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研究改善文物保護的方法有三種階段

  1. 找出問題癥結,停止不適當的保護措施及處理方式。
  2. 分析問題,發展解決方案的理論。
  3. 學理上的應證, 由文物保護者與科學家共同合作,研究出適合於實物工作的技術。 

        長程性的研究計畫有時會被誤認為是奢侈多餘的,但是此類研究將成為知識的原動力,實際而言,文物保護學家並不瞭解大部分的典藏品,博物館所登錄的文物材質資料往往是根據傳統製作方法所作的假設,而這假設經過檢視後常發現是不正確的。

        由於文物保護專業技術及其設備所費不貲,因此只有幾間經費充裕的文物保護機關可同時聘用文保工作者與科學家,這是件相當不幸的事,因為文物保護工作者與科學家共事合作,是推動文保工作最有效的方式。少數的博物館有文物保護工作者並設有科學檢測的支援,但大部份的博物館還是必須依賴幾間有文物保護科學分析室的的博物館,或借重對文物保護工作少有認知的企業及學校的分析實驗室。甚至在設有國家級的的文物保護研究機構的國家,文物保護科學研究服務仍舊是供不應求。

        "Troika"三馬車頭責任共擔的管理政策或能解決此困擾的方案之一吧,它將文物管理的職責依其特性劃分為三個領域:藏品負責人負責文物歷史等相關之知識,文物保護學家負責文物的現狀,而設計師、研究學者、或教育學家則負責與其專業有關之活動。這三類成員若能共同地參與關於館藏文物之所有決策,那麼協議是可以達成的。

蔡斐文、陳信憲、張後妤、羅鴻文摘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