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胡琴

擦弦樂器的產生與演奏

■ 胡琴對擦弦樂器的歷史角色 ■ 胡琴的演奏審美
■近代胡琴的演奏 ■ 示範及胡琴演奏  

擦弦樂器的產生與演奏

  擦弦樂器的產生,不僅在中國,在整個的樂器史來說,出現的都是慢於其他的三類-體鳴、膜鳴及氣鳴樂器。例如在中國周代以至唐代以來,從鐘磬等旋律性的擊樂器,士大夫的古琴,以致唐代的琵琶、箜篌及篳篥等彈絃或吹管樂器,都還看不到今日樂團的主力的胡琴類擦弦樂器,它們之源流與發展如何,以下加以敘述之。

1. 軋箏-最早的擦弦樂器

 在唐代的雕塑、繪畫及文學作品中,記錄了許多的樂器及其演奏的情況。其中,除了吹、打、彈等類樂器及其演奏形式之外,出現了中國最早的擦弦樂器-軋箏的敘述:皎然(8A.D.)在《觀李中丞洪二美人唱軋箏歌》中寫道:「君家雙美姬,善歌工箏人莫知,軋用蜀竹弦楚絲,清哇婉轉聲相隨。」在詩中描寫了軋箏以竹棒擦弦發聲的演奏形式,及為歌唱伴奏的情形,可知至遲到唐代,已知有用竹片來擦弦發聲的演奏方法及樂器-軋箏了。在《舊唐書》的記載中,軋箏只是箏的一的種類,而不是一種獨立於箏的擦弦樂器。《舊唐書.音樂志》:「箏
本秦聲也。相傳云蒙恬所造,非也。制與瑟同而弦少。案京房造五音准,如瑟,十三弦,此乃箏也。雜樂箏並十有二弦,他樂爭皆十有三弦。軋箏,以竹片潤其端而軋之。」這段文字在以弦的不同談及了不同形制的箏,並提到另一種不同演奏方法的軋箏。從構造來看,軋箏與彈撥方式的箏並無大的不同,只是軋箏多了一根擦弦的竹片。以西方的樂器學來看,是相同類的樂器,不同的演奏方去,如擦弦或也可以擊弦的方法來演奏(只是未見記載,應是可能的),但若從後期的擦弦樂器的弓來看的話,這軋箏的竹片可以說是具有先驅意義的。即使唐代已經有了今日所謂的擦弦樂器的特色-具歌唱性、抒情性、接近人聲的軋箏的擦弦方式,畢竟在當時的審美觀尚無此思維方式(反而是斷續的彈撥聲為主流)其地位仍排斥於吹奏,打擊及彈撥三類樂器之外,未見在十部樂中運用。

2. 奚琴-奚族的彈撥與擦弦樂器泛稱

 在宋代的陳暘《樂書》記載了類似今日胡琴外形,但用竹片擦奏的奚琴:「奚琴本胡樂也,出於弦~#Ue833而形亦類焉,奚部所好之樂也。蓋其制,兩弦間以竹片軋之,至今民間用焉。」根據陳暘的考證,奚琴是中國北部一帶,少數民族奚部落(隋唐時期居於今河北省北部一帶)所使用的一種樂器,是由古代的弦發展而成。其演奏方法與軋箏相似,惟竹片是在兩條琴之間。與陳暘同時的歐陽修在他的兩首詩中提及了「彈」的奚琴,以及彈奏樂器的奚琴,一些學者認為奚琴應是如同「胡琴」一樣,是一種流行於奚部落的彈弦與擦弦樂器的泛稱。項
陽則認為,筑的後代為軋箏,軋箏的竹擦影響了奚琴。奚琴最初應是一種彈弦樂器,是形似弦~#Ue833的一弦數音的彈弦樂器,因受到中原軋箏的影響而採用了竹片軋之,從而成為竹擦弦樂器。由於奚族所在之地少有竹子,乃就地取材,採用了馬尾做成弓。馬尾弓之出現影響了以後的胡琴類擦弦樂器,加上形體輕便易攜,自宋以後得到較快的發展。
「嵇琴」見之於宋代之記載,它的演奏方法是擊弦而不是軋弦。在《事林廣記》則記載了一種擦弦的嵇琴:「嵇琴本嵇康所制,故名嵇琴。二弦,以竹片軋之,其聲清亮。」將嵇琴的來源說成嵇康所制,從歷史及嵇康演奏之實物查考,顯然是偽托古人。但由其記載,可能嵇琴與奚琴是同一樂器之不同稱謂。

3. 胡琴
胡琴,即胡部之琴,胡人之琴,為胡地之弦鳴樂器。在唐代之胡琴應包括了彈弦與擦弦兩種演奏形態,亦即其為胡人弦樂器之通稱。在劉禹錫的《和楊師皋給傷小姬英英》詩:「見學胡琴見藝成,今朝追思幾傷情。捻弦花下呈新曲,放撥燈火謝改名。」以及陳暘《樂書》:「唐文宗朝,女伶鄭中丞善彈胡琴。昭宗末,石潀善胡琴,即琴-也,而有擅場,然胡漢之異,特其制度殊耳。」」或是白居易的:「胡琴錚鏦指撥刺,吳娃美麗眉眼長。」在這些詩句中的胡琴,都是指的彈撥樂器之類的,直到宋代沈括的《夢溪箏談》才出現了類似今日胡琴形制的擦弦胡琴:「馬尾胡琴隨漢車,曲聲猶自怨單于。彎弓莫射雲中雁,歸雁如今不寄書。」以馬尾材料之選擇,顯然是與地理生活環境有關,應是來自北方游牧民族。元代,典籍出現了弓在弦外、形如火不思的胡琴,《元史,禮樂法》:「胡琴,制如火不思,卷頸、龍首、二弦、以弓捩之,弓之弦以馬尾。」因此項陽認為,胡琴類弓弦樂器在中國的發展大致可分為兩大類型,一類屬於奚琴或嵇琴系統,一類則為火不思系統。在其形成過程中,它們分別受到了中原與西域文化之影響,而在其流播過程中又受到各地的文化地理、風俗習慣之影響與制約,乃在制作材料、演奏形態、琴體之形制等多方面表現出相當之差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