浙江餘姚河渡遺址第四文化層和第三文化層(距今七千年)出土的幾種骨笛,有一只類似現今的口笛(T22:22),近兩管端各開一個音孔,吹孔靠其一端,是橫吹的;另一只骨笛(T24:35)為三孔橫吹;骨笛T31:54管中空無笛孔,腔內插一肢骨,吹一端,一手拉腔內肢骨,改變發音高低,是豎吹的;另有一只約10公分長,開有一橫吹的吹孔和六個指孔。這兩個遠古時期出土的,都已經出現了七聲音階的結構,並存在有橫吹笛的早期形態了。

2. 黃帝時期的笛制

  黃帝時期,距今大約四千多年前。《呂氏春秋.古樂篇》有記載遠古先民以竹管制作吹奏樂器的情況:「昔黃帝令伶倫作為律。伶倫自大夏之西,乃之崑崙之陰,取竹之嶰谷,以生空竅厚薄鈞者,斷兩節間其長三寸九分而吹之,以為黃鐘之宮,曰含少;次制十二筒,……」《史記》曰:「黃帝使伶倫伐竹於崑谿,斬而作笛,吹之作鳳鳴。」不少古代文獻都有記載黃帝命伶倫伐崑崙之竹為笛之說法。可見在四千多年前,中國製笛已經開始選竹為材了。竹材與骨材比較,就其振動性發音,以及長短的加工等,都有更大的空間。

  中華民族奉黃帝為祖先神明,視音樂與制作樂器為有德有能才可行之,因此將樂器之創造者都歸於黃帝、伏羲、神農、女媧等神話中的人物。此即《呂氏春秋》、《史記》之未足以採信之因。然而這些傳說也能充份地反映出早期笛類樂器的發展。各代的律學家乃將伶倫造的笛稱之為筩,即是有底無孔之竹管。筩不管出於何朝代,以其制作的材料或發音的原理而言,是可以作為笛子之祖先的。《說文解字》解釋笛字為「七孔之筩也」,說明了笛子在東漢時期,已經發展為七孔了。

3. 夏商周時期的笛制

  這個時期在考古上發現了骨笛,而在湖北隨縣曾侯乙墓中出土了戰國早期的竹篪二支(標本74、79),管頭用軟木塞住,管尾則以竹節封閉,五個音孔呈直線排列,吹孔位於管頭,與音孔呈九十度角。這是橫吹的有閉管的竹篪。《太平御覽》引《五經要義》:「篪以竹為之,六孔,有底。」而陳暘的《樂書》也作類似的說明:「篪之為器,有底之笛也。」成書於春
秋的《詩經.小雅》也說:「伯氏吹塤,仲氏吹篪」顯示了在二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時期,已經有名實相符的篪-一端封閉的笛的存在了。

4. 秦漢隋時期之笛制

  在湖南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也出土了類似曾侯乙竹篪的兩支笛,因其吹孔平面與按音孔平面形成直角,這個屬於西漢前期(B.C.168)的竹笛,在時間上與湖北隨縣的戰國竹篪相隔數百年,空間上相隔數百里,而吹孔位置幾乎一致,顯現了先秦到漢初橫吹笛或篪的普遍形制。這兩支竹制橫吹按孔單管樂器,各長24.7及21.2公分,首端以竹節橫隔封閉,管身開有六個大小不同的按音孔,另有一音孔背出。在殉葬品賬目清冊之竹筒上被記為「篴」的字樣,此馬王堆古笛為橫吹之笛,即西漢末杜子春注《周孔》之「篴」云「讀蕩滌之滌,今時所吹五孔竹笛。」應是早應用於周代之謂「蕩滌邦穢,納之雅正」之「雅笛」。

  另有一處考古發掘是在廣西貴縣羅泊灣一號墓出土的西漢前期的竹笛,吹孔與六個音孔排列於一直線上,閉口笛頭處有八公分長的竹管,管上開有一吹孔,形成了一端為六孔笛,另一端為口笛形態的橫吹的兩頭笛。

  還有包括甘肅出土的殘破的笛。等考古資料等等,說明了先漢笛子在中國有相當廣的分布地區。

  有關笛子的最早記載見於《周禮.春官》云:笙師「掌教歙竽、笙、塤、龠、簫、篪、篴管。」注:「杜子秦讀篴為蕩滌之滌,今時所吹五孔竹篴」。其中篴與笛音義並同,即今「笛」的古字。而歷史文獻史料中關於笛子的記載可說是眾說紛紜,笛、篪、簫、龠常相混淆,有謂唐代以後所說之笛才是指橫吹之笛,而古人說之笛,則指豎吹之洞簫類樂器,因此在此時期乃有眾多學者認為「笛子為西域樂器,西漢時流入我國」之說。事實上漢代存在著三種笛,一是古笛,亦即雅留,橫吹,長一尺四寸。二是羌笛,三孔。三是長笛(即似今日之洞簫或尺八),豎吹,長一尺八十。原為四孔,京房增為五孔。因此馬王堆漢墓的古笛是橫吹的笛,說「古笛豎吹」而認為「古代所謂笛即是指是吹的洞簫」是錯誤的說法。

可以認為,在漢武帝時,張騫出使西域,西域的音樂文化得以進入中國。製笛名家丘仲在中國七孔古笛的基礎上,吸收了胡笛的優點,造出了接近現代竹笛的新的笛子。隨著丘仲笛的廣泛流傳,中國古笛乃逐漸被淘汰了

  漢代以後,橫吹笛已在宮廷或軍隊的鼓吹樂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即前所言,中國笛的發展已脫離了早期形態(例如雙手按孔手掌皆朝?、吹孔與按孔平面成直角等等),在吸取其他民族笛(如羌笛或西部各民族傳來者)的某些成份,在音律、形制方面更加合理完善,並與樂隊中其他樂器進行配合與協調。從河南出土的南北朝時期畫像磚上,能清楚地看出橫吹笛演奏者的持笛方向、角度、左右手弄笛姿勢與今天的笛演奏完全一樣。
竹笛開有膜孔貼上竹膜(或葦膜等等),使發音更為清脆、嘹亮,也增大了音量,這是中國竹笛最獨特的標幟之一。何時竹笛開始有膜孔、貼以笛膜,在陳暘的《樂書》卷148:「唐之七星管古之長笛也,其狀如篪而長,其數盈導而七竅,橫吹,旁有一孔粘竹膜者,藉共鳴而助聲,劉系所作也……可知至少在唐代時,就已經有了膜笛了。

  曲廣義進一步推論,在唐之前的東晉時代,可能已經有貼膜的竹笛了。《逸史》載有唐代名笛手李諅所見吹破笛子的奇聞,這類吹破笛子的故事,在東晉也有記載,《語林》就記有為桓伊伴歌的常吹奴碩,由於皇帝賜姓、官加四品而心情激動,一連吹破三支笛子的軼事曲廣義認為吹破笛子是指吹破了貼在笛子上的膜,而不可能是吹破竹管,因而推論在東晉應該已經有了膜笛。甚至更認為,依廣西壯族自治區貴縣羅泊灣一號墓(約西漢初期)出土明器竹笛的開孔狀況推測,膜笛也存在著濫觴於西漢初年之可能。
中國笛到了秦漢隋唐時期,笛制已經發展到一個高峰期。包括有長短不同、音調有別的笛制,如隨聲音的清濁而使用不同長短的笛子,聲濁者用三尺二長的笛子(稱為三尺二調),聲清則用二尺九笛(稱二尺九調,還有歷史上有名的樂器-六孔玉笛「昭華之琯」等。在漢晉時期,蔡邕、荀勖、梁武帝等人都曾以一根笛子一個律而製作了十二律管,隋朝後期出現了能演奏半音的十孔笛。到了唐朝的呂才,則製成了豎吹的「尺八」,而晉代也有了便於氣束通過,在吹頭加一木頭,造成氣束通道的豎笛。

  在《宋史》出現了持笛像兩手相交拱揖狀的叉手笛,或稱拱辰管。管長九寸,有六孔,為左四右二,音域寬,開管閉管都有。而在陳暘的《樂書》中即繪有各種形制的笛,如笛頭彫飾龍頭的龍頸笛、十一孔的小橫吹、九孔的大橫笛、七孔的玉笛、七孔的龠,以及玉律、玉琯、玳瑁笛等等。,到了元朝以後,則有伴奏梆子戲的梆笛與伴奏崑曲的曲笛,而與現在的笛制相同了。

5. 民國以後的笛制

   三○年代,物理學家丁夔林創製十一孔新笛,是以左手食指按兩個音孔,再加上筒音,已是十二平均律竹笛了。到了五○年代,孔建華則研制出兩節的調音笛,可改變笛管長度、調整音高。此後不斷有笛制的改革與創新,如可演奏半音的七孔笛、九孔笛(劉管樂)、排笛(趙松庭)、加鍵新竹笛(蔡敬民),以及十孔笛、低音大笛、口笛、雙音笛、子母笛等等,促進了笛子藝術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