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琵琶

■ 琵琶的起源與流傳

■ 阮及其樂人樂事 ■ 曲項琵琶演奏藝術及其流派 ■ 樂曲彈奏
■ 曲項多柱琵琶之形制發展及其樂人 ■ 琵琶的詩賦 ■ 琵琶之社會背景與歷史腳色  

曲項多柱琵琶之形制發展及其樂人

  曲項多柱琵琶是由秦琵琶(阮咸)與曲項四柱琵琶(胡琵琶)經過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中,融匯而產生的,從現藏於倫敦大英博物館的一幅唐末創作的熾盛光佛五星圖中可以證實,唐代已經有了四弦七柱的曲項琵琶。從音樂史料中加以推斷,如白居易《琵琶行》及元稹《琵琶歌》等對琵琶音樂的描述,絕不是僅有四柱的琵琶所能達到者。再從《三才圖繪》之記載及數量多的石刻與雕像來看,曲項多柱琵琶在明代已相當的普及了。明代王圻《三才圖繪》所揭載的琵琶形狀已近似於近代琵琶,它有十三個柱,四弦四軫,腹部略小,頸部加寬,而板上端有兩個半月形之音孔,面上無捍撥,可知其為以手指彈奏。呈現梨形小腹之原因,乃是因琵琶進入獨奏形式後,指法增多,寬廣音域產生了頻繁的上下換把移動,大腹帶來的演奏上按捻等的困難等等,造成了大腹琵琶改革的必要,而加長加寬頸部,則是為了便於左手推、拉、按、捻的技法。
清代琵琶之品柱則是在十三柱的基礎上增寬了一個半音,成為四相十品或十二品十四柱、或十六柱形態,其柱制與唐制阮咸的柱制幾乎一致,可以說近代中國的琵琶是於胡琵琶之身體上,運用了秦漢子十二柱或阮咸而成的。本世紀初,劉天華為了適應演奏之需要,加一個半音四相十三品,在四○年代,以十二年均律為標準,補全品位半音,為六相十八品、二十四品或二十五品,品柱之增改,促進了琵琶表演藝術的發展。指彈曲項四柱琵琶在北魏時即已存在,但仍以撥子彈奏佔絕大部份,而且此種指彈手法存在於民間,未為宮廷樂師採用,乃不被載於史籍。直到唐貞觀時,才有裴神符廢撥用指之記載,而在唐中葉以至宋代很長之一段時期,曲項四柱琵琶仍以撥子彈奏。可以說
從北魏至元代的數百年間,手彈與撥彈是並存的。一直要到元代,當多柱琵琶在社會中佔了主導地位以後,才完全廢撥用指。新型曲項多柱琵琶其柱位增加,藝術表現複雜,尤其是它在擔任伴奏及獨奏中表現內容豐富,要求音樂色彩、層次變化繁多之時,右手技法須與之相呼應,使用撥子乃無法勝任,因此撥彈也就逐步被淘汰了。

  曲項四柱琵琶在最初是取橫抱姿勢演奏的,因其以撥子彈奏,橫抱持琴即可使撥子與琴弦形成直角的發聲最佳方向,也是右手運撥的最好角度。對於左手的按弦也帶來了方便,因為曲項琵琶的四柱在頸之上端,以豎抱或斜抱將使左手按弦產生困難。這種橫抱的姿勢維持到唐初。在唐中期時,由曲項四柱琵琶與秦琵琶相結合而產生了曲項多柱琵琶後,左手演奏技法也不斷增多,持琴姿勢乃作相應的改變。由於有了多柱,即有換把之機會,對於橫抱演奏是極其不便的,而且左手在演奏推、拉、吟、猱也不方面,乃有了豎抱的變化。從白居易的《琵琶行》:「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可看出琵琶是豎抱的了。

  宋元時期之琵琶獨奏曲較多流傳於民間,傳下來之曲譜則較少。從文獻典籍中可找的包括了蘇軾喜歡的《鬱輪袍》、宋元流行的《六么》,宋太宗所寫的十五首琵琶獨彈曲破,元朝新曲《海青拿天鵝》,以及蒙古族的合奏曲《白翎雀》等等。其中《海青拿天鵝》為現有傳譜的最早的大型琵琶曲,產生於十三世紀中葉,為琵琶妙手張雄所擅長演奏曲,描寫我國東北女貞族與蒙古族人民之狩獵生活。全曲分十八段,為一首形象鮮明、氣氛熱烈的套曲,以琵琶并四弦、滾四弦等手法,烘托了海青的勇猛形象,及海青與天鵝拼搏而勝利之喜悅之情。元人楊元孚《濼京雜談》記載:「為愛琵琶調有情,月高未放酒杯停。新腔翻得涼州曲,彈出天鵝避海青。」唐代為「撥」彈藝術的第一高峰,明清時期則是「手」彈藝術的第二高峰。在明以後,北派名手相繼而起,如河南的張雄、鍾秀之,京師盲人琵琶家李近樓,以及北派在明末的一個重要分支如李東垣、江對峰、蔣山人、湯應曾等名手。清代以後,北派王君錫善彈抒情柔美之文板如《平沙落雁》,雄壯奔放之武板如《野馬跳澗》及大曲《十面埋伏》。南派陳牧夫則彈文板《昭君怨》、武板《步步高》及大曲《月兒高》及《海青拿鵝》等取勝。他們二人所傳琵琶曲譜於1818年由無錫華秋蘋首次編訂刊行。華秋蘋(1784-1859A.D.)《琵琶譜》是集當時南北派琵琶曲之大成者,華氏之後,北派逐漸失去影響,南派繼之廣泛興起,並且吸收了北派之藝術傳統,逐漸形成許多流派,如無錫(華秋蘋)派、浦東(陳子敬)派、平湖(李芳園)派、崇明(沈肇洲)派、以及上海(汪昱庭)派等等。

  琵琶的魅力,多變的指法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史籍上對這方面的記述非常的多。在使用撥彈的時代,即有所謂的撥子功,如管兒彈奏《六么》時,「霜刀破竹無殘節」,白居易對琵琶女的撥子功如此指述:「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而左手的吟揉功夫也在詩人的文章上:「四弦攏撚三五聲,喚起邊風駐明月。」這種輕攏慢撚的指法,抒情而有韻味,是所謂的左手功。當裴神符廢撥為手彈後,右手的五個指頭解放出來了,它可以以五指快速出指得一點狀「連續音」或作出彈性音、音色變化音以及和弦音,並且加以組合構成其他層次的特色。而使用一些特殊的技巧,則可模擬水聲、風聲、吶喊聲及打擊樂器的效果,加以傳統以來左手的各種指法的變化,乃形成了極具變幻的音色效果。在行韻方面,琵琶以其多骨少肉的音色,雖只適合短韻的運用,不如古琴之綿長,或箏之得心應手,卻有兩者未具之直捷暢快,其行韻手法既可以似箏般運用弦之鬆緊變化,亦能如琴般於弦上下滑動,可謂自成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