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琵琶

■ 琵琶的起源與流傳

■ 阮及其樂人樂事 ■ 曲項琵琶演奏藝術及其流派 ■ 樂曲彈奏
■ 曲項多柱琵琶之形制發展及其樂人 ■ 琵琶的詩賦 ■ 琵琶之社會背景與歷史腳色  

曲項琵琶之演奏藝術及其傳派

  曲項琵琶為梨形、曲項、短頸、四弦、四柱、橫抱用撥子彈奏,古時因為了與中原之秦琵琶相區別,而以曲項旳形制特點而稱之為「曲項琵琶」。在唐代時,曲項琵琶在樂部居於首位,逐漸的就以「琵琶」來專稱曲項琵琶了。

  曲項琵琶,由於其大腹造型與四柱的較少的品柱音位,最初在舞樂中,主要是作為節奏性的樂器。當與中國的秦琵琶一起演奏後,慢慢的汲取了秦琵琶的演奏藝術與技巧,逐漸的由伴奏樂器發展為獨奏樂器。其間不少之演奏家與樂工,為了使演奏藝術更為精湛,不僅在演奏手法上力求精進,並且試圖在形制、用弦、用撥上加以探索。例如段善本彈的琵琶是用皮弦,聲如風雷,別人則彈不出聲。秦琵琶為中原樂器,與琴、箏等都用祖先製造的蠶絲弦,曲項琵琶最早流傳於西域,不如中原地區用絲弦之方便,加以其用大撥子演奏音樂,要求力度強節奏鮮明,以就地取材之牲畜的皮或狩獵得來之雞筋為弦較絲弦來得適合,但曲項箏流傳到中原後,可能參照奏琵琶而改為絲弦。段善本仍用皮弦,而特具風格。琵琶後來則因逐漸改為手彈,要求音色及演奏風格趨於細膩,乃改用絲弦。在唐代後期,曲項琵琶的形制有了變化,短頸變長,而大腹的音箱則隨著頸的加長而縮小,這乃是因豎抱姿態以減輕左手持琴的負擔,以及技巧繁複以達成演奏藝術的發展,所造成的形制改革。

  以大撥子彈奏的曲項琵琶,加上大腹的音箱,適合演奏氣勢雄偉之樂曲,產生激越沸騰、粗獷熱鬧的場面,例如白居易在潯陽江邊,聽到的一位琵琶女的手法:「銀瓶乍破水漿裂,鐵騎突出刀槍鳴。」使人如聞銀瓶碎、刀槍砍殺之聲。而在張祜的《王家琵琶》也出現有如雷鳴風吼的撥聲:「金屑檀槽玉腕鳴,子弦輕捻為多情。只愁指盡涼州破,劃出風電是撥聲。演奏者運撥的流暢,如閃電般,聲如風雷,一聲驚起鳥飛散,這種情景也可在劉景復的《夢為吳泰伯為勝兒歌》中見到:「倒腕斜挑掣流電,春雷直戛騰秋鶻。」撥子的演奏,不僅可以如上述的粗獷激越,也可以輕盈婉轉運撥,抒發出恬淡細膩的意境,例如白居易了琵琶伎彈新曲子《略略》後的感受:「腕軟撥頭,新教《略略》成;四弦千遍語,一曲萬種情。法向師邊得,能從意上生。莫欺江外手,別是一家聲 。」

  在左手的指法方面,唐代也發展到了相當豐富的程度。左手的高度技巧與右手的自如的配合下,乃能達到「輕攏慢捻」、「嘈嘈切切」等藝術效果,左手的輕輕的吟猱手法,表現出離別時纏綿悱惻的思緒。雖然在歷史文獻中見不到曲項琵琶演奏技法的有系統的記載,但從以上的幾個例子,尤其是白居易《琵琶行》對演奏手法與技巧的具象描寫,我們也可看出曲項琵琶在演奏藝術上的成就。當然這種演奏技藝的發展,帶動了曲項琵琶形制上的改變,亦即前文所提的曲項多柱,四弦小腹的長頸琵琶了。

  從南北朝到隋唐的數百年間,在曲項琵琶的演奏中出現了許多精湛的演奏家,茲舉數例敘述之。

  蘇祇婆(Sujiva)為龜茲的琵琶家,是在西元568年,突厥阿史 氏被周武帝聘為皇后,隨著皇后所帶的大批樂工一起來到中原。他不但帶來了高超精湛的演奏技術,其演奏的龜茲樂調也給中國樂壇帶來了深刻的影響。

  曹婆羅門、曹氏琵琶,即後魏至北齊時期的曹婆羅門,及其祖孫相傳的琵琶演奏藝術。《舊唐書.音樂志》記載:「後魏有曹婆羅門,受龜茲琵琶於商人,世傳其業,至孫妙達,尤為北齊高洋所重,常自擊鼓以和之。」曹婆羅門是從西域商人學習到琵琶,後來他將彈琵琶的技藝傳給了曹僧奴,僧奴再傳給妙達。

  曹妙達,曹妙達彈琵琶的技藝勝過其祖父與父親,為北齊王高洋所寵遇,高洋並且常擊胡鼓與曹妙達的琵琶相應和,可見當時已是琵琶國手。

  段善本,唐代琵琶演奏家,長安莊嚴寺和尚,人稱段師,其弟子多人,以康崑崙、李管兒最為有名。康崑崙是西域康國人,唐德宗貞元時有「長安第一手」之稱。後來向段善本學習,師生間有段故事:貞元年間因長安地區天旱,東市與西市搭彩樓,以比賽音樂活動來求雨,東市康崑崙彈得最好,不料西市出現一位女郎移調彈《綠腰》,聲如雷妙如神,康崑崙敬佩之餘,立刻拜女郎為師,女郎換裝原來是和尚段善本。康崑崙乃拜段師虛心學習琵琶藝術。

  曹善才與曹綱,唐代的曹氏琵琶,與北齊之曹婆羅門一家相互輝映。據段安節《樂府雜錄》記載:「貞元中…曹保,保其子善才,其孫曹綱,皆襲所藝。」尤以曹善才與曹綱的演奏藝術受到當時詩人之特別讚賞,劉禹錫說只要能常常聽到曹綱彈奏《薄媚》,人生就不必出京城了:「大弦嘈囋小弦清,噴雪含風意思生;一聽曹綱彈《薄媚》,人生不合出京城。」唐代著名的琵琶能手很多,還有手彈琵琶的裴神符(裴洛兒)、賀懷智、雷海青、李管兒、裴興奴、米和等,可以說琵琶發展到唐代已經是專業化了,形成了世傳與師傳。在演奏藝術的發展上達到了高峰,撥子功發展得相當成熟,如前言的段善本的使用單皮弦,下撥特別出色,其門徒運撥亦具功力。除了這種右手功的撥子功,裴興奴則擅於左手的攏撚功,《樂府雜錄》記載:
「有裴興奴,與綱同時,曹綱善運撥,若風雨而不爭扣弦。裴興奴長於攏撚,下撥稍軟,時人謂曹綱有右手,與奴有左手。」當撥子功得到充分發展時,裴神符卻廢撥子為手彈,時稱搊琵琶。
古代自西域傳入中原的琵琶有兩種,一為四弦琵琶,亦即龜茲曲項琵琶,另一種為五弦琵琶。二者形制基本相同,僅弦數稍有差異,同源於中亞地方,因分化發展之路徑不同,乃使得二種琵琶在外形上與演奏上有所區別。五弦琵琶在印度原為直項、手彈,傳到我國時,可能經龜茲地方,在《龜茲樂》中與曲項四弦琵琶同時演奏,乃產生了變異。因此在中原地這有的五弦琵琶用撥彈,有的用手彈,形制上也有曲項與直項的區別。在大同雲崗石窟雕像及隋唐燕樂中,曲項琵琶與五弦往往在一起演奏。曲項四弦琵琶共鳴箱大,用撥彈音渾厚而豪放,五弦則因音箱較小,指彈,發音清新明亮,與四弦曲項琵琶造成濃淡相濟的音色對比
效果,可能正是繪成唐樂色彩喧妍之因素之一。
在《新唐書》所指的五弦小於四弦琵琶的記述,在莫高窟的第220、341等壁畫所呈現者有所出入,其中五弦並不小於四弦者,可見五弦琵琶之形制大小並非單一的。

  五弦琵琶之演奏技巧也頗具特色,唐代的趙璧即為五弦演奏之大家,白居易在《五弦彈》一詩中稱贊趙璧琴聲的出神入化,信手彈弦,有如秋風吹拂松林;蘊藉深沈,隴水為之不流;或又如冰泄玉盤,殺聲繁併,寒氣酸骨,使得詩人嗟嘆不已。惟恐趙璧年老死了,則世間再也聽不到如此的琴聲。白居易還在另一道詩《五弦》再度讚揚趙璧的技藝,認為其創造的音樂意境,可以將聽眾之形神勾攝住,其感染力與魅力之深大,達到了至高的境界。宋元以後,琵琶逐漸衰落,但在北宋時期教坊樂隊仍是龐大的,而其中所用之琵琶仍存相當數量。曲項琵琶在燕樂中仍占相當的地位,並且以獨奏的形式,在宮廷宴會,節日中演出,演奏之後還得到優厚的賞賜。宋代《燕樂》朵育了一些演奏曲子,推進了演奏的藝術,更促使了琵琶獨奏藝術的興盛。琵琶除了在燕樂中演奏外,也以其他的形式廣泛流傳於社會之中,例如歐陽修、蘇軾等士大夫都雇養樂工於家裡,供其飲宴與娛樂。蘇樂坡家就有善彈琵琶之樂工,演奏傳統古典,這些詩人們的樂事活動,包括寫作關於描寫琵琶藝術等的詩詞
,造成了琵琶普遍而燦爛的在民間流傳。

  元代以後,以撥子彈奏的方法越來越少,到了明清,則是「手」彈藝術的第二個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