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琵琶

■ 琵琶的起源與流傳

■ 阮及其樂人樂事 ■ 曲項琵琶演奏藝術及其流派 ■ 樂曲彈奏
■ 曲項多柱琵琶之形制發展及其樂人 ■ 琵琶的詩賦 ■ 琵琶之社會背景與歷史腳色  

琵琶之起源與流傳

  沿著絲綢之路的許多古代文化遺跡,可以看到大量形態各異的琵琶圖形,不僅說明了其在絲路的流傳盛況,也提供了中國琵琶在發展過程中的種種訊息。

  琵琶,是以演奏手法來命名的樂器,在最早的記載《釋名.釋樂器》(劉熙,東漢A.D. 25-200)是這樣說的:「枇杷本出胡中,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批,引手卻曰杷,象其鼓時,因以為名也。」而同時期的應劭(189年任泰山太守,約卒於202年)在《風俗通義》中記載:「批把謹按此近世樂家所作,不知誰也。以手批把,因以為名。」這兩段記載說明了具體的演奏手法(應劭強調的用手彈)、樂器的制材(劉熙強調的木質樂器),而最後出現的字形(琵琶)則說明了其定名受到古琴的影響(由從「手」旁至「木」旁,而至「玨」部。這是一件在應劭、劉熙出生以前,即已流行在胡人聚居區,而可騎在馬上演奏的樂器。記載上的「胡」,據韓淑德的考證,是指居住於今內蒙大清山、狼山一帶的匈奴,而不包括西域及中國的鄰近諸國。而鄭祖襄更指出劉熙與應劭講的是不同的樂器,劉熙的《釋名》所指的枇杷是一種出自胡人部落,習慣上以騎在馬上演奏的梨型音箱琵琶王光祈、田邊尚雄、林謙三、岸邊成雄等都認為這種四弦琵琶是生長完成在西亞,特別是伊朗地方(波斯);而應劭的《風俗通義》所談的「琵琶」則是長柄、多柱、四弦、圓形音箱,被後人稱為阮咸的琵琶(秦琵琶、秦漢子)。杜佑的《通典》(成書於A.D.801年)反對傅玄(A.D.217─278)《琵琶賦》裡所認為的圓形琵琶的「烏孫說」。他認為這種圓形音箱琵琶俗稱「秦漢子」或「秦琵琶」,源於弦(即撥浪鼓,如鼓而小,持其柄搖之,旁耳邊自擊),在民間或音家手裡應該是由來已久了。到了宋代,則都用了「阮咸」的名稱了。在歷史長流中,琵琶這樂器名稱有不同的概念:在漢至魏晉時期的文史資料中,絕大部份是指產生於我國西北部少數民族的一種圓體、直項、四弦,以手推引(彈挑)而命名的樂器的專稱,其最初形制像現在的大三弦。這種樂器在唐杜佑《通典》或《舊漢書》、《新唐書》 等等都稱為秦琵琶(或秦漢子)。到了晉代,阮咸加以改革,將原來的小腹改成了大腹,十二柱增為十三柱,短柄改成長柄,這種改革的秦琵琶,乃易名為「阮咸」,在唐武則天時代傳到了日本。

  南北朝至隋唐,出現了各種形狀的琵琶。它由原來圓形、直項、四弦彈撥樂器的專稱,進而成為相同類型的彈撥樂器的總稱,以下幾種形制的彈段樂器,都稱為琵琶:
1.圓形、直項四弦琵琶,以及它所變異的各種琵琶。無論長短、大小、弦數多寡,都一律稱琵琶、直項琵琶、或秦琵琶。
2.曲項梨形的四弦琵琶,在史籍裡稱為琵琶、曲項琵琶、胡琵琶,或胡琴。
3.直項(或曲項)梨形的五弦琵琶,稱五弦。

  在唐以後,琵琶則又專指外來的曲項琵琶了。
除了以上所談的直項琵琶(秦琵琶)外,另外的一種,曲項琵琶,是在東晉時經波斯(四弦)、印度(五弦)由新疆、甘肅而傳播到中國北方。這種曲項琵琶,林謙三稱為是伊朗式的琵琶,他認為,中國的琵琶(以下指曲項琵琶)、阿拉伯烏德(oud)原都生長在伊朗地方同一種樂器派生出來的東西二支。其在阿拉伯的一支,在第十世紀中變成了五弦;再後世,又在槽的膨鼓形態上產生了一些變化,成為歐洲的詩琴族(lute)之祖。琵琶在傳入中國前即已四弦四柱,約於六朝的前半期經中亞而傳入中國,其圖象與波斯薩珊尼王朝的完全同形。另外一種,與伊朗系四弦琵琶同出於遠古時代的中亞地方的五弦琵琶,則是在印度孕育完成,在六朝的後半期,由印度經由中亞地方傳入北朝地區。十六國以來,隨著西、北方大量的少數民族的內遷與佛教的傳播,西域音樂開始向東傳。在天竺樂、西涼樂、龜茲(新疆庫車)為中原文化與西域文化薈萃之地,亦是漢族文化與少數民族以及毗鄰諸國文化融匯之處。在龜慈古都克茲爾地區的壁畫中,可看到流行於古代天山南北民族的樂器,包括了秦琵琶與曲項琵琶,可證明在三世紀時,中原文化即與西域文化相融匯了。

  在受中原漢族文化與波斯、即度、阿拉伯私多國文化的薰染與洗禮下,在龜茲地區所形成的龜茲樂,對後來的隋唐燕樂產生深刻的影響。

  《隋書.音樂志》這樣的記載,在西元三五七年時,前秦符堅統一我國北方後,派呂光西征,滅了龜慈,得龜茲樂…,後龜茲樂又被北魏太武帝所得。龜茲樂因有演奏技術高超的樂伎與源源不斷的新創作,乃流行在街頭巷尾。而上層王公爭相慕尚,使龜茲樂盛極一時。而作為龜茲樂主要樂器之一的琵琶,也隨著龜茲樂的傳播,而得以廣泛流傳。而曲項琵琶到了六世紀中葉更到達一個興盛的時期。

  周武帝於568年聘突厥阿史冉氏為皇后,著名的琵琶演奏家蘇祇婆亦隨之到中原,帶來了精湛的演奏技術,而其龜茲樂調更給漢族音樂帶了深遠的影響。在這個時期,胡琵琶(曲項琵琶)博得貴族傾慕,以習得胡琵琶為時髦。

  曲項琵琶在隋唐之際,更是一種相當普及的樂器。在長安,無論是宮廷或是民間,都充滿了琵琶的樂聲。其興盛的原因,一者是追奇崇異的尚新心理,一者是統治者的提倡,以及歷史上的因素。隋煬帝時的九部樂,即有七部是以曲項琵琶作為主奏或伴奏的,而唐太宗更是一個樂器鑒賞家與愛好者,唐初之曲項琵琶有裴神符廢撥用指,而得到唐太宗之賞識之盛事流傳,而唐明皇更是一個大音樂家。由於諸帝王的提倡與愛好,曲項琵琶在隋唐燕樂中佔有重要之地位,在十部伎、二部伎中都是不可缺的樂器。

  由於曲項琵琶流傳到中原以後呈現了繁榮的景象,造成了不少的演奏家與樂工在演技手法上、形制、用弦、用撥上的各種改革,以使演奏藝術更為清彩。雖然其大撥子可彈出宏亮、粗獷的聲響,卻受到中國傳統音樂的婉約、含蓄、內斂的性格,而逐漸改用手彈,趨向細膩柔美的審美風格。

  曲項琵琶的東傳,據林謙三的記載,在西元838年,藤原貞敏是擅長琵琶的遣唐史,他從年青時就精於琵琶,趁入唐的機會,學得中唐時代的琵琶新說,歸來移植於日本,在日本雅樂的琵琶上開一新風氣,後世盛傳為琵琶之祖。而曲項琵琶最早也是韓國的重要樂器,也很早就在越南地區流傳,可以說是在歷史的長河中吸收、融和,再大吐光芒的一項樂器。

  曲項琵琶,梨形、曲項、四柱、橫抱用撥子彈奏,約在魏晉時或稍早傳到新疆、甘肅,而在南北朝時經由徐路傳到中原的最早文字記載,可見於《隋書.音樂志》:「今曲項琵琶、豎箜篌,並出自西域,非華夏舊器」。其傳到中國南方,則在西元六世紀之中葉,《舊唐書.音樂志》:「梁史稱候景之害簡文帝(A.D.550年)也,使太令彭雋賚曲項琵琶就帝欽,則南朝似無曲項者。」可看出自此時曲項琵琶始流傳於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