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古琴

古琴之起源,琴制及陰陽五行

■ 琴學沿革 ■ 琴的彈奏美學
■琴賦與琴詩 ■ 示範及古琴演奏  

古琴之起源、琴制及陰陽五行

1.琴的起源

  從整個人類樂器歷史的發展來看,最早出現的樂器為發出不是和諧音響的打擊樂器與吹奏樂器。而在中國殷商時期的甲骨文中,作為音樂的樂字寫為「樂」,是以絲弦張附在木器上象形,可以猜測當時不以磬或塤之類的最早出現的擊、吹器物來代表「樂」,而是以弦樂器來表示,可能是因弦樂器表現出來比較符合當時「樂」的性能。由此也可知道琴瑟之類的弦樂器在中國出現時代之早。遠古時代先民以弓箭射獵生活,弓箭的彈射發出悅耳之聲,乃有由生活之器物──弓箭,逐漸轉化為樂器──琴瑟之趨勢。

 本書前文述及,隨著萬物有靈觀念之產生,各種圖騰逐漸被神化而演化為部落民族的保護神,而在農業畜牧業出現後,人們既崇拜又害怕於影響社會生產的自然力或自然現象,因而它們被神化和人格化,被賦予神性與神職,並漸形成了祭祀自然神之儀式,乃有自然崇拜文化之產生,於是三皇五帝以及諸神都是創造樂器或發明樂律的音樂家。關於琴的起源或創造者的傳說就有以下幾種:伏羲造琴說。「伏羲作瑟,伏羲作琴」(《世本.作篇》)伏羲是太陽神,傳說伏羲創造了瑟,瑟之五十弦裂為二十五弦,「裂一為二」蘊含生殖之意;《呂氏春秋.古樂篇》:「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風而陽氣畜積,萬物散解,果實不成,故士達作五弦瑟,以來陰氣,以定群生。」在這段記載中,我們看到了五弦的琴(瑟)之功能是驅陽氣而來陰氣,使萬物可以生長;神農作琴,神農是南方之神,南方在夏天,蠶長而吐絲可製成絃,故南方與絲類樂器相配應。大琴叫离,南方正對應离卦,故南方──神農──琴瑟乃相對應。因此史籍記載神農作琴的例子非常的多,例如《世本‧作篇》:神農作琴。神農氏琴長三尺六寸六分,上有五絃,曰:宮、商、角、徵、羽。文武增二絃,曰:少宮、少商。《桓譚新論》:「神農氏繼而王天下,於是始削桐為琴,繩絲為絃,以通神明之德,合天人之知。」黃帝改琴說,在《史記》:「太帝使素女鼓五十絃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絃。」這種說法與伏羲的將五十絃瑟裂為二之說相同,黃帝居於四方之神之中心,在自然文化崇拜下,當也有如此說法。而其他的堯、舜當然也是琴瑟之創造者。這些不同的說法,其真實性並不重要,然而卻強調出這樂器所蘊涵的自然文化圖騰崇拜之意義與功能。 

2.琴制

  琴制的定型是在漢代完成的。現所發現古琴的最早實物,是湖北隨縣擂鼓墩曾位乙墓出土的戰國初期的十弦琴、湖南長沙五里牌木享墓出土的戰國九弦琴和長沙馬王堆三號墓出土的漢代七弦琴。琴制都是短小、長形的音箱,首寬尾窄,而圓底平,構造簡筆,沒有琴徽,代表著古琴發展的最初階段。早期的古琴,不但造型有別,弦數亦不一致,但都具有一弦多音之特點,且長度不斷在增加。唐宋兩代則是造琴技術最主要之時期,所造出之琴大都造型美觀,工藝精巧,發音優美宏亮。
在自然文化圖騰等崇拜下,流傳了伏羲、神農等三皇五帝聖賢造琴的神話,固不可信,但由其傳說內容可知琴定型是逐步發展形成的。伏羲氏的琴有五絃、二十絃,神農氏琴有五弦,
堯琴有五弦,舜琴五絃,禹夏承舜制,殷商則有一弦琴,到了周代,則已有七弦。東漢應劭《風俗通》:「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為君,小弦為臣,文王、武王加二絃,以合君臣之恩。」遠古的琴制已不可得見,但見之於著述的,有齊桓公的「號鐘」、楚莊王「繞樑」、司馬相如的「綠綺」、楊雄的「清英」等音響卓出、琴名美麗的名琴,有的琴還有琴銘,如「綠綺」的銘文記載了「桐梓合精」,可知這時造琴已知用桐木做面,梓木為底的方法。《廣博物志》記述:「列子嘗遊泰山,見霹靂傷柱,因以制琴,有大聲。」這是最早應用霹靂木制琴的記載,漢末蔡邕用燒焦的木料做焦尾琴,傳至六朝齊明帝時還在使用,並出現了絕好的仿制品,這時的焦尾琴已與後世琴制大體相同了。晉代顧愷之的《斲琴圖》保存了古代制琴的珍貴資料,經過南北朝與隋代的不斷豐富,唐代的制琴技術達到了高峰,出現了優秀的制琴家與傳世名琴,如雷霄的「九霄環珮」、雷威的「鶴鳴秋月」,以及「輕雷」、「大聖遺音」、「飛泉」等。宋代雖有官辦造琴局及統一形制,但仍以仿雷、張等名家的古琴為主,形制上的差別為,唐琴面底都呈拱形,琴體渾圓,宋琴只面橫而弧度寬扁。我國最早載有古琴樣式的琴論專著,是南宋田芝翁所輯的《太古遺音》(宋人摹本),上有三十八圖。在傳世的古琴中,最常見的為伏羲、仲尼、連珠、落霞、蕉葉、月形等形式。雖然形式多種,但其差異則主要在頂部與腰部向內彎曲上的不同,制琴家似乎在發揮自己的藝術特色,而不堅守統一的形制,但又不敢脫離太遠。伏羲氏造型寬裕古樸,項腰各有一半月形彎入,琴音寬宏;仲尼式又稱夫子式,孔子學琴於師襄後,以自己理想研制琴式,規劃制度,後人稱孔子琴為仲尼琴,仲尼式在腰項處各呈方折凹入,聲音清雅純正;連珠式隋逸士李疑所制,項腰各作三個連續半月形彎入,音色清亮圓潤;落霞式在琴的兩側呈對稱的波狀曲線,琴音宏亮;蕉葉式形似蕉葉,為閩人劉伯溫創制,琴首無鳧掌而有一葉柄,琴底仿蕉葉之莖,琴音圓潤雅致;月形式相傳為師曠所制,琴體在項腰間作圓月形,音韻如磬。

3.琴的陰陽五行論

  前文提及,在自然文化圖騰崇拜下,琴的起源被賦于三皇五帝所創,而琴的形制則依附於陰陽五行之理論,使琴「是以通萬物而考理亂」的崇高地位。
傳說的三皇五帝造琴說,雖有二十七弦、二十五絃,但以五弦為多,周代加文武二絃,古琴遂由五弦變為七弦琴。《白虎通》云:「文王武王加二絃,曰少宮、少商,以合君臣之恩也。」這種七弦琴成為往後沿襲之主要弦制,其原因如東漢蔡邕《琴操》所言:「五弦象五行。大弦為君,小弦為臣。文王、武王加二絃,以合君臣之恩。」陰陽五行學說到了漢代,已是非常流行的思想架構,可謂漢代之顯學,論者主要視陰陽五行為天道,認為人的政教皆要符合此天道,亦為一種天人相應說,自然也將樂器作此比附。五弦為五聲(音),即宮、商、角、徵、羽,《禮記.月令》說:「孟春之月…其音角…盛德在木。」「孟夏之月,…其音徵…盛德在火。」「中央土…其音宮。「孟秋之月,…其音商,…盛德在金。「孟冬之月,…其音羽…盛德在水。」因此五音配上五行,例如春天萬物生機興旺,植物(木)可為象徵,春既屬於木,而在大自然界,春風較接近角音,遂以角音配五行之木。在金木水火土之宇宙外,則以一陰一陽,一文一武之道,以象宇宙之運行,以變陰陽五行,以用琴教化天下。這種未自覺地從音樂自身規律來操制,而以原始的互滲思維孕含著真理,一文一武、一君一臣、一大一小之絃,加上五行五弦,卻也與琴表現之功能對形式之要求切合,乃咸為歷史上理想的琴制,即使宋代雖有人改為九弦,仍無法取代七弦琴之地位。在琴的尺寸方面,文獻之記載也看出受到陰陽五行之影響,在桓譚《新論.琴道》說「昔神農繼伏羲王天下,梧桐作琴,三尺六寸有六分,象期之數,厚寸有八,象三六數;寬六分,象六律;上圓而斂,法天;下方而平,法地;上廣下狹,法尊卑之體。其尺寸形狀都依附了五行之理。而從古琴整體概念加以分析,由陰陽觀念而言,琴具有二氣循環,而制琴之材亦是陰陽交融有靈氣之組合體,琴材按琴體陰陽圖配置,使之各得其位,順其理性,陰陽得其所用,琴身通靈遍體,而琴也成了有生命之物體了。雖然陰陽五行理論隨著時間逐漸消失,琴的形制、尺寸及制材依然未有大的改變、樂器之有機哲學觀隱然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