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的目的是補救文物損壞的部分,破損的部份是無法再恢復原狀的,可是它可經由修復變得不顯眼,折斷的部位可以重新接合,缺失的部份可用補充物替代,不穩固的部份也可以再補強。

        最好的修復是盡量「表現」出文物的「原貌」,但是不要忘記,經過修復的文物已缺乏了本身的完整性、它已無法忠實地呈現原貌。每個修復步驟都會干擾文物,使文物越來越失去它原有的面貌,所以,盡量減少修復處理是必須遵守的職業道德。

可是,什麼時候必須進行修復工作呢?

        我們必須要接受失去原貌的修復處理是為了保存文物本身及其價值所付出的代價。所以在接受此條件的原則下是修復時盡量避免過度的處理,並且要詳細、完整記錄修復的步驟及其細節,這樣才不會誤導學者的研究結果。

        雖然上述的原則適用於所有的文物保護措施,但是修復處理是特意且有計畫的改變文物的原貌,所以更須有特別的考量。就這點而言,在保護工作領域中,修復扮演一特殊的角色;修復處理大部分仰賴修復師個人的技法、判斷力和及其對文物的敏感度,而且修復處理也是對職業道德嚴謹地挑戰。

        就像預防性文物保護措施一樣,我們很難將所有的修復處理理出通則,因為每一種修復處理程度都會因人、事而有所不同。保護工作只有一個標準(環境所能允許下最好的方式),但是包括修復在內的保護措施執行的程度可能會視現有資源、文物的用途、及文物的性質的需求而有變化。

書籍文獻修復考量
書籍和文件的修復,保存裝幀和保護盒是為修復重點,但修復師不會去置換書籍、文件闕漏的內容。檔案文件的價值在於保留資料,修復工作常會侷限於具有絕對價值的珍貴文件,至於其他文件的內容可以複製到耐久的媒材保存 。
 
藝術品修復考量
藝術類文物的重要性通常展現在藝術家所創造的圖像中,而非文物的材質。因此,當原材質必須做最大限度的保存時,圖像修復必優先考量,而引用新的修復材料是完全可被接受的。實際上,修復時應考慮使用合適的現代材料,因為現代材料容易被區別,且必要時也可移除。
 
考古文物修復考量
對考古學或人類學藏品而言,保護措施或會有不同於其他性質的藏品,因為這類文物本身具有珍貴的研究資料,而原作者的製作意圖尚未完全被我們解讀。所以修復它時,須以盡可能地減少處理,以便保護文物殘存之處。
 

蔡斐文、陳信憲、張後妤、羅鴻文摘譯